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陈天灼的演出开始前,我们跟他聊了聊酷与不酷这件事

陈天灼在上海 K11 《叁十叁天》演出现场,摄影:JJY。即将在北京演出的《自在天》是上海场的完整版。除特别注明外,本文图片均由艺术家及长征空间提供。

如果你是 Vice 的粉儿,我猜你不会对陈天灼的作品没兴趣,又或者你早已知道了他——这个绝不会穿少于三种颜色的衣服的创作者把宗教、卡通动漫、LGBT、Hip-Hop、叶子、暗黑舞踏等所有你知道或不知道的亚文化元素统统以看似没什么逻辑的方式编织在一起,配上花里胡哨的色彩,以你能想象或不能想象的方式输出到T台、Club、网络和美术馆。

无论喜欢还是憎恶,绝大部分人都会对这些难以定义的作品过目不忘。从他的绘画、雕塑到录像和现场表演,你在每件作品上都能辨认出你所熟悉的因素,它们肆无忌惮地结合在一起,给你的眼睛从未经历的“侵略”。跟你那刚满18岁酷爱涂鸦和摇滚乐的叛逆表弟不同,陈天灼所做的并不是后青春期的叛逆发泄,相反,他把所有这些看上去完全不登大雅之堂的东西带进了我们俗称“白盒子”的艺术空间——巴黎东京宫(有将近60年历史的老牌当代美术馆)、上海 Chi K11 美术馆(香港阔佬在高逼格商场里开的美术馆)和长征空间(中国本土画廊中的老炮)。然后,那些讲究得体的、已经半入土的叔叔阿姨们要么一边咒骂着“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一边被时代抛弃,要么半推半就假装开明地去拥抱甚至解读陈天灼现象,以便跟上时代。无论如何,你都可以判读这是属于陈天灼的胜利。

当然,陈天灼每次所带来的视觉盛宴都是一次年轻人的狂欢。从2013年在北京的个展“天灼酸俱乐部”开始,以 party 和现场表演为主的陈天灼个展开幕场场爆满,而近年来对舞台愈发感兴趣的陈天灼也在表演中呈现出更多的层次与张力。

陈天灼在上海 K11 《叁十叁天》演出现场,摄影:Jerry

今年 5 月 21 日,陈天灼和他的表演团队刚刚为在上海 Chi K11 美术馆的同名个展带来了名为“叁十叁天”的展览开幕表演,虽然在不同媒体上看到了相关报道,但我仍然对这场灵感源于印度教典籍《薄伽梵歌》的50分钟表演不甚了解,可见文字阅读真的无法让人体会到陈天灼作品那种迷幻感,哪怕三分之一。正如我在每次对别人介绍他的作品时,最终也只能说:“你还是自己去网上搜搜看吧。”

6 月 8 日,陈天灼和他的团队将在北京 798 长征空间带来新展“陈天灼:自在天”,而作为开幕表演的“歌剧”《自在天》则是《叁十叁天》的完整版。就在开幕前5、6天,我们到长征空间进行了一次探班,现场几乎只有一个看不出任何端倪的大木质舞台,上面有零星几件大鼓、钢琴,和稀奇古怪的雕塑、刑具。陈天灼对着图纸比划:“这儿有一个水池、喷泉,在这个‘卐’这儿会有雾喷出来……”好吧,我还是不太明白,还是等开幕当天来一看究竟吧。

陈天灼在上海 K11 《叁十叁天》演出现场,摄影:Jerry

“穿成什么样才能去看陈天灼”成了困扰我和朋友的又一个问题。在这个酷人云集的地方,你并不想看起来像一个误闯进来的路人甲不是么。陈天灼和他的团队将在6月8日当天同时发布的涵盖服装、party、出版等诸多方面的厂牌“AsianDopeBoys”估计可以给我们参考。当然我们在开幕之前还是跟陈天灼聊了聊,读完你也许会有些主意。

陈天灼在长征空间排练现场,本图由 Kiki Zhu 提供

创想计划:这次即将在北京长征空间进行的表演将近2小时的“自在天”和不久之前在上海K11美术馆做的50分钟表演“叁十叁天”具体有哪些区别?

陈天灼:上海那个版本减缩的主要是叙事的部分,因为那个展是好几个人的个展同时进行,我觉得不太适合演两个小时的完整版。那个版本更加偏重舞蹈一点,北京这个版本有相对比较完整的故事剧情,包括有独白和台词什么的。

是大家能看懂的那种剧情吗?

