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音乐,Sónar HongKong 现场还有哪些新体验

1994 年在西班牙巴塞罗那创立的 Sónar 电子音乐节,从诞生之初就把新技术和多媒体艺术同音乐一起纳入到了内容之中。第一届 Sónar 除了音乐现场之外,还包括了一个交流电子科技产品、音乐组件的市集(Technology Fair),而这个市集后来不断扩大,逐渐加入了各种艺术装置和视觉表演,演化成了与 Sónar 同时举办的“创意科技大会”Sónar+D 项目。Sónar+D 于 2013 年第一次在巴塞罗那亮相,虽然名为“大会”,但在论坛、演讲之外也囊括了新媒体艺术展览、视听表演、Workshop 等多种参与形式。今天看来,电子音乐、新媒体艺术和新科技的组合几乎成为了“必选标准套餐”,完全贴合时代趋势。Sónar+D 项目的过往参与者中既有不少像真锅大度(Daito Manabe)、United Visual Artists 等这样的我们熟悉的新媒体艺术家和团体,还包括像谷歌人工智能研究团队和微软研究中心研究员这样的科技专家,促进研究者和创作者之间的交流。今年, Sónar+D 将同 Sónar 电子音乐节一起来到香港。

1521007857492101.jpgSónar HongKong 的参与者之一, 英国音乐人 Leafcutter John DIY的电路板,当天在现场,你应该能看到许多这样的东西。

将在本周六举办的 Sónar HongKong 在一天的时间里密集安排了大量内容。音乐现场之外,参观者还可以看到科技艺术装置、参与多个工作坊,并在在 MarketLab 上体验好玩的科技产品——这一部分基本上可以视为最早的 Technology Fair 的延伸。专设的 VR 体验环节中有化学兄弟(The Chemical Brothers)的 Under Neon Lights 虚拟现实版 MV,和我们介绍过的艺术家刘昕参与的一个奇妙的 VR 项目——体验自己变成热带雨林中的一棵树。此外,妇女节时向我们发来贺电的人工智能机器人 Sophia 还将同其他前沿科技人士一起参与 Talk 环节。

Open Reel Ensemble 在三宅一生 2015 SS 秀场表演

Sónar HongKong 的“视听汇演”部分比我们常说的 VJ 表演形式更丰富。三场演出中包括来自日本的 Open Reel Enssemble(开盘剧团)。这是一个现场搓“盘式录音机的盘”来表演的乐团,声音直接来自现场录制的乐器和人声。乐团表演性极强,曾连续三年为三宅一生秀场进行现场表演。

REORIENTATE-WEB-1600X938.jpgReOrientate

同走复古路线的日本乐团不同,香港本地艺术家组合 ReOrientate 直接进入未来,将现场动用交互 VR 和 AI 技术来进行表演——将虚拟世界的动作通过 AI 转化成音乐,同现实世界的音乐结合在一起,而风格却又是异域风情与新世界的。如果你搜索这个组合创始人 De Kai 的 TED 演讲,也许能略微感知几分其背后的奥义。

1521007833426778.jpgLeafcutter John,摄影:Rosie Reed Gold

相对来说,来自英国的 Leafcutter John (原名 John Burton)将要带来的表演就直观多了。这是一位着迷于开发声音制作软件及 DIY 声音设备的音乐人、艺术家和创客,同时也是英国实验爵士乐队 Polar Bear 的成员。在 Sónar HongKong 的表演上,他会使用一小块自己制作的 Light Interface(光控交互界面)和各种发光物体进行表演。Leafcutter John 对着这块透明的塑料版舞动手电筒,光照亮度和范围发生变化的同时,声音随之而起,看看下面这个视频就明白了:

Leafcutter John 演示 Light Interface

我们通过邮件同 Leafcutter John 简单聊了聊,他和我们分享了他的创造经历。

创想计划:Hi Leafcutter John!你的名字 Leafcutter John 是怎么来的?

Leafcutter John:我在做自己第一张专辑的时候,厂牌打电话问我有的艺名叫什么。那时候我没有艺名,就去找到帮我做封面作品的 Neil,他说叫 Leafcutter 吧,我又在后面加上了我自己的名字 John。就这么来的。

你开始时怎么产生 Light Interface 这个想法的?这次在香港的表演会有什么特别之处?

我当时想要找一种方法让不同的乐器一起表演。特别是弓弦乐器,比如大提琴、中提琴、小提琴。弓弦乐器有很多种演奏方法,可以很微妙,也可以非常粗野。我想发明一种类似的东西,但是用光线来当琴弓。

在 Sónar HongKong,我会表演一些新的音乐,其中有很多田野录音,都由“光之交互界面”来控制。

Leafcutter John 的 Light Interface 表演现场

你早期在艺术学校学习,当时的经历有没有对你现在所做的事情产生帮助?

我觉得有。我的课程设置是这样,前两年学各种不同的技术,后两年自学。这让我发现我可以去拓展我自己的想法,并学会自我激励。我觉得,创作时,身边有一小群好朋友是非常重要的。看见你的朋友作出了不起的东西出来,才是最能启发人的。

你喜欢表演吗?这跟你以前做行为艺术时的表演,感受有什么不同?

我现在做音乐的原因就是为了表演。我很喜欢感受音乐如何根据场景和观众变化。在不同环境下,我的表演也会有所不同,所以每次都像是一个小小的冒险。能看见人们对新作品的反应,这感觉很好。而且,向观众展示 Light Interface 也很有意思,每次演出结束,总会有一群人排起队,想好好看看 Light Interface 是怎么回事。人们组织演出,这件事儿太棒了,我对他们充满感激,也很感激来看表演的观众。

我做行为艺术的时候才二十出头,过去的二十年里,我的态度发生了很多变化。年轻的时候可能更傲慢一些。

1521007857287889.jpgLeafcutter John 在工作坊

你在 Sónar HongKong 还会带来一场工作坊,会讲些什么?你喜欢教学吗?

我很喜欢工作坊,因为我总能从中学到一些东西。我在香港的工作坊中,我会和大家一起做一些小的灯光控制合成器,一个用灯光控制周围合成器的合成器,只要用光源去照射就能操作。这会是一个团队体验,我以前还没试过,所以我很兴奋!

你怎么学习新东西,并且又避免受到他人的影响?

受到他人想法的影响没什么不对的!这很自然,而且如果你加入自己原来的想法,就成了新的想法。我就是跟着一切当下让我着迷的事情走。我喜欢尝试,或者着手去做那些我梦想中的事。有的时候我想要学习新技巧,学习的过程会催生新想法。为了做 Light Interface,我在网上学了所有的电子的知识。

你还在关注艺术世界吗?有没有你很喜欢的艺术家?

不怎么关注了,不过我很喜欢 Jennet Thomas 的那些超现实影像。

1521007857281776.jpgLeafcutter John 在过往工作坊中做的电路板

你认为你的创作过程是“好玩”的吗?

大部分都是好玩的。产生灵感,想办法把它实现,然后反复去玩你的成果,这真的很有趣。而在各个有趣的点之间也有很多工作要做。不过,我觉得我反正也不想过那种持续不断一直很好玩的生活。

你觉得 Sónar HongKong 会有什么特别之处?

不同就是我还从来没在金蛋里(指的是演出场地香港科学园)演出过!


Sónar HongKong 将于 3 月 17 日在香港科学园举办,在这里了解更多。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