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雨利导演了一出气球主演的怀乡剧

9个白色的气球在一个黑色的“舞台”上扩大、缩小、颤动,中间的一个气球还被锁在一个狭小的笼子里。随着气球鼓起,它脆弱的表皮不断被拉伸,一步步接近金属笼子坚硬的铁条,令人对接下来的结果恐惧又期待。“舞台”下方,南唐后主李煜的名词《浪淘沙令》中的六句一句句点亮,气球的运动与之相伴。 这是蔡雨利导演的一出戏剧,气球是表演者,剧本就是那一首著名的怀乡词。

来自深圳的蔡雨利毕业于纽约大学交互电讯(ITP)研究生项目,目前在学校 Tisch 艺术学院做驻地研究员。有一天她看到《浪淘沙令》中著名的那句“梦里不知身是客,一晌贪欢”,立即引起了共鸣:一个是被流放的南唐后主,一个是身在异国的留学生,对“故乡”和“异乡”的共同感受,在两个创作者之间建立起了跨越时空的联系。

而当身在美国的蔡雨利试图跟周围的人分享这首词时,发现那英文翻译并不能表达原词那种丰富的意境和联想。 于是她开始思考如何跨越语言藩篱来呈现这首词。蔡雨利一直在进行实体装置创作,决定用自己常用的技术和创作思路对这首词进行重新演绎。

“作客他乡”的感受,在纽约这种大都市并不少见,甚至有可能是最容易引起共鸣的一种情感。她首先收集了来自15个国家的人说出自己对这首词的感受,再利用python编程语言,对收集到的结果进行分析。从中得到了最常用到的名词、形容词和动词,其中包括“荒凉”、“自由”“抵抗”“接受”等,成为气球表演的语言基础。

1505893839579306.jpg

随后,蔡雨利在柔软的气球和脆弱的人之间发现了某种联系:气球充气、放气时所产生的形状变化跟人的呼吸十分相似;它有时也会微微颤动,如同人悲伤和激动时的身体颤抖;而因为充气太多而爆炸的气球,令人联想到人的情绪爆发、死亡或者涅槃。经过反复实验,蔡雨利最终完成了气球表演的话剧“浪淘沙”。 

作品使用 Arduino 编写程序,设计控制电路,整个装置共使用了27个电磁阀,9个电子气泵,6个LED 、4个可以数字控制的电风扇和 2 个舵机来实现。

1505893839836233.jpg

在最终的结果中,我们不难看出中间“身陷囹圄”的气球就是被放逐离家的主角,但不得不说,这些气球演员的肢体表演对人类观众来说,显得过于概括了一些——到头来,人们还是得借助装置上的诗词原句,推测气球的表演。尽管如此,我们认为用气球的动态表现人类的共通情感会是很有意思的尝试,期待在作品的“进阶版”中,看到气球演员们更生动的表现力。

Wave-wash-Sand_large_01.jpg

在艺术家的个人网站了解蔡雨利的更多作品。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