不是特别清晰的剧情,但大家都能get到。肯定不是完全看不懂,不知道在干嘛的那种。我觉得我做的东西挺好懂的。

陈天灼在上海 K11 《叁十叁天》演出现场,摄影:Jerry

你好多作品中都有同一个形象——一个套着卡通塑胶头套,扎金色双马尾的人,这个形象能解释一下吗?

在我的作品《ADAHA II》里当时设计的它就是一个神的形象,有点像耶稣,有点像水兵月。它是一个贯穿的内容,有时候是耶稣的姿态,有时候只表现得像一个十字架或者湿婆,有时候是一个男人,有时候一半男一半女,或一根长得很生殖的柱子,相当于是一个角色的不同的化身。她化身成符号的时候就没那么卡通了,就是一个“金眼睛加四个菱形”的那个符号。

陈天灼在上海 K11 《叁十叁天》演出现场,摄影:Jerry

你的作品中好像很少有比较典型的中国文化,或者我们说比较日常、接地气的那种东西。是不是觉得特土?

我本身是佛教徒,虽然佛教不是源自中国的,但也不能说完全不中国,比如藏传佛教和禅宗就是中国的自己东西。我自己的宗教信仰肯定是对作品影响最大的因素,作品的观念可能百分之八、九十都是来自于佛教的影响,只不过在作品的视觉上,它不是呈现出那种很中国很中国的样子。至于日常生活的接地气的东西,可能比较少啦,也觉得土啦,我也不能说它不土。但其实主要是,现在你很难说到底哪部分是中国的、接地气的,因为年轻人的文化多少都受到西方的影响,但又都有点四不像,很难界定。

你听中文歌吗?

不怎么听。

主流的东西你是不是都不喜欢,比如当所有人都听周杰伦的时候……

噢,我也听周杰伦,总有那种时候啊,生下来就很punk是不可能的事。

陈天灼在上海 K11 《叁十叁天》演出现场,摄影:JJY

有没有不堪回首的一些爱好。

哇,那太多了,我靠。小时候喜欢的东西现在看着难免会觉得挺不堪的。但我也不太会去故意规避主流的东西啦。不主流的东西有很多,很多东西都很小众,但我自己的作品和生活中也有很主流的部分,比如 Hip-Hop 就非常主流。那些大俗歌我也会去听,比如 Rihanna,不可能没听过。冷不丁 Kanye West 发个东西你也会去看看。

你除了看宗教类的书,还会看哪些书?另外在电影方面呢?

你要说美学类的书,我差不多都不看……可能以宗教类的书为主吧,还有一些七七八八的杂书,没有特定类型的。电影看得就更俗了,我有过那个看巨怪、巨偏的电影的阶段,但我现在觉得很难再受到那些东西的影响了,或者说就是随着年龄的增长有点看不动了。当你每天想的都是你要怎么做作品什么的,然后你再看这么晦涩的电影,就觉得很累。其实我回家只想看个《X战警》之类的,基本上十分钟之内不开打就得换台那种。

陈天灼在上海 K11 《叁十叁天》演出现场,摄影:Jerry

你作品看起来很好玩很热闹,但筹备它们的过程未必是这样。对你来说工作和玩之间的区隔大吗?

你恨不得一开始就跳到开幕那一天,因为那时候最爽,那时候肯定是在玩,在享受。但它之前漫长的准备过程很痛苦。尤其是当你想到作品也要卖啊,做这个又要花那么多钱啊,就比较烦。但我希望把这种现实的压力、艺术家这个工作最无聊的那个层面在观众面前减到最少。

别人的评价、创作的困惑、商业上的考虑哪个更不爽?

都不爽。听到骂你的话、作品卖的不好,说不在乎怎么可能。策展人不喜欢你,你就也没什么展览机会,创作的困惑也有啦,不可能永远都知道怎么做,因为观众会对你有期待,你每次都要超出他们的想象的话,就要不停地挤压自己……每个点都会给你压力。但其实艺术行业里的大部分观众都是挺无聊的,他们对艺术很懂,但对其他东西可能完全不了解或不关心。我每次最爽的都是看到很多非艺术圈里的观众的反应,会比较有趣。

 

陈天灼在上海 K11 《叁十叁天》演出现场,摄影:Jerry

你的作品属于喜欢的人特喜欢,不喜欢的人就特不喜欢的那种。

这个其实是我所希望的。因为喜欢或不喜欢都是一种讨论,还有一个比较有强烈的情绪反应,总比说不出好坏强。

你是不是特别不能忍受不酷的东西?

不一定要酷啦,酷不是一个标准。但最忍受不了那种看完之后没有感觉的,或看完之后觉得很尴尬的东西。尤其是表演,好多都会让你觉得看完太tm尴尬了,恨不得尴尬回娘胎里。太多了,可能百分之八九十的音乐或艺术的表演都是这种。

陈天灼在上海 K11 《叁十叁天》演出现场,摄影:Jerry

忙完上海的开幕又忙北京的表演。你喜欢快节奏的、很躁的生活吗?

