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无穷之屋”中真实体验失重感觉

1505186906162214.jpgRefik Anadol,Virtual Depictions: San Francisco(虚拟描述:旧金山),2015,图片来自艺术家官方网站

逐渐发展和丰富的“沉浸式体验”正越来越深刻地影响着建筑师和新媒体艺术家的创作。在数字化时代,我们对空间的感知正在发生哪些变化?新媒体技术将如何改变我们对空间的概念?工作生活在洛杉矶的土耳其艺术家 Refik Anadol 在他的创作中对这些问题作出回应。

Infinity Room(无穷之屋),Refik Anadol

Refik Anadol 的作品通过混合建筑和多媒体来探索虚拟数据和物理实体之间的界限。他在特定场地的公共艺术中使用电脑参数数据来创作,在空间中结合音频、视频来创造沉浸式体验环境。作为新媒体艺术家和设计师,Refik Anadol 不是将新媒体放进建筑当中,而是将新媒体技术的逻辑转化为空间设计。他觉得所有的空间和立面都有潜力被用作新媒体艺术家的“画布”。

Refik Anadol,Infinity Room(无穷之屋),2015,图片来自艺术家官方网站

Refik Anadol,Infinity Room(无穷之屋),2015,图片来自艺术家官方网站

2017 年夏天 Refik Anadol 第一次在中国展览,带来了他的沉浸式体验作品“无穷之屋”(Infinity Room)。 这个人造的环境抹除了现实空间的边界,通过将传统平面投影屏幕转换为三维的方式构建出一个半真实半虚幻的空间。投影所创造的虚拟空间和观众所处的物理空间的界限被模糊了。

值得一提的是,Refik Anadol 并没有刻意去创造一种脱离现实的“高科技”新媒体体验;而只是暂时将观众从习惯性认知和真实中抽离,使他们在顷刻间从新的视角感知周围的世界。

1505186907685443.jpgRefik Anadol,Infinity Room(无穷之屋)在北京今日美术馆展览现场

在“无穷之屋”这个完全封闭的13平方米房间里,屋顶和地面安装的12块镜子让身处其中的人们迷失在镜子的反射中。在镜子里,观众的身体不断地被复制并且向上下延伸,于是他们不由自主地抬起头,看着自己被无限复制成纯粹的图像,由大到小直至不可见。此时观众才恍然大悟,理解了作品名“无穷之屋”的含义。

1505186907101358.jpegRefik Anadol,Infinity Room(无穷之屋)在北京今日美术馆展览现场

Refik Anadol,Infinity Room(无穷之屋)在北京今日美术馆展览现场

Refik Anadol 使用四台投影机把拼接出的视频影像投射在四面墙上。黑白基调的11分钟投影包括螺旋线条、黑洞、枯山水似的动态图像,搭配上类似呓语的配乐,把观众包裹进这虚幻的空间。他同时也建议观众躺在地面镜子上,去深度“浸入”到环境中,他认为“无穷之屋”不是一件观看型作品,而需要观众把自己放进作品来获得更沉浸的体验。在这个空间内,身处其间的观众会完全陶醉在“失重”和“漂浮”的奇妙感受中难以自拔。

1505186907147540.jpegRefik Anadol,Infinity Room(无穷之屋)在北京今日美术馆展览现场

有观众说,“无穷之屋”就像是冷酷版的爱丽丝仙境,也有人将其形容为镜面版的时空隧道。这也恰恰印证了 Refik Anadol对“infinity”(无穷)的理解——“客观的空间没有止境,同时身处其中的人的意识也没有尽头。”

Refik Anadol 的“无穷之屋”(Infinity Room)正在北京今日美术馆的展览“.zip 未来的狂想”上展出,展览将持续至 9 月 16 日。在艺术家的官方网站,了解更多作品。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