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把现代科技的遗留物变为世界末日后的垦荒工具

1488263807174582.jpeg

如果人类面临灭绝,不得不被迫重新开始,那么世界会变成什么样呢?艺术家贝阿·弗莱门德(Bea Fremderman)在纽约“消灭龙虾”(Shoot the Lobster)画廊的展览“如何独自一人什么都不做”(How to Do Nothing with Nobody All Alone by Yourself)中给出了自己的答案。

1488266254821521.jpeg展览现场,贝阿·弗莱门德,2017

和很多早期文明一样,在弗莱门德的展览里有很大一部分都是生存工具。他用橡皮筋和钉子做了一个球,用一根电话线把它绑在木头的一端。弓箭则由一根树枝和绿色芯片组成,由一些牙线紧紧捆在一起。弗莱门德的斧子是一只旧 Sprint 手机套在粗木棍上。

1488266302597900.jpeg武器1号,贝阿·弗莱门德,2017

“这些科技武器都由资本主义的过时产物做成,它们将在后启示录时代再次被启用,”艺术家向创想计划解释。“自从这些科技过时以后,它们就躺在废墟里。我很喜欢一个想法,那些过时的东西总有一天会因为其他原因重新变得价值连城。”

1488266350113193.jpeg未命名,贝阿·弗莱门德,2017

当然了,也不是所有现代人类的社会产物在原始环境里都有用途,或者能被一路保存下来。看看那些在晾衣绳上挂着的毛衣、背心、牛仔裤,在时间的变迁中,它们已经被青苔占据。垂直挂在墙上的鞋底被剪出了一个圆形的洞,像是鸟巢。

1488266382807351.jpeg鸟巢,贝阿·弗莱门德,2017

与其他世界末日观不同的是,“如何独自一人什么都不做”并不消极或讽刺。展览中,弗莱门德为未来场景注入了一丝现实感。“我对末日的兴趣来源于现实,今天无论是我们对气候的破坏还是整个经济系统的运转都在加速走向死亡,”弗莱门德解释道。

1488266423672660.jpeg未命名,贝阿·弗莱门德,2017

“很多我们如今在使用的电子产品和技术都可能成为加速世界末日到来的原因。因为我们对新事物的追求正在对全球变暖造成可怕的影响,”弗莱门德补充道。“我对日益增多的垃圾很感兴趣,要知道它们曾经都不是一无是处的垃圾。”

1488266460962702.jpeg伊万,贝阿·弗莱门德,2017

展览将展出至2月26日,更多贝阿·弗莱门德的作品请点击这里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