不喜欢,这次是为了节省经费不得不这样才搞得很快。我自己平时生活节奏是很慢的,也没有很躁。我大部分时候在家待着,也没什么特别的兴趣爱好,趴也不经常去。就演出的时候会很high,演出完了就觉得好空虚啊……

我很讨厌那种同时干很多事情的感觉。我下次就准备搞一个画展,不做表演了。主要是因为比如你北京的画廊演一次的话,就没有必要再演第二回了,因为能容纳的观众就这么多,又不能把墙打开再进来五百人,该看的人都看了。另外我们这种演出方式又不可能在剧场里演,所以需要另外的形式,比如国外的音乐节或剧场。

在不同的地方做演出有哪些不同的反馈?

在柏林的 Berghain 那里做的演出最爽,因为人最多,而且它本来就是个 club,所有人都在那个情绪里面。在美术馆里做演出,大家还是抱着看展览的心态,知道这儿今天有开幕捎带手地看了,冷不丁看到这种可能还挺兴奋。但去club的人就是抱着我今晚必须要兴奋的状态,观众都是最精准的那些人。在 Berghain 的演出最后观众都被舞台上的仪式感带动了,双手往舞台上接着,完全是你希望的那种效果。

挺宗教的。有没有想过自己搞一个什么宗教?

那也没有哈,我还是佛教徒。可能我是比较擅长调动观众的情绪。另外还有就是,Berghain人都很酷,你要是不酷你都进不来,就把那些非有效观众都屏蔽了。

陈天灼在上海 K11 《叁十叁天》演出现场,摄影:Jerry

你预设的观众群跟艺术圈有交集但不重合。

对,但现在也没别的地方可以选。不过在美术馆做东西也有不同的感觉,比如K11就是一个商场,你在那演这么一个不合拍的东西,尤其来的都是上海人,可能还有点优雅,喜欢艺术的那种人什么的,我做这么一个事,就有点操翻他们的感觉。画廊也一样,做一个不该在这里做的事,有另外一种爽。

对6月8号的演出和展览开幕有什么期待?

期待观众也很high吧,因为观众 high,你才会 high。我还是挺在乎观众感受的。

陈天灼在上海 K11 《叁十叁天》演出现场,摄影:Jerry

能介绍一下你新推出的厂牌 AsianDopeBoys 吗?

就是我和喻晗开始弄的一个厂牌吧,想名正言顺地、不需要顶着自己的名字地去做一些除了艺术之外的感兴趣的事,这是我们最开始的初衷。很多时候艺术其实是一个很重复的事,这种没意思的时候可能占了一年大部分时间,我就想做一些其他的尝试。

计划就是包括party、出版、服装,还有配饰……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都有。现在有party,以后也会继续做。衣服马上也会有,虽然不是完整的collection,但就作为单独的、跟表演有关的衍生品吧。目前规划没有那么完整,就是想到哪就先做。因为现在这个厂牌就还是附属在我的表演之下,以后希望它能够独立运转起来

AsianDopeBoys Launch Party 现场,摄影:JJY

你的衣服都在哪买的?

淘宝,还有一些就是朋友做的,做完给我寄点这样。

其实你除了有点奇装异服以外,比你的作品“正常”多了。

对,就像做金属的都是乖宝宝一样。你不可能在作品中很释放,在生活中也很释放,总是在一方面不正常,另一方面正常,才可能平衡吧。一般那种生活中很乖的人不一定作品就很乖,朝九晚五上班的可能很疯很淫乱。

谢谢你,陈天灼。

 

展览“陈天灼:自在天”将于北京长征空间展出至7月10日。开幕演出《自在天》将于 6 月 8 日晚8:00开始,演出需预约。

Asian Dope Boys 厂牌 Launch Party 将于 6 月 8 日在北京 Lantern 灯笼俱乐部举办。

在陈天灼的个人网站了解更多关于艺术家的信息。

 

下拉页面浏览更多《叁十叁天》演出现场及 After Party 照片:

陈天灼在上海 K11 《叁十叁天》演出现场,摄影:Jerry

陈天灼在上海 K11 《叁十叁天》演出现场,摄影:Jerry

陈天灼在上海 K11 《叁十叁天》演出现场,摄影:Jerry

AsianDopeBoys Launch Party 现场,摄影:潜浅

AsianDopeBoys Launch Party 现场,摄影:潜浅

AsianDopeBoys Launch Party 现场,摄影:JJY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