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圣马丁的摄影研究生毕业展一点都不像摄影展

中央圣马丁艺术与设计学院的摄影研究生毕业展是一个看起来最不像摄影展的摄影展。整个展基本上看不到传统的挂在墙上的平面的摄影作品。他们的研究更偏向后摄影这个概念(Post-Photography)。课程负责人丹尼尔·鲁宾斯坦教授(Dr Daniel Rubinstein)在毕业展的目录里写道:这个课程的重点是在新媒体和“后网络”(Post-internet)这个语境中去探索当代艺术实践。

There where you are not,Pearlie Frisch,图片由本文作者拍摄

There where you are not,Pearlie Frisch,图片来自艺术家网站

艺术家 Pearlie Frisch 的装置经常包含多种元素,镜子、iPad、投影仪、视频通话时的截图、面对镜子时使用iPad拍摄的照片等等。由于艺术家远离自己的国家,她的许多时间都花费在了视频通话上。现实体验和通过屏幕实现的虚拟感受之间的冲突,让她对这种无法在现实中触碰的虚拟空间产生了兴趣,特别是由此带来的这种多样变异的虚拟感受——比如视频通话时产生的奇异的角度和奇怪的构图。她因此在毕业展中展示了一组多面镜的装置“There where you are not”(你所不在之处),而通过另外一组装置“Skype”观众也许可以更理解她的阐述。

I'm gone,Juan Covelli,图片由本文作者拍摄

I'm gone,Juan Covelli,图片由本文作者拍摄

艺术家 Juan Covelli 意识到他自身与科技之间存在着一种不可分割的联系。他无时无刻不通过手机、电脑在社交媒体上分享自己的每一个瞬间,而他因此丢失了自己真实的身体,变成了那些数字图像,社交网络上的标签和GPS坐标,成为了流动的信息。艺术家尝试着通过自己的身体去更好地理解是什么让我们变得数字化,又是什么决定着我们仍然是物质的。他的装置作品“I am Gone”(我消失了) 使用了多种媒介,类似于3D扫描的摄影技术 Spanning photography、视频、3D打印以及编码等等,最终创造出一个他的化身。他相信这个化身处于科技虚拟产物与真实的肉身之间,既是物质的又是非物质的。他认为自己抓住了一种新的方法来理解我们身处的不断变化的信息时代。

Contra Natura,David Jaramillo,图片来自艺术家网站

Contra Natura,David Jaramillo,图片来自艺术家网站

David Jaramillo 的作品 Contra Natura(反自然) 看起来更传统一些,他也是为数不多的使用了平面摄影方法创作的人。他试图用摄影去消除性别、种属、自然界、自然规律之间的区别,去创造某种“新”,打破某几种现有的固化的生活经验。他认为摄影这种手段使人可以“看见”,而这种可视化就提供了一种驱动力,能够导致物体发生“解构”和“畸变”,更改我们现有的认知。我们因此变的模糊不定,变的非人化,既而重回到某种动物性,回到我们进化之前的状态。

Pardon the dust,Neale Willis,图片由本文作者拍摄

Neale Willis 的作品 Pardon The Dust (尘的再现)是一组被放置在地上的喇叭和音响,播放着音景。这段音景基本的构造来自于推文(tweets)被删除之后留下的一段数字编码,随着一条条推文正在被人们删除,算法程序实时地把这些遗留下来的序列编码转换成一段音景——当然,在艺术家眼里,这些编码是某种想法,某种感觉的印记。某种被移除出网络的东西,在一个特殊的时刻公开地变成一段晦涩难懂的音景被播放了出来。艺术家的装置把某种本应该被隐藏的东西、某种数据残骸展示出来,随着低频的音响,使观众能够听到这种韵律,并感受到它的震动。说到这个作品和摄影的相关性,也许可以说艺术家捕捉到了这个特殊的瞬间,它是某个人当时的想法,某个人当时的情感瞬间——这就像许多摄影在做的事情一样。更进一步说,其实不用解释这么多,声音本身就是一种图像(Audio is a picture)。

 Body flow,Alix Edwards,图片由本文作者拍摄

而艺术家 Alix Edwards 在这个摄影研究生课程的毕业展上展示了她的绘画作品 Bodyflow(体流),她的作品介绍上写的也都是她是怎么完成这几幅绘画的。艺术家大概觉得整个课程学下来,还是绘画这个媒介最适合她的表达,想法和作品不能被一个课程的名字给框住。其实观看者也不用太纠结于艺术家使用了哪种媒介,重要的是艺术家所使用的媒介与其想法的相适用性。

在摄影课程毕业展上看到诸多同摄影没什么关系的作品,还是相当令人惊讶,同时,整个观展体验变得十分有趣。听说这门课程和传统的纪实类摄影课程,甚至和英国其它学校的当代摄影课程都不同——学校的导师教授不鼓励学生使用相机进行创作,可以说是一个不使用相机讨论摄影的课程。从某种程度上说,他们确实走得更前卫一些。这是一个影像爆炸的时代,科学、艺术、哲学等各个学科的边界不断融合,在这种语境下,这门课程站在一个更高的角度讨论现代摄影的可能性与局限性,研究影像与现实的关系(批评摄影对现实的再现),探讨影像和技术手段对社会的影响。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