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技术的话,不如多实现一点空想吧!

来自日本的新媒体团队 TASKO 或许名不见经传,但几位主要成员的背景却是大名鼎鼎的明和电机。TASKO 创始人之一木村匡孝像社长土佐信道一样迷恋机械,曾协助社长完成了许多经典作品,翻翻明和电机早几年的演出照片,还能看到木村的脸。在向人介绍时,TASKO 也并不避讳提及自己的“老东家”,总要加上一句“由明和电机的前成员组成”。和他们聊过之后,我才知道原来明和电机其实有一种“训练营”的功能,许多成员在团队中经过几年磨砺,就会出来自立门户,可以说是“机械类型”日本艺术家的黄埔军校。不过 TASKO 倒不认为自己是一个艺术家组织,而是一个专门替人实现空想的技术团队。就连明和电机的社长土佐信道本人,有时冒出太过天马行空的点子而自己实现不了,还要回头来找这位曾经的“得力干将”来帮忙。

1500999029365745.jpg左侧正是 TASKO 的木村匡孝

从外形上来看,TASKO 的成员们也更像一个个老实巴交的工程师。他们围着大布围裙,不善言辞,并没有明和电机那种(即便是有点蠢)的表演天赋。不过,这几个工程师的东西做得很漂亮,放在艺术展览上也并不为过。一方面是机械制作得足够精巧,另一方面是因为他们只接受足够有趣的点子。现在,这个成立于2012年的团队的首次个展“TASKO:奇想工具箱”几经辗转,终于在深圳开幕了。说起来,那些设计精巧的机械作品以及成员们专攻技术难题的气质,和这个坐拥“极客麦加”华强北的城市还真是相当吻合。

1500997989415243.jpgTASKO 的展览现场,土佐信道社长也来了。

1500999029227977.png

TASKO 的木村匡孝最喜欢的漫画角色就是多啦A梦,这个拥有全世界最多奇妙工具的 22 世纪机器猫。作为一个四处寻找不切实际的空想的团队,能成功实现机器猫的法宝实在是一件大快人心的事。他们果然这样做了!2014年,TASKO 接受了富士施乐(Fuji Xerox)的“四次元口袋计划”,几乎百分之百还原了秘密道具“自动将棋机”。这个只在《秘密道具大图鉴》中才出现过的法宝,除了两张图外,再无其他使用方法的参考。而 TASKO 最喜欢这种无从下手的东西,他先分析藤子·F·不二雄所描绘的这件法宝的各个部件,猜测他们的功能——一只眼睛应该是用来看棋盘的,屏幕会显示什么呢?然后再把这些功能一一实现。虽然象棋机真正运作起来时动作十分迟缓,但却很有礼节,吃掉一个棋子时能小心地把它从棋盘上拿下来放在旁边,并摆好方向,并不因为自己是一台机器,就把事情搞得乱七八糟。和Alpha Go比起来,自动将棋机的智慧可能是差远了,但Alpha Go 只让人害怕,自动将棋机却透着一股可爱劲儿。这正是 TASKO 所喜欢的真实材料和机械运动所带来的温暖感。

被实现的自动将棋机!

“我们不喜欢 CGI 类型的工作委托,那不是 TASKO 的风格;如果是太简单的、别的公司也可以实现的任务,那么我们就把生意让给别的公司去做,”木村匡孝一个字一个字的说。当一般的创意公司会为汽车品牌设计奢侈拉风的未来感广告方案时,TASKO 做了一架机械钢琴, 操作者在旁边摇动摇杆,操纵机器真实地敲击每一个琴键发出声音。就像小时候的八音盒一样优雅迷人。“我们也不喜欢让自己看起来很酷,我们希望是平易近人的形象。”

TASKO 为 TOYOTA 制作的机械钢琴

1500997989909760.jpg钢琴在展览现场

在展览开幕前的深圳,这次展览的邀请方中洲未来实验室和星构艺术也组织了一次“超新星科技艺术论坛”。TASKO的代表木村匡孝作为主讲人面对这个以技术著称的年轻城市的人们介绍了他们的工作理念,而中州未来实验室也借此表露了他们汇聚科技、艺术和商业的雄心。我第一次感受到了技术、艺术与资本开始向着同一个方向努力。说到未来,这也许就是未来的模样。

TASKO的 奇想工具箱将在深圳大运软件小镇星创街星构媒体艺术中心展厅展览至9月17日。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