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久脱毛过时之后,“激光植毛”可以拯救姑娘们吗?

夏季正在迫近,美容店的脱毛服务和网络上的脱毛产品即将迎来又一波消费高峰。尽管女性主义者们不断试图唤醒那些屈服于审美偏见的姐妹们,每年都会有更多女孩子作出永久除毛的决定,打算动此告别那些毛茸茸的朋友,变得更加光滑、“干净”和人们所说的性感。不过,荷兰艺术家科恩·弗里亚曼(Koen Fraijman)认为,只要“除毛”这股潮流一过去,女孩们自然就会开始想要保留毛发了。而到那时候,那些因为做了永久脱毛手术而被潮流抛弃的姑娘们该多伤心啊。

1489390528432419.jpg视频截图,本文全部图片和影像均由艺术家提供,©️ Koen Fraijman

于是诞生了“永久植毛” (Permanent Repilation)这个项目。在科恩发布的一条一分钟的短片中,可以看到他在木板上仔细描绘出光滑的女孩私处,然后将图像放置在一台激光仪器下面。和“激光脱毛”正好相反,这台激光仪将要完成一次“激光植毛”手术。视频中,一根一根的毛发被仔细种植到了原本光秃秃的肌肤上面,10分钟之后,一块均匀而浓密的小丛林就诞生了。科恩还骄傲地展示了手术前后的对比照,结果十分逼真。他设想,有一天这项服务将能够像激光脱毛一样造福人类。

1489390529142305.jpg视频截图,“激光植毛”进行中

除了荷兰当地的媒体之外,科恩还把他的作品专门发给了大陆另一端的我们。“听说亚洲对女性体毛的接受度更高一点,我想知道世界各地的人们会有什么不一样的反应,”科恩在邮件中说。

虽然整个项目里最引人注意的无疑是“女性体毛”,但打开科恩的个人网站,就会发现这位艺术家并没有特别关注性别这个话题,在他以往的作品中出现最多的关键词其实是“激光”。1993年出生的科恩大学时学习的是工程专业,毕业后开始从事自己喜欢的艺术,并试图把学校所学到的技术应用到艺术创作当中。除了一些结合3D扫描和激光切割创作的雕塑之外,他还发明了一种可以保留油彩质感的“激光绘画”(laser painting)法:他先为激光仪输入经过计算机处理的图像,然后将涂了几层油彩的画布放进仪器之中,激光仪就会根据图像一层层将油彩侵蚀掉,最后形成一幅绘画。

尽管科恩强调,“永久植毛”这件作品的初衷本同毛无关,而是想向人们展现技术的可能性,但我们认为他确实让毛发看起来更可爱了。我们在邮件上同科恩·弗里亚曼聊了聊这个项目、潮流对人们的影响和他的技术应用。

1489390548816015.jpg植毛后,Permanent Repilation I,永久植毛 1,30×19,5,木板丙烯,Koen Fraijman

创想计划:永久植毛(Permanent Repilation)这个想法最初是怎么来的?

科恩·弗里亚曼:要回答这个问题,我要先讲讲我的历史。我在大学读的不是艺术,而是工业设计工程,在荷兰的代尔夫特技术大学。

每个艺术家都有自己的一种技能或工具。由于我的教育背景同大多数艺术家不同,我使用的工具也同他们大多不同。最近我一直在尝试的是激光切割机,它本来是用来侵蚀材料的,而不是“涂上”新材料。而我找到了一种办法用激光切割机作画,可以叫激光绘画,这让我非常兴奋,想同人分享。但同时,一提到“激光”,大家要么是联想到什么科幻电影,要么就是“激光除毛”。突然我发现,我使用激光的这种方式其实有点反其道而行之:我在用激光增加东西,而不是消除东西。我觉得这挺有意思的,所以最后就出现了这个“激光植毛”,而不是激光除毛 。 

激光除毛基本可以用于身上所有地方,所以我可以选择任何身体部位。我选了阴户,向古斯塔夫·库尔贝(Gustave Courbet )的名画《世界起源》(L’origin du monde)这幅画致敬,这是不多见的描绘带毛身体的经典作品之一。除此之外,我发现阴户也是一种更有趣的视觉语言,比如,它比腿就有趣多了。然而我也有考虑把这个点子用在其他的身体部位上。

植毛前,Permanent Repilation II,永久植毛 2,30×18,6,木板丙烯,Koen Fraijman

这个项目是为了鼓励女孩们保留她们的体毛吗?

