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座法国的蒸汽朋克风格的互动城市

我们曾报道过法国艺术家奥利维耶·伯诺姆(Olivier Bonhomme)和大卫·夏奈尔(David Chanel)创作的一座互动式手绘大都市《Extrapolis》,两年之后,这件作品终于来到了中国,上周结束了作品在成都和北京的展览,下一站将去往武汉。

《Extrapolis》,幕后制作,来源

《Extrapolis》是一件结合了老派手绘风格和鲜活3D动画效果的互动装置作品,描绘了一座喧闹的想像城市,主体投影在一块巨大的幕布上;而通过安置在展厅隐蔽位置的红外线摄像头,观众可以看见自己进入眼前这座复古未来主义城市,在一条小路上望着远处广告灯箱发出的光芒。

这件作品由两位艺术家所属的两个艺术团体合作完成。伯诺姆带领的 BKYC 团队绘制了蒸汽朋克风格的城市背景,其中错落安插着无数铁皮建筑、广告牌和暴露在外的电线与水管,画面的透视角度让人忍不住想迈进其中。而夏奈尔所属的 Théoriz Crew 团队的工程师们在背景插画上整合了3D动画制作的光影,即使站在画面之外,也能感受到从城市深处径直照射出来的光芒。作品精彩的声音设计配合着画面的色彩变化,展现出这个永不止息的都市从清晨到深夜的循环,完全搅乱了观众的感知,让我们从简洁的艺术空间抽离,成为这座位于未来某刻的虚幻城市中的一个居民。而耳边时不时想起的小说《1984》中老大哥的声音,头顶上方不停扫射的监控摄像头,向观众提出了人与城市关系的问题。

艺术家通过这种沉浸式的体验,表达了“人们建造了城市,城市也在建造人”的概念。艺术家代表拉斐尔·杜邦(Raphaël Dopont)告诉创想计划,人们在警示未来小说中想像的灰暗场景已经通过另一种方式到来了。但充满法式漫画的味道的手绘风格消除了过于冰冷和绝望的未来气息,你可以从中看到漫画大师莫比乌斯的影子,也获得某种回到童年电视机前的感受。

我们跟艺术家代表拉斐尔·杜邦(Raphaël Dopont)聊了聊《Extrapolis》的创作过程,蒸汽朋克风格的灵感来源和在社交网络时代我们如何自己做了监控自己的老大哥。

图片由法官大使馆文化教育合作处提供

创想计划:能先向我们简单介绍一下这个作品吗?

拉斐尔·杜邦:这个作品是两位艺术家参加里昂数字艺术与文化(AADN)的艺术家驻地项目的时候创作的。里昂数字艺术与文化每年举行5次艺术家驻地项目,2013年3月,两位艺术家用一周的时间完成了这个作品。

作品是怎么完成的?

《Extrapolis》是由2个创作团队共同完成的,BKYC 是一个精于手绘和动画制作的团队,Théoriz Crew 则更擅长投影技术和和交互。这件作品完美地结合了两个团队的技能。

创作这个作品的时候,艺术家最早只是先画出了一个城市。这时候还只是一幅插画,但完成之后,他们觉得这个想法很棒。于是,艺术家用动画软件在原来的城市插画基础上增加了3D效果的动画,所以你可以看见画面中那些逼真的影子和光线。

随后,他们把城市背景投影在屏幕上,使画面固定下来。这时投影的只是插画,没有动画。然后艺术家根据投影,在屏幕上描画出黑色的线条。因为投影在屏幕上的黑线并不是真正的黑色,而是发灰的,因此直接描出黑色的线条能让图片显得更深沉,对比更强烈,透视也更清晰。

所以这个屏幕其实就是一幅画,是无法随便取代的。之后,Téoriz Crew团队负责实时将动画视频融入进去。同时,3D摄像头把屏幕之前的观众的身影捕捉到画面当中,接下来,就是电脑自动控制了。

图片由法官大使馆文化教育合作处提供

艺术家想通过城市表达什么?

我们想要质疑的是居民和城市的关系,以及城市的未来。这像是对我们所处社会的一种批评:一个不断迎来更多技术、更多监控、更多追踪、更多控制的社会。

作为城市居民,我们每天都在使用手机,利用GPS定位等各种软件告诉大家我们是谁、我们在哪,并用社交软件分享每天在做的事情,这相当于自己将自由拱手让出。所以最可怕的是,现在我们的社会根本都不需要监控我们,我们很高兴地用手机自觉地替他们完成了这个过程。

在小说《1984》当中,有一个 big brother在我们的上方监视着一切,而今天,这个想象中的场景成真了,但却不是以老大哥的方式——是城市中的居民不假思索地为之提供了他们所需的所有信息。

作品视觉上这种蒸汽朋克式的风格受到什么影响?

作品的名字叫做《Extrapolis》,其实是来自德国电影《Metropolis》(大都会)。这是最早讨论未来城市的科幻电影之一,《Extrapolis》在某些程度上也有些像这部电影。《Metropolis》(大都会)也提出了同样的问题,关于技术,关于城市里的人,关于人们如何被异化。

图片由法官大使馆文化教育合作处提供

你怎么看新媒体时代手绘插画和动画的地位?

伴随着艺术和技术的发展,越来越多的艺术家在运用技术进行创作,有些人甚至都不太能被叫做艺术家了。这种情况下,用画笔来画画的旧派风格还保留着,我觉得绘画和技术是很好的结合,互相增强,成为另一种作品,更美的作品。

人们还会像以前一样喜爱绘画作品吗?

会的,永远都会的。这是比一切都更早的艺术形式,两万年以前人们就在山洞里画画了,我们还会永远画下去。我自己做装置和新媒体艺术,但我还是在画画。我认为这不是什么竞争,而是很好的结合。

谢谢你,杜邦。

 

6月16日至22日,《Extrapolis》将在武汉泛海国际SOHO城展出。更多信息请看中法文化之春 活动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