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hex Twin 现场观众的脸成了实时 VJ 的一部分

1497507497105267.png图片均属于艺术家

2009年,为了制作现场视觉效果,Aphex Twin 给了伦敦怪胎数码艺术家尼杰·史密斯(Nicky Smith)各种各样、奇奇怪怪的建议——“利用现场观众的素材”、“宗教图形”、“示波镜”,尼杰全部都先答应了下来。在今年巴塞罗那的 Primavera Sound 音乐节上,Weirdcore 同艺术家安德鲁·本森(Andrew Benson)和 Pixlpa 共同发布了一些真的很脑洞的视觉,简直和Aphex Twin 的音乐一样怪力乱神。

Screen Shot 2017-06-15 at 1.55.06 PM.png

Aphex Twin 的 DJ 台是几个巨大看似随便放置的大屏幕,各自放映 Weirdcore 和 Pixlpa 的现场同步视觉效果。(在Primavera Sound 和 Field Day,舞台两边各自有一个巨大的屏幕更加强了这种效果。)

一开始,这个二人组的视觉设计还挺简单的,Aphex Twin 标志性的 Logo 不停地分解组合,不一会儿场子就热了起来,Weirdcore 将观众的脸“抠”下来放到当地名人的图像上,一切变成了越来越疯狂、搞笑、诡异的故障艺术狂欢。Aphex Twin 标志性的那张扭曲人脸的出现率也很高。

Screen Shot 2017-06-15 at 1.59.52 PM.png

在演出现场,Weirdcore 设置了一部专门拍观众特写的摄影师,当场经由后台软件处理放到屏幕上。所有这些视觉效果都有和灯光、音乐团队进行协调同步。大卫·罗斯(Dave Ross)是 Aphex Twin 的灯光总设计,而屏幕的放映今年也成为了灯光表演的一部分。本森表示,“表演的现场实时感是至关重要的,既然是给 Aphex Twin 做的项目,那么这种反极简主义的美学就应该进行到底。”

“的确有时候,我也会克制一下自己,让视觉稍微简化一些、委婉一些。但就好像 Weirdcore 说的,Aphex Twin 的现场本来就应该是一种脑子快要爆炸的体验,这种逼人发疯的幽默感是我们想要的效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