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览|在武汉,失控的机器开始喃喃自语

如果家里的冰箱突然发出一阵失控的低沉轰鸣,如果游戏里的人物在你点击射杀的瞬间眨了眨眼,你会不会觉得有点脊背发凉?答案可能是你压根儿就没注意到。从5、60年代起,科幻小说家们就开始基于“如果机器拥有生命”的假设不停地进行各种各样的未来想象。不过相较于无边无际的“脑洞大开”,艺术家们的思考方式又有点另类,正在武汉 K11 艺术中心举办的郑达、林欣双个展“后机器:畅想 HOLOS”同样讨论着机器心智,但两人的作品回到“奇点”,让我们看了看机器走向生命体的另一些瞬间。

《机器的自在之语》,互动 LED 装置,郑达,图片均由艺术家提供

站在展厅的入口处,一股冷酷的气息迎面而来,巨大的 LED 立方体悬在离地面2、30厘米左右的空中,变幻着亮色的灯光。跟随灯光闪烁而来的还有同样机械感的音乐,乍看之下是一个非常吸引人的沉浸体验装置。

然而走进展厅,我才发现这件名为《机器的自在之语》的作品还远没有开始。只见正对立方体方向有一根垂直而下的机械杆,尾部是光滑的感应手握端。此时,已经有好多人围在这根加长版“星战光剑”前跃跃欲试,有人干脆在旁边小跑起来,场面颇像是未来学校的体测现场。当感应器终于被一个女孩双手握住后,我才明白眼前的装置是在捕捉人的心跳:LED 灯像是猛地苏醒过来,停止了无序的滚动,开始按照女孩的心跳节奏强劲地频闪,左边两块一直播放着平直电流的电脑板此时也有了生命迹象,呈现出美妙的螺旋线条。有一瞬间,我觉得眼前的装置像是个可爱极了的表白机器,“你不确定我喜不喜欢你?来,听听我的心跳”。

与机器对接成功的女孩

在左侧显示的心跳速率

LED 装置来自艺术家郑达,他的作品聚焦于跨媒体互动艺术,喜欢进行现实与虚拟世界交错点的探索和实践。郑达告诉我在没有人去接触感应手柄前,机器一直处于“自说自话”的状态,他只是“喂”给了机器一个简单的算法,而算法通过自我运算繁衍出随机的组合,之后的演绎他也无从得知。尽管这是一个交互装置,但他在设计作品时尽力简化参与者和机器的交互性,努力保持一种输入状态,让机器来“吸收”、“消化”人类的生命体征。听完这些后,我开始感觉眼前的巨型立方体有了一股俏皮以外狡黠,而这时队伍轮到了我。握住手柄的瞬间,我有点不确定室内厚重的“砰砰”声就是自己的心跳,更不确定现场所有人都正在分享这些凌乱的声响,但情绪的微弱浮动又真切地告诉我一切就在发生,我已经完成同步,即将上传更多数据......

《错误的秩序》NO.3,电子影像装置,林欣

放开手柄确保自己没跟机器连接后,我也暂时放下“刚刚是不是被读取意念了”的怀疑,于是拐过通道参观接下来的展览。下面的展厅中摆放着林欣的电子影像装置《错误的秩序》NO.2&3,它是艺术家在去年展览《超弦/林欣》中作品的延续,这是一块现实中的岩石经过数字化输入电脑,再进行破碎和重组,最后拖拽到现实世界的模样。“相比之前,这次的作品更加轻盈,而且我把 ipad 拆成裸机了,这样就更能凸显一种生硬的嵌入感。”

《错误的秩序》NO.3,电子影像装置,林欣

林欣的创作媒介一直非常丰富,之前她喜欢用布面油画的方式来绘制数字质感的画面,通过应用媒介的相反特性给作品带入一种拉扯感。不过看起来最近她更加专注于电子媒介本身的特性,另一件展出的作品《有风的空间》是一个循环播放的三屏数字动画。它被放置在展馆最里面的房间,作品中,几个相互依偎的类人机器,随着不断吹来的风越来越快地被消解,直到最后满屏的碎片像是被敲碎的玻璃凌乱地冲向房间里的人。在这个展厅,参观者们一下子都变得十分安静,好像身不由己地进入影像里的时空。对于林欣而言,这些反复出现在作品里的类人机器是“人体的义肢、欲望的外延、也是人类精神的投射场”,通过设定这些看似合情合理却又不存在的空间情景,参观者能够感受到属于机器的某种另类情绪。

《有风的空间》NO.2现场图和视频截图,林欣

走出房间回过去看郑达的另一件作品《生理反应》又是受到了一番不同的视听冲击。在一块高起的大平台上六组共装有1200个风扇的模块正在交错运转。站在中间一股强烈的焦躁感油然而生,好像是家里那台破电脑此刻又被强行开机,苦苦挣扎着想要带动起单机游戏。仔细每个观察模块,会发现上面的风扇并没有一齐转动,而是随机选出4至9个形成矩形图案。此时兴奋地迎着风,专心地听着机器相互对话的郑达跟我说他在表达上还是相当克制的,并没有过度地去控制所有的风扇,而是像设置互动 LED 装置一样给出了一个基本算法。他希望以此机器能发展出自身的语言,一种真正的生命感。

《生理反应》,动态声音雕塑,郑达

《后机器:想象 HOLOS》正在武汉 K11 艺术村展出,将持续至7月10日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