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家王满在个展“洪荒”中呈现人类情感

王满个展“洪荒”展览现场,本文全部图片及影像由艺术家提供

入口室外的屏幕里,灵动的乐章与舞步相伴,三只命途多舛且充满信仰的风筝开启了一段关于无始劫来的沉思之旅。在展厅深灰的水泥梁柱间,圣洁美好的奶油花朵与经历过分娩痛苦的女性肌肤的相互对比,不知道是交融还是分离。走到空间深处,投影中静谧碧海的剪影下,棕榈茂密,身体萌动,婉转的声线让你仿佛置身另外的空间;两情相悦,物我两忘,连贯着记忆的碎片,结尾处若隐若现映在火车窗纱上的词句——“细腻浓郁是我对你的情谊”,直指心底。

1479378883217324.jpg王满,风的轨迹(The winding path),2016,单频影像,5’46’’

以上是青年艺术家王满在丽安当代艺术空间的个展“洪荒”所呈现的部分影像作品的场景,空间里自然的悠远空灵与人与人之间细微的关系,太过玄妙。如果不亲自见到他本人,你或许很难把中国古典文学理想中寄情于景的理念和细腻到甚至有些“女性视角”的情感跟一位90年代出生的都市大男孩联系在一起。

这是这位年轻艺术家的首次个展,他的心态却比我想象的淡然。王满2013年本科毕业于中国美术学院,目前硕士在读。王满在大学期间开始对影像艺术产生兴趣,到毕业之时他已经有了一些大大小小的参展经历。从2015年与艺术家胡为一的双个展《who cares》到今年在上海 Chi K11 美术馆“WE/我们”群展中的行为影像《close to it》,他的作品大多以情感为线索,细腻热烈并不邀宠于形。而这些展览经验在王满看来,是一种让他可以坚持创作的鼓励。

1479378883924287.jpg王满,礼物(gift),2010.10.23,2016,摄影(系列 4-3)

“可能是因为那种缥缈又浪漫的气质很触动我,”王满说,“身份和性别的模糊在作品中时常显现,这种不确定性困惑着我,同时又令我着迷。”本次个展中的主题——洪荒,是洪水滔滔,草木蒙昧,人类还未出现前的荒芜状态。整个展览出现的是匿名的人,以植物生物作为构架去讲述人类的情感。“洪荒在前”,是他在展览自述里的一句话,而下文则需观者自己去联想和揣摩。王满说,“美好事物的主动或被迫的消逝都是存在的,无解的,是永恒的。不管是人类出现前,还是人类出现后。”

在王满看来,可以用三个词来概括他追求的作品的气质:真诚,优雅, 有温度。共同的主题糅合了这一代年轻人成长环境下的所思所感:他们大多条件宽裕,经受了良好的教育,懂得生活,更重要的是遵循自己的心性。这或许是当下年轻艺术家最好的状态。看完展览后,我们约到了王满,围绕本次展览跟他聊了聊。

1479378932508761.png王满,洪荒(Foreworld),2016,双屏影像,7’22’’

创想计划:个展同名影像作品《洪荒》,与展览主题有什么联系呢?

王满:这件作品是由花和鱼两部分组成的双屏影像。鱼有两层含义,它们既有无休止的争斗,又有化身为看客的时刻。花被时间空间压缩,压缩的也许是青春,也许是回忆,也许是爱情,是对美好事物的压缩。不同的人有不同的看法。但二者同时又是优美的姿态。

用植物和生物来呈现人类的情感,也是一种以小见大的方式去回应主题。

1479378932455723.png王满,琼州罗曼史(The romance of Qiong zhou),2016,单频影像,3’12’’

本次展览对你最有挑战的作品是哪一个?为什么?

是《虹》这个作品。因为它以造景的方式在室内的空间中呈现一条立体的彩虹。可能之前国外的艺术家尝试做过的但大多数都停留在平面的形式。我就跟浙大物理光学系的师生进行了一个论证,根据我的设想,他们用一种最稳定的方式去做彩色滤片,利用舞台的直筒灯,通过一定的距离去投射到封闭的空间中,这个封闭空间下面是一个风的循环系统,将白色的粉尘放入密闭的空间中。你仔细看下面,它是一个循环系统,所以才会很稳定的展现。

1479372651136961.jpg王满,虹,Rainbow,装置,2016,综合材料,尺寸 6x2.5x3.8m

在日常生活中,你的创作来源是什么?

都是关于人与人之间,以及事物发展的细微状态的。也可以说我是个很热爱生活的人,更感性的人。生活中很多细微的变化,都会打动到我。我的作品就是来源于我对生活中细枝末节的感受。

1479378884387499.png王满,七日永恒(Eternal seven days)2016,单频影像,7’12’’

在怎样的机缘下开始艺术创作的?

从大学开始,受到沈也老师(装置艺术家)作为当代艺术的启蒙,而我对影像这一块尤其感兴趣,另外很重要的一点是,我大学的室友是胡为一,他对艺术非常执着,我们是很好的朋友,他影响了我很多。但我们研究的方向截然不同。自然而然,我就开始走上这条路了吧。后来得到策展人和一些藏家的支持和鼓励,让我变的更有自信地去完善我的脉络并且将它更充分的实现在我的个展里。

作为年轻的艺术家,你遇到了什么问题或是困惑吗?无论是生活上还是创作上。

生活上,年轻艺术家生活的成本比较高,尤其是在北京上海这样的都市去做创作很难。我的家人是支持我做职业艺术家的,如果需要考虑到生存压力的话,我倾向先去做别的工作,曲线救国的方式也是可取的。

创作上,上一代的艺术家不管是用很隐晦还是直接的使用中国元素,在国际大展上都能被认出是中国艺术家的身份。而我们这一代,当把作品放在国际展览上的时候,很难认出来身份。这个是我一直在思考的问题,这是由于信息全球化的原因,每个人都有些相似是必然的。但要不要有这种中国的印记,是一个需要探讨的问题。

1479378885686158.png王满,琼州罗曼史(The romance of Qiong zhou),2016,单频影像,3’12’’

你最希望的创作状态是什么样的?

能在相对自在的状态下来去创作。当一个职业艺术家通过卖作品去维系生活的时候,作品质量可能会下降。甚至会不自觉的考虑很多市场的因素,因为有生活压力,收入都寄托在作品上。理想状态是,未来我的伴侣和我之间更想有一个另外的赚钱途径,而我不仅仅是靠作品来获得所有的收入来源。

除了艺术创作以外,你喜欢做什么?

喜欢自拍,拍到天荒地老,唱歌唱到令人称赞,看各类书籍看到打瞌睡……我的性格是很愿意与人分享的,包括很多的交谈和分享中也会得到很多。

谢谢你,王满。

1479378884969831.jpg王满,七日永恒(Eternal seven days)2016,单频影像,7’12’’

1479378885307620.png王满,洪荒(Foreworld),2016,双屏影像,7’22’’

1479380237930613.jpeg王满,礼物(gift),2010.10.23,2016,摄影(系列 4-2)

王满个展“洪荒”将在上海丽安当代艺术空间展出至2017年1月20日。


在下方浏览“洪荒”展览现场图片:

1479372650587214.jpg

1479372651787363.jpg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