挪威独立艺术杂志试图深入黑金属文化背后

1497536610989-Becoming-the-Forest-2.jpgBecoming the Forest: Tree,图片由艺术家提供

拨开谎言传闻、谋杀事件和撒旦崇拜的迷雾,进入无尽的森林、深山以及斯堪的纳维亚的异教和民间传统,黑金属艺术杂志《成为这片森林》(Becoming the Forest)正在向更深处挖掘这种文化。这本独立杂志目前已经出版了第二期,试图展现黑金属这种独特的听觉、视觉和诗歌形式同自然世界的关系。

在这一期杂志中,两位创作者洛特·布朗(Lotte Brown)和尤娜·汉密尔顿·赫勒(Una Hamilton Helle)精选了一些黑暗阴郁印刷品、摄影和诗歌, 既同黑金属音乐人进行了访谈,也别出心裁地收录了一篇分子生物学家的文章。文章中,卡尔·甘纳·福斯德尔(Carl Gunnar Fossdal)引人入胜地讲述了挪威典型的植物——云杉树的进化记忆。她们还找到了黑金属纪录片《直到光芒带走我们》(Until the Light Takes Us, 2008)的联合导演奥德丽·尤厄尔(Audrey Ewell),委托她写了一段关于 2016 年离世的同伴和合作者亚伦·阿依特斯(Aaron Aites )的回忆录。毫不夸张地说,《成为这片森林》就像“黑金属”之名下所覆盖的大量的创作者、拥趸和次级类型一样,多姿多态,既没有囿于任何国界,也没有局限在任何文化范围内。 

1497942996904977.jpg成为这片森林:剪切,拼贴,Una Hamilton Helle

创作者之一赫勒生于挪威,如今在伦敦工作和生活。她告诉创想计划,《成为这片森林》在很大程度上是她对自己出生之地的探寻,尤其是与那片土地相关的各种事实和传说。作为一个多年的金属老粉,她在奥斯陆度过的成长期一直都有黑金属陪伴左右。但直到18岁来到伦敦后,她才开始理解黑金属作为她和出生地之间的连结所起到的作用。这些天,赫勒任凭黑金属音乐浸透自己的精神世界,通过一本杂志,她得以把关于这种艺术类型和亚文化的摄影、诗歌和散文鱼龙混杂地融为一体,这她来说充满吸引力。

1497942996504359.jpg成为森林封面和插页

“我开始将黑金看作一种审视事物的媒介,因为它同风景和地域之间有着深刻的联系,”赫勒说。“这也是我的艺术创作一直所关注的主题,人们如何被他周围的事物所影响,我们的创作和我们的生活环境有关。”

《成为这片森林》第一期出版于 2015 年,当时,布朗偶然间从一个朋友那儿得到了一本,从此就开启了她和赫勒第二期的合作。布朗自己的跨领域独立杂志《rooilijn》 出版于2016年, 受到了欧洲难民危机的影响,杂志基调非常黑暗。她认为赫勒的《成为这片森林》也有着同样的内核,尽管表现方法不尽相同。参考《rooilijn》对采纳多种声音的方法,这两个人决定在《成为这片森林》第二期中也增加更多的编辑力度。

1497942996420784.jpg 插画: Ibrahim Ineke

布朗和赫勒认为,在奥斯陆与世隔绝的黑金属场景之外加入其他声音非常重要。“拓展关于黑金属的不同意见和想法,我们才能从不同的视角更好地理解这种文化”布朗说。“事物总在发展,今天的黑金属已经不是过去的黑金属了,所以,我们的杂志里既有科学家的视角,也有挪威民间插画师 Theodor Kittelsen 的视角。”

1497942996937050.jpgNøkken,Theodor Kittelsen,1892,照片:Jacques Lathion,© The National Museum of Art, Architecture and Design Oslo

杂志引述了插画师 Kittelsen 的一段个人经历:他曾站在湖边盯着湖水表面,想象某种生物从湖底升起,一种恐惧从他的心底弥漫开来。跨越巨大的时空距离,布朗和赫拉联想到了另一个相似的场景:黑金乐队 Occvlta 成员 Hord 站在苏格兰一个湖边,逐渐被恐惧所淹没。

1497942995141702.jpg

“我们试图展示黑金属的多样性,而不是简单地给它下一个定义,”赫勒说。“我们不希望人们对别人的创作进行一些事不关己的评论和分析,对我们来说重要的是,这些文化的创作者自己也应该发出声音。”

“听到多种声音是有益处的,也更有意思,”布朗说。“但是,从另一方面来说,黑金属的伟大之处就在于它有让人臣服的力量。”

1497942995605999.jpg乐队 Occvlta,摄影:Chris Shonting

了解更多创作者洛特·布朗尤娜·汉密尔顿·赫勒的信息。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