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小心闯进了一座真正的虚拟美术馆

1488187246820915.gif “基本世界”,所有图片、GIF和视频均属于艺术家李元素

行为经济学专家丹·艾瑞里(Dan Ariely)说,“大数据就像青少年的性生活一样,大家都在聊这个话题,没人知道到底怎么做,每个人都觉得别人在做,所以他们都号称自己也在做。” 其实这句话用来形容数字艺术也不为过,我自己不知道翻译过多少篇有关虚拟现实艺术、增强现实艺术的文章,但其实我连一副虚拟现实眼镜或头盔都没有。嗯,现实就是这么痛。

我第一次亲密接触数字艺术时我还在大学里,当时,这四个字还远不如现在这么如火如荼。艺术史系一位很先锋的教授决定让我们基于课上学到的知识,每个人策划一场虚拟展览,期末考试以此评分。教授在班里宣布这个消息时,我可以感受到班里按捺不住的激动。除了能当一次“假的”策展人,“虚拟展览”听起来也是很酷的。然而遗憾的是,最后由于项目的技术支持太渣,这场“虚拟展览”虎头蛇尾地结束了,最后完成的作品看起来更像是进阶版的 PPT 展示。

将时间轴再拉到2017年,你已经可以在VR里做爱、怀孕上厕所、甚至死一回了,在虚拟世界办一场展览仿佛也不是那么先锋的事了,但我始终还没有机会逛上一回服务器稳定的虚拟展览。这时候,我发现了李元素先生打造的“基本世界”。

1488187439513679.jpg

“基本世界”本来是这位“计算机艺术工程师”创建的微信公众号,定期发布自己基于计算机创作的艺术作品。大概是因为作品太多,去年他在“基本世界”里开了一家“基本美术馆”,办了一场名为《真·虚》(A Real Virtual Exhibition )的展览。这个美术馆存在于一个个 GIF 和 3D 动画中,里面每一件展品都是李元素在过去几年里的呕心沥血的真实创作。从下面这段动画就能进入“基本美术馆”:

展览现场视频

h.jpg基本美术馆

根据设定,该美术馆所在地的前身是一个老厂房,周围除了废弃过山车轨什么都没有。它有着美术馆最常见的“白盒子”建筑构造,其红色的门墙又暗示着出馆主闷骚爱玩的个性。

展馆是在投资人玛丽·苏和杰克·苏夫妇的赞助下在基本世界中建立的,杰克·苏先生还亲自担任了展览《真·虚》的策展人。杰克·苏先生是一个活泼的男人,他有着霸王街头般的身手:

1488187768798518.gif活泼的策展人杰克·苏先生

走进展厅,引入眼帘的是此次展览的前言,这可是杰克·苏先生在过来的飞机上花了13小时写出来的。读完这段话,我已经按捺不住自己的期待,迫不及待地想要一睹《真·虚》展览的真容。

1488190061301187.jpg展览前言

1488188036287216.gif数控山水,展览现场

上方这位观众正站在传说中制作工序最复杂、耗时最长的互动装置《数控山水》面前,之前我仅在公众号上见到过它。作品的原型是北宋许道宁的《渔夫图》(《秋江鱼艇图》)。李元素通过3D建模中的高度置换功能,让山势有了拔地而起、重叠起伏的效果。虚拟世界中的观众能够通过敲击虚拟键盘弹奏音乐,让山势拔地而起,重叠起伏,制造出中国传统山水画与拉斯维加斯音乐喷泉相遇的结果。

1488188146768429.jpg数控山水,展览现场

1488187890808880.gif数控山水,展览现场

展览还展出了艺术家纪实性的超短篇连环画《雾霾侠》(HAZEMAN)—— 一个总是赤裸着上身头顶矿灯的肌肉男,他的特异功能是高速奔跑,猛吸雾霾。

1488188612471349.gif展览现场,《雾霾侠》,非卖品

策展人杰克·苏先生在展览现场接受了采访,由于没有翻译,我们没有听懂他在说什么。

1488188486571964.gif展览现场,策展人杰克·苏先生

《真·虚》展览上的这几个作品仅是部分的“基本元素”,不足以表现“基本世界”中完整的世界观和架构哲学体系。造物主李元素勾勒出的这个世界,在我看来不是没有些讽刺现实的意味,但更多是轻松的趣味逗乐。在我的想象中,李元素先生不像什么数字艺术家,更像是一个躲在电脑屏幕后偷笑的成年顽童。

李先生试图利用现有的数字资源,建起一个漫威般的平行宇宙。而原本仅存在于服务器中的“基本美术馆”中的展览后来都到了真正的美术馆或画廊展出,李元素认为“展中展”的悖论更好地反应了艺术家虚中见实,实中求虚的信仰哲学。创想计划和这位自称为“计算机艺术工程师”的李元素先生聊了聊。

1488189875258531.jpg展览现场

创想计划:李元素是学计算机的吗?

