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看展览的时候有人讲解到底是不是一件好事儿?

看展览要听解说吗?这居然也是个问题?从小到大参观大型美术馆的经历让我很习惯跟着语音导览走。在漫长的排队领取耳机的过程中,爸爸妈妈的谆谆教诲会时刻在耳边响起:要仔细听讲解,否则就白来了!这句“白来了”是那么深入人心,以致于让我有点轻视那些在馆内不带耳机、晃来晃去的人。这样看能明白什么呢?

这个习惯在长大之后略有改变,一来去了国外美术馆之后发现租用语音导览需要一定费用,二来一些当代艺术展览完全不提供任何导览服务,直接敞开怀抱欢迎各界观众,所以讲解也成了一件可有可无的事。当然了,这些都没有让我摆脱对展览解说的依赖心理,直到年前我和我的朋友们去上海 BANK 画廊看了艺术家林科的展览《LIKE ME》。

1487226736481183.jpg《手-03》(2015)收藏级喷墨打印,112x170cm,图片由BANK画廊提供

展览《LIKE ME》是一场各方面布置都很巧妙的展览。对于不熟悉林科的人,我可以在这里多补充几句。林科是一位把笔记本电脑当工作室的艺术家,他从很早开始就记录自己在电脑软件的操作行为和互联网上的浏览,并以它们作为素材进行创作。这次展览有一个特别值得一提的细节,那就是林科本人录制了中文语音导览。所有参观者只要现场扫一扫二维码,就能听到他宅男的声音从手机上传来,不急不慢地讲述每件作品。

从 BANK 画廊出来,我收获满满,深感这个导览让我如沐春风,比任何时候都更加接近艺术家。然而,一旁的朋友却不以为然,表示不能理解为什么展览会有解说部分,甚至认为艺术家自己来担当解说这一举动也绝不明智。这倒是反过来把我给怔住了,因为我从没想过展览解说会是件烦恼事。

在一番激烈的讨论后,我开始意识到并不是所有的人在观看展览时都想要获得来自艺术家本人的“真实”信息,也不是所有的艺术家都喜爱用语言再次解释自己的作品。怎么说呢,这不是一道需要选边站的辩论题,但把每个人的想法展开讲讲似乎又让我们离那啥,艺术,更近了一点。

1487234165430760.jpeg《LIKE ME》展览现场图片,由BANK画廊提供

这里是我请几位艺术家和喜欢看展览的朋友们给出的讨论。

* * * * *

林科,艺术家,《LIKE ME》展览的主角

创想计划:为什么会给这次展览配一个语音导览?

嗯,是画廊要求的,这个行业现在也存在这种语音导览的服务项目。画廊的马修觉得我的声音挺好听,所以我就录啦。我还给没有来看展览的朋友发了SketchUp里的展场效果图、作品图片和我的语音导览这三套,试图让他们感受现场。

你在之前拍摄的一个视频里说过,“做解释的事情,诗意就不存在了,幽默就不存在了”。但为什么这次还是选择录了解说呢

我是这么想的:我发现每个观众的脑补程度各不相同,这会导致更丰富的结果。而我每次都非常抵触写作品阐述这件事情,因为每次写都不一样,让我感觉很虚假。后来我开始习惯这种事情,我想起了小学语文课的努力,这件写作品阐述的事情也可以是一次写作训练。关于录音部分,我作为一个普通话不标菌的南方人,曾经获得过普通话测试的二级甲等证书,所以我希望说话这件事情也能够有所发展。

还有这次录音实际上也是一次实验,我挺享受这个录音过程的。我发现写出来后再朗读是很别扭的,你甚至忘记了文字本来的语气情绪,而即兴说话就像即兴地打出一些文字,这个过程是和偶然性配合的过程,很真实。我认为文字(语音)在其中起到了提示的作用,解释有让人落空的嫌疑,也有产生联想的空间。

那么你自己在看展览的时候会喜欢跟导览吗?

去博物馆或者景点,有一个语音导览器还是很值得拥有的一件事情。当然,导览词又是另外一件事情。

* * * * *

aaajiao,艺术家

你看展览的时候喜欢有人导览吗?

没有说喜欢或者不喜欢吧。有时候会需要,比如对一件作品特别感兴趣的时候。我觉得这和职业有关系,就像做装置的,我们总会先看工艺布展然后再好好看作品,和导览的需求很相似。

展览本身就是一个开放给你感受、思考的地方,不是吗?听导览和解说是不是有点多余?

不是很同意,按照这个逻辑,所有环境都是。无论艺术家说与不说,展览还是很明确的。导览和解说也并不多余,很多作品我们脱离时代背景和知识背景就是读不懂和误读。我不觉得所有作品都是感觉。感觉是基于了解之上的事情。

你在自己的展览上会对别人解说作品吗?

如果有人问会讲,也会有媒体导览。

1487236032974634.jpg在历史悠久的古文物展中,大家更倾向于使用语音系统,图片来源于网络

* * * * *

李维伊,艺术家

你看展览的时候喜欢有人导览吗?

