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陈天灼的新剧《一种奇怪的脑损伤》损伤你的大脑

陈天灼的舞台剧《一种奇怪的脑损伤》可能暂时无法在国内演出,但你可以通过他剪辑的将近20分钟的短片感受一下新剧的疯狂:

* * * * * * *

1520490339116396.jpg《一种奇怪的脑损伤》剧照,图片摄影:申佩玉

《一种奇怪的脑损伤》(An Atypical Brain Damage)是艺术家陈天灼为2017年参加 Steirischer Herbst 戏剧节所创作的新剧,一个以农村为背景、无知又荒诞的故事。在思考如何将以往创作中的“梦魇”角色延续至新维度的过程中,他从多处吸纳了灵感,比如朋友老家的故事,一些难以描述梦境,以及文学作品中一些形形色色的病人——如残雪同名短篇小说中那位憎恶绿围巾且无不宣称自己有病的家庭主妇。陈天灼结合自己独特的视觉语言,将其呈现为一个介于民俗、时尚、商业媚俗、俱乐部文化之间的启示录故事。

1520490944217495.jpg

1520498485615988.jpg

《一种奇怪的脑损伤》(以下简称《脑损伤》)的部分剧情与《自在天》重叠。《自在天》是陈天灼 2016 年首个舞台剧作品,灵感起源于古今印度社会中家喻户晓的梵文宗教诗《薄伽梵歌》(Bhagavad Gītā)。在《自在天》的故事里,代表人本性的原质(Prakrti)渴望通过神秘创造力,达到至高之神的灵魂不灭,代表虔诚与奉献的“信”(Bhakti),历经狂喜、诱惑与磨难。人与精神的创造、维持和毁灭在《自在天》的演出中循环往复,达成轮回。 《脑损伤》以《自在天》里第三幕少女的噩梦为背景,这一幕中,少女讲述了一个关于丈夫被自己杀害,却又不断复活归来的死循环。《自在天》里的丈夫如同恶魔的化身,而在《脑损伤》中,这个恶魔成为了农村跳大神仪式里被附体的村民丈夫。

1520490526515023.jpg

没有特定的观众席,没有特设的舞台,走入 dom im berg Club 空间的一刻起演出即开始。在序曲进行的半小时内,观众们陆续进场。很快,空间中摆放的道具与暂时静止的演员将夺去他们的全部注意力——一台喷绘着“护法公仆”(Protect & Serve)的红白蓝警车,中间的“&”戏谑地由香奈儿双 C 标识替代;披着海豚脊柱骨于杂草和岩石间舞踏的山王蛇;带有苹果标志的木屋;躺着放荡主妇的吧台,上面的“女人”眯着眼睛扫视人群,只召唤那些他觉得美丽的人们上前递过酒水;停尸台上的双胞胎丈夫等待验尸官将血浆涂在他们身上……

1520490673622369.jpg

1520490855536704.jpg

新剧中大部分演员都是陈天灼熟悉的合作者,如北鸥、喻中国、法国团体 house of drama 等,但此次每一个人都挑战了与之前大相径庭的角色。

喻中国及与 Amelie(HOD成员)分饰剧中妻子病态及善良两种人格,两个人在表演中需要同时表现出极大的反差与协同性。除此之外,他们还尝试大量的台词表演。在跟剧中丈夫共进晚餐的时刻,喻中国与 Amelie 分别用中文与法语交替描述自身对奇怪脑损伤的体验,其中部分台词来自他们自己的编排,“这里没有我想要的衣服,我的衣服都在 Harujuku(原宿)”。与之前表演性质的肢体动作不同,《脑损伤》编排了高机能的 gabber dance,怪谲之外充满爆发力。

1520490691502900.jpg

1520490910908996.jpg

北鸥的表演同样符合期待,在之前的角色里,他总能摩擦观众的接受边缘。《脑损伤》延续了“攻击性”的互动方式,且因为表演就发生在观众群之中, 而显得更加直接。在剧中北鸥扮演三种动物。当扮演狗的时候,他直接来到观众的脚边小便,时而他又焦急地在地上嗅着食物,吃丈夫从木屋中扔出的面包,讨好地靠近观众以求爱抚。而当 Igor(HOD 成员)踩着他引以为傲的高跟鞋,以法官的角色宣读对杀夫之妻的审判书时,在一边扮演山王蛇的北鸥开始用道具上的嘴巴对其进行口交。

1520498210726691.jpg

1520491449390016.jpg

Ylva Falk(HOD 成员)此次以默剧演员的方式“讲述”了六个寓言故事。与之前《自在天》中的华丽造型不同,此次 Ylva 仅施以朴素的妆容,穿着宽大的西装套装。在几位吉卜赛乐手演奏的曲调中,她如同默剧大师 Marcel Marceau 一般,以细微的面部表情和肢体动作传递戏剧感。其中“读过浪漫主义的女兵”一幕尤为令人印象深刻,Ylva 赤裸上身严肃而机械地走着正步。来自越南的双胞胎兄弟则在红黄色的投影下匍匐前进,两人的台词是一段行军式的对话,来自陈天灼之前对他们的采访。

1520490734270222.jpg

很明显,《脑损伤》具备了一些共产主义特点。但当你看到两个做共产主义政治创作的越南艺术家,坐在警车里抽着电子烟,五音不全地唱着越南卡拉 OK,穿着带有 H&M × Justin Bieber Tour 标识的衣服,会觉得这一切都是陈天灼故意制造的 bullshit。

下拉页面查看更多图片:

1520498239202103.jpg

1520498265309601.jpg

1520498317141514.jpg

1520498748218245.jpg

1520498359772958.jpg

1520498441114025.jpg

1520491080405510.jpg

在格拉茨演出之后,《一种奇怪的脑损伤》参演了慕尼黑戏剧节 Spielart Festival,同时今年 5 月还会参加荷兰乌特勒支 Spring Festival Utrecht。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