90岁的乌托邦建筑师尤纳·弗莱德曼和他的移动建筑

尤纳·弗莱德曼“空中建筑”手稿,本文图片全部由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提供。

“移动建筑”听起来是个前卫又酷毙的概念,但这个设想在上世纪50年代就已经被人提出来了。当时在杜布罗夫尼克的国际现代建筑协会(CIAM)上说出这个想法的青年建筑师尤纳·弗莱德曼(Yona Freidman)才三十出头,但他的观点却被场诸多建筑大师“友善而不可思议地”接受了。此后,他继续发展了自己的移动建筑理论,提出了著名的“空中城市”等乌托邦方案,也影响了许多先锋建筑派别,比如英国的建筑通讯派(Archigram)和日本的新陈代谢派(Metabolism)。

不过尤纳当初似乎并没考虑要发表什么惊世骇俗的言论,作为一名出生在匈牙利犹太家庭的建筑师,他只是站在主流建筑圈之外,希望“建立一套能够应对多变的社会制度的建筑架构体系”,由居住者来决定建筑和城市规划。

印度的临时科技博物馆

尤纳有两个特别前卫的想法。首先,如果你在一座外表完美的公寓房间里苦苦思索该怎么维持自己的原来的生活习惯,那这完全是建筑师的错。他反对法国著名建筑师柯布西耶“居住者适应建筑”的理论,认为建筑必须要能够适应居住者的要求,并且能够随着需求的变化而变化。

另外,尤纳认为建筑图纸只要有一张草图就够了,不需要精确地规定好每一个部分,甚至要留下一些“即兴”的空间。因为“图纸无法做决定,你只有站在现场进行决策”,尤纳在一次采访中说。他认为不管是任何技术,只要经过亲手示范,即便是目不识丁的工人也能做好,“甚至比想象得还要好”。

尤纳现在已经九十多岁了,他的“移动建筑”理论给建筑师们提供了无限灵感,但在他自己将近七十年的建筑生涯中,这位著名建筑师只建造了两座建筑(一座法国中学和印度的临时科技博物馆),是个不折不扣的空想建筑师。不过这也正是他超前和吸引人的地方:看看他的思维草图,还有他在巴黎那座跟他的想像力一样疯狂的公寓(他的家已经被蓬皮杜中心永久收藏了),你会觉得自身所在的办公室和房间真是无聊透顶,乏善可陈。

尤纳·弗莱德曼在巴黎的公寓

今年,老尤纳·弗莱德曼受到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PSA)的邀请,在中国举办了个展。博物馆介绍说,展览的一部分“通过手稿、模型、动画,梳理移动建筑理论发展和演变的过程,另一部分是探讨即兴在建筑中的可能性。上海的工作团队们在尤纳的指导下,就地取材地完成‘空中城市’、‘街头博物馆’、‘简单科技博物馆’、‘狂草’等建筑结构。”

“移动建筑”布展现场

同时,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还按照尤纳的要求,建立了一个“街头博物馆”,每两周邀请一批参观者展示自己的展品。虽然我们总是热衷于盘点世界各地精彩的博物馆建筑,但尤纳说,“博物馆需要的是展品,而不是建筑。”所以他认为博物馆应该建在街头:“展柜必须要被呈现在博物馆封闭的室内空间里吗?它们应该无处不在,比如街道上,花园里,它们并不需要什么特别的保护。‘街头博物馆’就是站立在街头的展示柜。”

“博物馆需要的是展品,而不是建筑。”

尤纳·弗莱德曼说:“我所追求的并非游牧主义,而是变化的可能性。这就是移动建筑(概念)的全部。而我一直在等待着这种变化。”

 

这里了解更多关于“移动建筑”的展览信息,在这里提交你自己的展品参与街头博物馆。

 

下拉页面浏览更多尤纳·弗莱德曼异想天开的设计草图和他的公寓照片:

 

92岁的尤纳·弗莱德曼

 

'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