永久植毛(Permanent Repilation)其实是展现了一幅未来生活场景:十年或者二十年之后,“激光脱毛”早已变成了每个人的标准,而一旦这个标准确立了下来,就开始不断有人想要做点不合常规的事儿。我想,那时候可能就会有人后悔自己曾经被“永久脱毛”了。

对我来说,这个项目主要目的是展示技术在艺术应用中的可能性。我告诉大家:“脱毛”这个操作是可以被撤销的,只要我们用一点创造性来使用技术。好比纹身:纹身本来是无法去除的,但现在其实已经可以洗掉了。这都是新技术的功劳。

我相信我们应该更自由地去选择,不要过多地被潮流或者他人的观点所左右。但是对于你的这个问题,我要说:人们怎么解释我的作品都可以。就个人来说,我并不想鼓励人们保留毛发(但我也不反对),我想鼓励的是用更开放的态度去对待美的标准。

植毛后,Permanent Repilation II,永久植毛 2,30×18,6,木板丙烯,Koen Fraijman

针对这个项目,你收到过什么样反馈?能聊聊这些反馈吗?比如说我,我觉得这些毛发很可爱,让我很想摸一摸。

很高兴你这么想。朋友们给了我很多有趣的反馈,甚至有一个在脱毛 spa 工作的女孩儿想买一幅。另一个朋友开玩笑说:“这桃子画得可真好,奶奶爱你。”总体来说,他们觉得作品很酷很聪明。而对青少年们来说,它可能还是过深了,他们的注意力都在女性部位上,想不到别的。 

在网络上,它也引起了一些有趣地讨论,有关于毛发的,还有关于“阴道”的艺术史 。例如,有人提到了日本艺术家五十岚惠(Megumi Igarashi)。她因为备受争议的阴道艺术作品被日本政府逮捕了。显然,人们对满世界竖鸡巴(不管是厕所墙上的涂鸦还是巨型直立雕塑)的接受度可比阴道高多了。

植毛前,Permanent Repilation III,永久植毛 3,30×19,5,木板丙烯,Koen Fraijman

你在作品描述中说“除毛现在是一种潮流,而潮流一过,女人们可能就会想要回她们的小森林”。这是不是也挺悲惨的?因为我们只不过是被另一股“有毛的”潮流给统治了。

这个想法很有趣。假设有一天真的会有这种“有毛的”潮流,而“永久植毛”也可以在人身上实现的话。我把我的回答分成两部分:首先,我不觉得潮流本身是什么坏事,人们盲目追随它才是真正糟糕的。第二,我觉得那时候如果有植毛手术就太棒了,后悔做过永久脱毛的人就可以重新拥有毛发了。就像洗纹身一样。

植毛后,Permanent Repilation III,永久植毛 3,30×19,5,木板丙烯,Koen Fraijman 

作为一名男性,你觉得有什么像“除毛”一样约束你的事吗?

一般来说男性好像受到潮流的影响要小一点。个人角度来说,我没有任何除毛的压力。但相反地, 过去几年胡子在欧洲越来越流行了。我得承认,我有时候很想长出一脸胡子,但我的基因不允许。也许在未来,永久植毛也能帮到我?我是不是也被潮流左右了?

你在作品中使用的是真的人类毛发吗?从哪儿弄的?

你在视频中可以看到,我把木板上画的阴户放在激光切割机下面。激光将毛发烧到阴户上。这个过程中会散发出一种头发烧焦了的气味,而最后的结果看起来也非常真实。某种程度上,你可以跟伦勃朗的自画像当中的头发做比较。他会用笔刷背面在未干的颜料上剐蹭,制造一种真实头发的效果。

1489390530156575.jpg视频截图

在你目前为止的创作中,技术更多地是一种给你设定限制的挑战,还是更多地成为了一种方便创作的工具?

技术在我最近的一些作品中扮演的都是最重要的角色。就像我开始说的,我学习的是工程,我的作品里对一些现有技术进行结合、重新发明和改造,于是成为了一种新技术。我努力试图把大学里学到的技术技能和自学的艺术技能结合在一起。作品“红楼”(Red Building)和“波纹自画像”(Corrugated Plaster Self Portrait)就是两个很好的例子,在这两个作品里,我使用激光切割技术的方法是全新的。

DSC_9396_Fraijman_Edit.jpgRed Building III,红楼3,19.5×29.5,木板丙烯,Koen Fraijman 

谢谢你!

1489390528876274.jpg视频截图

科恩很想知道中国观众的反应,如果你对“永久植毛”(Permanent Repilation )有什么想说的,请在微博@CreatorsProject创想计划 或者微信(tcpvice)上给我们留言。

艺术家的个人网站了解科恩·弗里亚曼(Koen Fraijman),在这里观看“永久植毛”(Permanent Repilation)视频,(需要翻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