看是不是熟悉的领域吧,如果不熟悉的古迹还挺喜欢导览的。但如果是当代艺术展览的话,那么要看艺术家本人的意愿。桑塔格不是说嘛,阐释是智力对艺术最大的报复。

在你自己的展览上会想要跟人解说作品吗?

我一般会写一些东西,但是如果是呈现作品的场合,我不会把这些文字放出来。可以给你看我之前在自己公众号上写的话:即便作品的诞生伴随着文字的产出,它们依然是单独成立的事物。观看作品的同时不需要阅读文字。文字不过是标示出作者如何在作品中走到这一步的地图,观者没有必要依循着这张地图往回走。

* * * * *

来圣,艺术管理专业学生

你喜欢看展览的时候有人导览,或者用语音导览吗?

假如时间充裕,我喜欢导览。很多时候深入理解展览主题或者具体某一作品都需要吸收大量背景知识,而导览算是某种学习的方便法门。但是一来讲解员不是24小时都能带队,再者导览器笨重,如同大哥大时代的科技,所以其实未来趋势就是智能手机实现导览任务。

比如,美国旧金山现代艺术博物馆(SFMoMA)就把导览整合到了带有室内定位的APP上。此外,博物馆还提供了更丰富选择,比如他们请电视剧硅谷的演员做了一条名为“这不是艺术!”的导览线路,演员们插科打诨讨论杜尚的小便池之类的作品到底算不算艺术,目测吸引了很多没有太多艺术史背景的硅谷码农。

你平时也非常喜欢看展览,你觉得艺术需不需要讲解?

一般来说,讲解艺术属于美术馆的教育职能。对于历史背景丰富的艺术展,讲解肯定对普通观众理解艺术颇有毗益。对于小朋友,专门设计给儿童的讲解也是让他们认识、爱上艺术的好方法。而且,看艺术展首先都是视觉体验,所以对学习型的观众,与其本末倒置地花很多时间看展览介绍和作品标签,还不如跟着讲解从而解放双眼。

不过一些观众可能不喜欢被官方讲解束缚。特别是现当代艺术,观众完全可以自己探索作品的意义,所以过多讲解只能是干扰。总之,是否选择导览因人而异。美术馆需要做讲解,但是观众是否买账又要看不同人群的具体好恶了。

1487236149367116.jpeg小朋友们需要导览吗?图片来自于深圳OCAT展览,摄影:逸菲

* * * * *

KIKI,创想计划作者

你喜欢看展览的时候有人导览,或者用语音导览吗?

我喜欢在看展览的时候能有专业策展人对展览进行讲解。但这个讲解,不一定是要告诉我这个展览、这个作品表达了什么。而是告诉我创作背景,以及艺术家是如何做出这个作品的等等信息。

语音导览系统也一样,我还是比较喜欢能有语音导览系统的,因为这体现了主办方对于这个展览的用心 。我看的时候,可以选择性地去听。所以我觉得一个专业的展览应该有导览系统,至于要不要去听这个系统,观众可以选择。

你平时也看挺多展览的,你觉得艺术需不需要讲解?

我觉得艺术这个东西本身不需要讲解。艺术的感染力应该是不言而喻的 ,但是语言仍然有用,为什么这么说,因为语言或者说讲解可以告诉我们一些背景知识,艺术家的灵感来源,创作中的小故事等等,而这些可以辅助我们去理解一件作品,可以拓宽我们与艺术相遇的路径,可以给我们多一扇窗口,多一个角度去看待这个作品。

* * * * *

赵梦莎,前艺术媒体编辑

你喜欢看展览的时候有人导览,或者用语音导览吗?

我觉得是分两种场景,一种是公共美术馆,另外一种是商业画廊、艺术空间。这两种会不一样,如果是在美术馆我会听语音导览,特别是跟历史、文献相关的展览,语音导览很直观。但是真人导览可能有时候会显得比较尴尬。

后面一种情况,在我还没有做艺术媒体之前,我还是挺愿意听别人的讲解。但开始工作后,我就不愿意听了,因为画廊工作人员知道我是媒体后会非常仔细地讲每个作品的由来,我觉得非常限制思考。

你平时看的展览也很多,你觉得艺术需不需要讲解?

肯定需要,解说和介绍一定程度上是目前公众获取艺术认知最直接的方式。因为中国基础教育中关于艺术的普及教育其实是缺失的。大部分人从小也不愿意上“美术课”。另外主流价值观中对于艺术的新闻导向其实还是蛮畸形的。大部分人只说得出梵高毕加索。对当代艺术的了解只停留在几个名词。我接触到的很多教育良好的人群,对艺术的认识也都还停留在现代主义之前,即便感兴趣,但很少有人愿意开口交流艺术。

1487236570583425.jpeg长征空间展览“平面震颤”的媒体导览现场,图片来自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