李元素:大学的专业是艺术管理。绘画和计算机都是从小自学的。去年9月我入伙了一家数字艺术创作公司(VE视觉互动),用公司形式集合大家力量来做数字艺术。

你的作品里用到的技术难吗?

我做作品涉及建模、动画、编程,技术还是比较复杂的。不过有兴趣尝试数字艺术的不一定要像专职艺术家一样从零开始每样自己做,可以使用互联网还有现成游戏里的数字资源,这也是数字艺术的特性之一。

你如何定义自己的艺术?

我用的是计算机来创作,因为这个工具能把这个时代的兴奋点表达得最完全。整体上我在有意创造一种科学+艺术的美学,这个美学也许可以发展为一种新的信仰体系,用来为当代人提供更可行的精神寄托。

我发现你作品中有一些佛教的元素。

儒释道是中华文化的三大根源嘛。其实信仰是我创作和思考的一大主题,在创造新信仰系统的过程中,不免要学习吸收流传了几千年的的宗教流派。

 1488189793716126.gifUI养殖技术

怎么从程序员变成了计算机艺术家? 

其实这个过程是反过来的,我从小画画,大学期间各个画种都有玩过,油画画了不少。后来在北京看到来自西方的数字艺术展,觉得数字艺术真过瘾。其实小时候就在电脑上玩游戏了,初中开始试着建模和做动画。

编程是从大三接触了几位北欧艺术家开始的,是他们向我介绍processing这个工具。后来我发现游戏引擎是最好玩的。那个时候恰好是游戏引擎大发展的时期,有几家引擎公司都开放授权供开发者使用。我先后玩过Unity、Unreal Engine和Cryengine这几个引擎,目前最常用的是Unreal Engine 4。

介绍一下 “真·虚”展吧。 

这个展是个系列,就是用3D技术虚拟一个展馆,然后在里面不受现实约束地策划展览,摆放作品。这就是虚拟现实解放想象力和预算的好处。“真·虚”是这个系列的第一部,主要是放的我自己的作品。后来我又做了第二部——城乡艺术展,把很多特别俗的广告挂在了虚拟美术馆的墙上。

这两部后来都到了真正的美术馆或画廊展出,所以虚拟的美术馆成为了真实美术馆里面的展中展悖论,这个就很有意思。我现在在做这系列第三部,将在今年4月底参与索卡画廊的索卡实验室项目展出。

1488188897308529.gif

光膀子矿工角色李大爷是怎么来的? 

我觉得先锋派就像矿工一样,要在黑暗里无限挖掘,孤立无援。挖到了东西自己很兴奋,但别的人也不能立刻就理解。

我怎么觉得这展览挺讽刺的。

我觉得首先还是好玩吧,艺术作品给不同的人都有不同的感受,这也挺好。

1488188952228182.jpgSensitive 2 

听说基本美术馆还失窃了,丢的是哪两幅画? 后来找回来了么? 

我们很多数据都在“云”里,但数据经常会丢失,或者被删帖,变成“该页面无法显示”或者“此内容因违规无法查看”。基本美术馆也遇到了这样的事。

2017有什么计划?

今年我会在作品中更多加入编程和互动,希望能把我和其他数字艺术工作者的作品跟大众有更亲密的接触。除了艺术机构,我还想多跟商场或品牌合作一些线下作品。

李元素走出虚拟世界是什么样的?更像艺术家还是更像程序猿? 

我现在网上个人简介都写“计算机艺术工程师”。

谢谢你!

更多李元素作品请移步他的微信公众号“基本世界”(elementaryworld)。

1488189684336951.png

另附“基本美术馆”展出的作品《雾霾侠》:

《雾霾侠》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