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 Architects 建筑事务所的获奖项目被新业主拆除之后,我们聊了聊

Image 1.jpg本文全部图片由 C+ Architects 提供,摄影:夏至

事情正如本文题目所述。今年早些时候,北京一所年轻的建筑工作室 C+ Architects 凭借一个办公室改造项目,收获了国际权威的建筑奖项 2017 Architizer A+Awards 的评审奖,C+ Architects 的主持建筑师程艳春上个月刚在纽约参加了颁奖典礼。然而,当他在颁奖晚会上和世界各地的建筑大师们共济一堂、交杯换盏的时候,地球另一面、获奖项目所在地——北京“竞园22号”——这座二层建筑中,一些刚搬到这里不久的公司员工们正常地进行着一天的工作,他们恐怕并不知道老板刚拆除的那个装修现已斩获大奖。程艳春此刻正在为一个已经不存在的项目领奖,如果说他笑得开心,一方面是获奖的喜悦,另一方面一定是被生活的意想不到给逗乐了。

1496810103979564.jpg“竞园22号”改造后外景

“Architizer 方面知道这件事吗?”我在采访中问程艳春。“他们应该不在乎这些事。A+Awards 更关注的是建筑师在面对项目时,针对现有问题提出的解决思路,”他说。但显然,评审团眼中的年度最佳项目在新业主眼中没有太大价值。

P1140099.JPG“竞园22号”改造前

整个“竞园22号”项目的实际寿命应该还不到一岁。2015年,在 C+ Architects 成立的第一年,他们接下了一个互联网金融公司委托的联合办公空间改造项目。这是一个有着新思路的客户,他们希望两个有着频繁业务联系的子公司能在同一个地点联合办公,不需要设定固定工位,大家想坐在哪儿就坐在哪儿。要求是方便通宵加班的员工洗澡睡觉,还得有个滑梯。 

1496810241972202.jpg

改造后的“竞园22号”  ,中庭构成了整栋房子的视觉中心,每层平面交通均成回字形

带着在日本早稻田大学读博期间的收获,程艳春和 C+ Architects 团队给出了一套简洁的设计方案。他们打开天窗,消灭了原建筑中光线照不到的黑屋,为原本只有上下两层的建筑增加了丰富的高差体验和多变的空间,还利用客户要求的滑梯重新设计了高效又有趣动线。那道滑梯隐藏在楼梯旁一个薄薄的柜子里,打开门,你就可以从二楼的同事眼前消失,再从一楼钻出来——很有点机器猫钻进时空抽屉的意思。整个办公室成为一个敞亮开放的区域,同事之间没有视线屏障,鼓励交流和讨论。

1496810108916461.jpg室内增加了采光,天气晴好的时候,整栋楼在白天基本可以依靠自然光照明,一年四季光线充满变化

1496810101285312.jpg滑梯 

1496810101860293.jpg入口处的自行车存放空间

客户对改造结果非常满意,C+ Architects 也满怀期待地拿着这个项目投了 Architizer A+Awards 。然而, 大奖还没选出来,这家新思路的公司就已经迅速解散了。小楼迎来新业主,“竞园22号”也从一个项目名称重新变回了一个地址。 

新业主对“简约美学”不怎么感兴趣,也不喜欢开放的阶梯式办公区、下沉式的讨论区和多此一举的滑梯,他只想要一个简简单单的办公室,能多摆几个工位,最大化地利用空间,并方便大家规规矩矩地埋头工作——可以说,22号改造前的样子可能更对他的胃口。其实,程艳春对于项目被拆本来是有所准备的,他和团队甚至在设计之初就考虑到了未来新公司的不同需求,因而把精力集中放在采光等关键问题上,保持风格简洁,没有做太多装饰。只是没想到只坚持了这么短的时间。

1496810242681328.jpg

把“新业主到底是怎么想的”这个问题咽回去之后,我觉得这位新业主其实是无辜的。毕竟各公司有自己不同的企业文化,上一个公司的装修如何,跟他本来就毫无关系。“竞园22号”的消失不是因为新老板审美不行,而在于——怎么说呢,怪就要怪互联网经济变化太快。

好在,A+Awards 照常颁发,C+ Architects 原来的客户已经开始做起了精酿啤酒,新公司的员工们也在改回去的办公室里勤勤恳恳地工作着。大家互不相欠,相安无事。

如果说消失的“竞园22号” 在翻滚的创业热浪之中根本算不上什么大事,C+ Architects 的另一个“不存在”的项目才真正令人惋惜。还是在他们成立的第一年,C+ Architects  参与了2015年的北京设计周,向大栅栏发展中心报了一个名叫“阶屋”的公共项目。几年以来,大栅栏发展中心一直在通过收购破败胡同房屋、邀请设计师重新设计的方式对这片老城进行保护和改造。“阶屋”的设计初衷是恢复胡同中的邻里互动,在窄小的胡同里开辟出一个开放的公共空间。他们的设想是打掉一处房屋的外墙,改造成一个面对胡同的阶梯式座位,阶梯后方的空间用作茶室。老街坊们可以在这里晒太阳聊天,游客们则可以随时坐下休息。

1496813195222933.jpg“阶屋”设计手绘图

“阶屋”获得了大栅栏发展中心评审的一致通过,项目方案也在当年设计周上进行了展出。正当 C+ Architects 计划在2016年开始动工实施这个项目的时候,正如各位可能已经想到的——北京开始不准在胡同里“开墙打洞”了。为了维持“整洁安全的胡同新面貌”,胡同居民还是得在家喝茶,而至于游客,反正今后胡同里可供游览的地方也不多了吧。

“阶屋”效果图

1496813160783173.jpg“阶屋”正面效果图

“阶屋”内部效果图示

经过第一年的许多波折之后,C+ Architects 渐渐完成了不少令自己满意也广受关注的建筑项目。目前,他们正在筹划一个河北省的实验小学改造项目。项目位于河北金山岭长城一带的一个贫穷县城里,原希望小学现已接近废弃。C+ Architects 的设想是通过重新规划学校建筑的空间结构,将教育和当地的旅游资源整合在一起。他们在小学内设计了8个对外民宿,住宿者需要为小学留下一堂课或者其他的教育资源来换取一晚住宿。比起在村子里直接做酒店和简单地更新小学的硬件设备,他们认为这种方式能更好地把城市和农村融合在一起,促进平台共享和资源共享。

在被问到作为刚建立不久的建筑工作室经营上所面临的最大困难时,程艳春说:“最大的困难可能是有一张年轻的脸吧,有时候会引起别人的不信任。”我知道他不太愿意批评我们所处的这个瞬息万变、缺少稳定性的社会,但这恰好才是年轻团队的气质,与其盲目怪罪时代,不如继续认真做事。


在 C+ Architects 官方网站了解这个建筑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