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一颗微小的沙粒上画一座城堡

在一颗微小的沙粒上画一座城堡

经历了四年的反复尝试与失败,艺术家维克·穆尼斯(VikMuniz)和艺术家、研究员马塞洛·科埃略(MarceloCoelho)终于完成了一幅袖珍而令人震撼的画作:在不到半毫米长、肉眼几乎看不见的一粒沙上,刻蚀一幅清晰宏伟的城堡画面,从此“沙堡”的概念被完全逆转。

穆尼斯向来擅长根据不同的环境改变人们对其既有的认知角度来进行创作, 他曾完成过一幅长达500米只能从直升飞机上观看的巨幅图画。在地面上,那些线条看起来就像是挖出来一条条土路。然而大约五年前,穆尼斯开始改变思路:为什么不试试微小而有纪念意义的作品?

科技如何不可思议地放大和缩小创作的画布,是创想计划一直在探索课题。无论是微观创作还是以天空为画布,所有在探索新的创作媒介、新的创作方式的艺术家都是我们感兴趣的对象。上方是我们关于这些微型沙堡的纪录片。这个作品作为穆尼斯的大型作品展览的一部分,在 特拉维夫艺术博物馆首次展出。要了解穆尼斯和Coelho几乎不可见的雕刻作品背后令人兴奋的创作过程,请继续阅读。

为了完成这些蚀刻画,穆尼斯和Coelho精心设计了一个技术含量超高的制作步骤,其中即包含古老的技术,又用到了创新的视觉呈像工具。穆尼斯先用一台投影描绘器做出城堡草图,这是一种1807年就发明出来的光学叠加设备,能够将图像投射在观众眼前的一张纸上,穆尼斯借此得以画出极其细小的城堡 。

接着,他把这些画好的图案交给Coelho。Coelho摆弄各种微观绘图已有四年了,只是鲜获成功。举例来说,进行激光雕刻时,质地较软的沙粒经常会被击碎,而较硬的沙粒上的图案又往往不够鲜明。最后,他选择使用了聚焦离子束(FIB)来绘制微观城堡的形状,这种装置通常用于固定微芯片上集成电路,能够达到极高的敏感度。

FIB有两个屏幕:第一个呈现图像轮廓,描绘看到晶粒所需的电子。第二个屏幕显示用来蚀刻沙粒的离子,从而能描画出穆尼斯城堡的清晰图像。

至于他们为什么选择了沙堡,穆尼斯说,“我需要简单的图像,你见过无数次的那种。你以为你见过,但现在你必对他会有一个全新的理解。” 

在这些放大以后的图像上,单个像素宽约50纳米。是的,纳米。一条线的宽度大概在0.4到1.0微米之间,接近可见光的衍射的极限,因此两位艺术家无法用光学显微镜拍摄这些图纸。每个图像在打印之前都需要经过至少九次扫描,穆尼斯最后将它放大成120厘米宽的大幅照片。

“这种感觉很奇怪,”科埃略说,“你在画布(沙粒)的表面上画画,但是你并不知道画成什么样,也不能拿起来看。”在尝试和失败的过程中,科埃略不停地问自己,是不是还不如直接用Photoshop处理一下?“你知道那就不是一回事了。最终图象承载着创作形成的过程“。

穆尼斯在这个项目加入了一种相当灵异的想法:“当有人告诉你这幅画是刻在一粒沙子上的那一瞬间,你的现实会分崩离析,你必须要重新组织。你得后退一步,重新理解这幅图像:这是什么?这意味着什么?”这种感觉就像摄影出现的时候,我们对绘画的理解发生的变化一样。

“我觉得摄影刚开始重新起步,”科埃略说。“由于电脑和相机的结合,将会有一种全新的摄影类型出现,相应的讲述和叙述方式就随之出现了。”

 

更多创想计划的纪录片:

“动力”装置带来多感交错的独特体验

奥斯卡提名动画《艾特熊和赛娜鼠》

将观众变成一张巨大的“人肉屏幕”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