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周之星 009 | 来自新纪元的艺术家皆藤 齋,脑子里没有什么定式思维


“Creator of the Week 每周之星”是 Creators 创想计划的每周特别栏目,在这里我们将通过快速问答的形式,呈现来自本地与海外的创造力新星!

本周之星是来自日本的皆藤 齋(Itsuki Kaito),她属于通过互联网认识世界的一代,即将在日本的新年号时代中度过自己的青年时光,简单地说,皆藤 齋来自一个全新的世界!

毕业于油画系的皆藤 齋用传统的媒介表达完全属于当下时代的精神。与她正在进行的个展的题目“顽念”(Idée Fixe)形成有趣对照的,是她对“思维定势”的破坏。这个从小相当男孩的女艺术家,在画面中描绘柔弱易受伤害的男性形象,以及强势的怪兽状女性,两者共同构成她对自己的认知和对社会性别的思考。

创想计划:请先介绍一下自己吧!

皆藤 齋:我是来自日本的画家皆藤 齋,出生在札幌!我刚在艺术学校读完了硕士,今年春天从京都搬到了东京。

我今年25岁了。今年,日本的年号也要改了,(这对日本人来说可是大事!)所以说,我的 20 岁时代后半期,将在新的纪元度过。所以,我相信我是属于新一代的艺术家,我们将会让我们国家的艺术场景变得更好。

上个月,我来到北京筹备和参加我的个展。真的很激动能在学生时代结束之后,在海外开始新事业!我从来没有在国外接受过教育,但是我在努力自学英语,为自己争取更多在其他国家发展的机会。

你怎么描述你自己的作品呢?

我的作品关于纳西索斯(自恋)情结,其中也包括跟非道德或者羞耻感相关的情绪,还涉及神秘学、我的女性主义观点以及我的幻想、我做艺术的原因。

我对于内向的探索或行为很感兴趣,这些都是一种他人无法完全理解的自我着迷。有的人说,我的作品中所包含的男性裸体和虐待令人震惊,但我觉得没啥好震惊的哈哈哈。

1553065067992861.jpgItsuki Kaito,听朋友的声音,油彩、炭笔、亚麻布,91×72.5cm,2017

哪些文化或因素影响到了你的创作?

读中学的时候,我在 tumblr 上发现的成吨的非知名创作者所创造的图像深深地影响了我。我的家乡札幌并没有很多艺术可以体验,所以我总是和渴望能从互联网中得到强劲的视觉图像。

既然提到了我来自札幌,这里其实也构成了我的一部分。比如……总是“背水一战”。(艺术家在回答中使用了“背水一战”四个汉字。)

1553065631464281.jpgItsuki Kaito“顽念” ,展览现场

有没有想要着重介绍的一两件作品/项目?

我想展示我绘画中的两组人物,是我的创作中的主要角色。看起来怪异又变态的男性,和“女王”感的女性。他们看起来非常不同,但是其中也有很多他们所共享的东西,也构成了我自己的一部分,我觉得这就像我自己的自画像。

Itsuki Kaito《被捆缚的智慧 No.1》Tight Intelligence No.1 布面油画 oil on canvas 162×194cm 2018.jpgItsuki Kaito,被捆缚的智慧 No.1,布面油画,162×194cm,2018

可怜的男性用尼龙带把他们的身体束缚起来,就像虐恋中的M,然后在把自己连接到各种不同的东西上面。他看起来也有一种唤起别人注意的欲望。这些看似自(我)(安)慰的举动对其他人来说毫无意义和价值。尽管毁灭了他的道德感和自己的尊严,但是其中也有一种魅力。然而,我从来不觉得,这些自(我)(安)慰式的“无价值的行为”是足够的,因为我相信人类的文明和智力还能在此类事情中得到提升和丰富。

e24519ea-6abf-4db5-aed8-a7639ce585e9_rw_1920.jpgItsuki Kaito,亚马逊女战神之手,194 × 162 cm,布面油画,2019

另一方面,我创造的女人是幻想中的来自大地的破坏之神,与男性不同,她利用一切束缚她手脚的东西,肆意破坏大地。这些灵感来自于各种神秘传说对世界机制的隐喻。

例如,印度尼西亚传说中的海奴韦莱(Hainuwele)是从椰子树的花中诞生的,她可以从粪便中生出贵重的物品,如漂亮的碗碟,宝剑以及其他神奇且贵重的东西。这使她的家人变得富有,但引来了嫉妒,男人们在一个祭典之夜杀害了她。她的养父将她的尸体挖出,分葬于村子的周围各处。她的尸体结出了各种不同的芋头,成为印尼重要的食物。

亚洲和大洋洲还流传着许多其他类似的传说。有一种阐释是:人类文明破开大地开垦农田,但却从来无法回报从自然中得到的智慧。

因此,两种(性别的)人物都有着“奴”和“女王”的两面,这构成了我的想法。

1553065066371399.jpgItsuki Kaito,自幻 - 皮带,油彩、油画棒、炭笔、丙烯、 亚麻布,140×95cm,2017

人们根据人的性别来要求他们在社会中的行为和态度,这让我不舒服。尤其是,在日本这种思想还很严重。我小的时候一直拒绝好好当个“女孩”,希望自己是个男孩。直到今天这种想法也没有消退。但即便我变成了男性,我所成为的那种柔弱、害羞的“nerd”类型的男孩,也不能够达到人们对“理想男性”的要求。所以,我只能把“男性”拖拽到我的水平上来,把他变得可唾弃和可羞辱。但与此同时,他又是庄严优雅,而不是自我否认的。

1553065631669293.jpgItsuki Kaito“顽念” ,展览现场

你的工作习惯是怎样的?

我刚从学校毕业,从工作室滚了出来!所以现在我很可怜地没有工作室可以用……

我也不知道以后的工作方法会发生哪些变化,但是,我一直都在争取白天工作,别搞到太晚,另外我也努力在截止日期前1周完成所有的画!

我不在乎工作室里有人,也可以一边说话一边工作。但是,我总是想在画画的同时听点音乐,有的时候还要跳一跳舞。所以我不想跟神经紧张的人一起租工作室……

我希望我可以尽快找到一个好的新工作室和很棒的合租伙伴!

1553065067171217.jpgItsuki Kaito,皮带人 – 红壶,布面油画,100×80cm,2017

你的日常爱好是什么?

没什么特别的,可能就是看看电影?我更喜欢做创作或者组织什么东西,要么就跟朋友们一起呆着。

1553065053675314.jpgItsuki Kaito 本人

你现在在思考的问题是什么?

新公寓和合租工作室……我刚搬到了东京,现在住在我老爸家里。

但是我必须得找到自己的地方。在东京找一个适合做艺术工作室的空间真是太难了!

我希望我可以跟朋友合租,但是很可能要等到明年了。

今年六月到八月,我会去纽约,十二月到明年二月我可以回来工作。所以现在我只能等到那时候才能做作品,在日本束手无策!这样一来我到时候又会很忙。。太麻烦了,爱怎么着怎么着吧!

谢谢你,皆藤 齋!

Itsuki Kaito,皮带人 – 鸟拔河,布面油画,72.5×60.5cm,2017

Itsuki Kaito,我的钱使我伤心,布面油画,100×80cm,2017

Itsuki Kaito“顽念” ,展览现场

Itsuki Kaito“顽念” ,展览现场

Itsuki Kaito“顽念” 将在北京798艺术区 Tong Gallery+Projects 展出至4月7日。

kaito-itsuki.com

Instagram:@kaito_itsuki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