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圣马丁设计系的学生们越来越关注作品与生活的联系

1498551470384464.jpeg作品:点(the Point),图片版权归文中提到的几位艺术家所有

中央圣马丁工业设计系的研究生卢新达·穆赫兰道(Lucinda Mulhollanda)对沟通中存在的障碍感同身受。她一出生就是严重的耳聋患者,很早就戴上了人工耳蜗。大概是基于这一经历,穆赫兰道设计了一些别致、个性化的产品。在今年的毕业展览上,她呈现的项目是一系列时髦的助听仪器,目的是让人们摆脱对佩戴者残疾身份的联系。

1498551485296738.jpeg卢新达·穆赫兰道设计的人工耳蜗饰品

与之前毕业展览重视科技手段不同的是,这次大部分学生的作品都关注新的沟通方式,旨在消除交流上的误解。

“佩戴助听器的人往往无法选择时髦的仪器,因为疾病只能让他们更加关注听力本身,”穆赫兰道告诉创想计划。“现有的助听器装饰都非常无聊,所以我用材料、羽毛装饰耳朵的实验性尝试就好比现今眼镜之于脸部的修饰功能。”

1498551504779606.jpeg卢新达·穆赫兰道设计的人工耳蜗饰品

1498551521234054.jpeg卢新达·穆赫兰道设计的人工耳蜗饰品

珠宝设计所传递的情感沟通作用在露西·甘利(Lucy Ganley)的作品里也得到了相当的表现。在此之前,这位珠宝设计本科生花了很多时间在监狱做志愿者,之后她从美国监狱系统对人们行为的改造中获取灵感,用可降解黄色纸袋缝制了一系列徽章。

1498551632108647.jpg露西·甘利设计的徽章

“当你的人身自由受到限制时,这些相应的惩罚甚至会在食物中表现出来,”她说道,“我读过一本日记,犯人有时候甚至可能拿不到食物托盘,而只有一个棕色纸袋。总的来说,我是做设计的,那么为什么不让这些作品来进行一些社评呢?如果它可以用于促进交流,那就让它自然地发生下去。”

甘利在伦敦泰晤士监狱做志愿项目的期间,大概制作了差不多11件作品。目前,它们还在持续充当着关于囚犯权利问题的沟通工具,还没有被用于出售。

1498551696186379.jpeg露西·甘利设计的徽章

“我觉得这些徽章就是反抗标语,”甘利说,“这有点像当你佩戴着囚犯们说过的话时,你也跟他们站在了一条线上的意思。但我同时也觉得这关乎一种同理心,你不知道他们做了什么,但你还是把他们放在一个平等的位置看待。”

工业设计系的另一位学生罗伯特·唐(Robert Tang)则设计了可能适用数字未来的徽章。这个名为“点”(the Point)的作品是一个会对声音做出反应的纽扣,它与佩戴者的手机相册连接。当佩戴者在对话中谈到他的猫时,纽扣就会显示出猫的照片,为对方增加视觉信息。

1498551740640253.jpeg罗伯特·唐的作品

“每个人都有着不同的背景、经历和故事,”唐说,“当我们形容一些事物的时候,听者会自己进行想象,但这完全有可能不是一回事。纽扣的作用就是在于更好地理解对方。”

点击这里获取更多关于毕业设计展的信息。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