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音乐:把芬兰人的极端 DNA 变成交响曲

科技与艺术的热潮席卷全球,向来有惊人创意的北欧国家芬兰也没有旁观。2017年是芬兰独立 100 周年,芬兰旅游局委托科技、音乐、艺术各界人士,用芬兰人的 DNA 谱写了一曲交响乐。而我凭借惊人的运气参加了这部名为“The Symphony of Extremes”(极致交响曲)的发布会。

1513225622335950.jpg除非特别注明,本文图片均来自芬兰旅游局与网络

过去几百年与瑞典及俄国的纠缠不清,使得芬兰在 1917 年正式独立之后,走上了一条十分坚决的不归路,在创意与创新这条路上绝不回头。时间是个好东西,芬兰用了 100 年的时间把这份固执与审美演变成了一个世界级标准。

1513225623293960.jpeg图片由本文作者提供

作为一个拥有世界上迄今为止最多的重金属乐队的国家,这次“科技与音乐”跨界可以说是玩得十分恰当。担纲此次的音乐创作部分的是芬兰著名重金属乐队 Apocalyptica(基督启示录),这是一个用大提琴来玩儿摇滚乐的乐队。对于音乐家来说,创作乐曲可能并不难,但这一次,芬兰旅游局集结了遗传学家、科技人士、音乐人、创意人,组成了一个庞大豪华的阵容,将芬兰人的 DNA 转化成了一部音乐作品。

1513225623987877.jpgApocalyptica 乐队

DNA 怎么变成音乐?我采访完项目负责人之后,终于搞明白是怎么回事,可以简化成一个公式:芬兰旅游局 x (科学家 + 音乐家) = 极致交响曲。

1513225623337223.jpg芬兰偏远群岛生活的孩子

首先是提取 DNA。这些 DNA 来自在芬兰北部极端环境下生活的普通人:在拉普兰荒野地区与十几只狗一同生活的女孩 Tinja Myllykangas,杰出的女性极限潜水员 Johanna Nordblad,在芬兰偏远群岛生活的一群孩子。所以说,官方翻译将“The Symphony of Extremes”译成“极致交响曲”恐怕略有偏差,不如直译成“极端交响曲”。赫尔辛基大学的遗传学教授的 Päivi Onkamo 联合芬兰分子医学研究所的 Jaana Saarela 共同完成 DNA 提取工作。

Johanna_Nordblad_3_SymphonyofExtremes_VF-2.jpg女性极限潜水员 Johanna Nordblad

1513225623378131.jpg在拉普兰荒野地区与十几只狗一同生活的女孩 Tinja Myllykangas

第二步是转译 DNA,让它同音乐发生关系,这也是最神奇的一步。在坦佩雷大学担任客座教授的美国作曲家 Jonathan Middleton 擅长运用算法将自然元素转化为音乐,这一次他以这些“极端” DNA 的碱基对为素材,对之进行图形化与数列化,变成了最基础的音符排列。

1513225623596021.jpgApocalyptica 乐队的灵魂人物 Eicca

获得了基础音符之后,就轮到基督启示录乐队的 Eicca 上场了。他带着大提琴进入芬兰的大自然寻找灵感,将音符升华成音乐,并最终由乐队完成录制。

极致交响曲,The Symphony of Extremes

不过,在发布会现场,我们并没有看到《The Symphony of Extremes》的现场演出,取而代之的是上方这部 4 分钟的短片(在这里观看高清画质视频),以画面和声音共同呈现芬兰的极端之美。短片由国际知名设计师兼导演二人组 Musuta 拍摄,后期制作由芬兰历史最悠久的广告公司 SEK 完成,他们也是整个创意的幕后推手。

“这一次芬兰想向全世界表达的,不仅仅是 landscape,更是 mental landscape,”在发布会最后,芬兰旅游局局长 Paavo这样说。

念念不忘这句话,当天晚上我就离开赫尔辛基,北上拉普兰去探索芬兰的 mental landscape了。

在下方浏览更多图片:

发布会现场

作者 Ludo 是一个精力充沛的旅行爱好者,可以在他的公众号“旅逗”(traveludo)了解更多旅行故事。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