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完保罗·麦卡锡的 43 部影像,我感觉自己刚刚接受了《发条橙》中的疗法

画家在画室里,画家戴着一个小丑假鼻子和金色假发,画家没穿裤子,画家把番茄酱和美乃滋抹在画布上,画家尖叫,画家在经纪人办公室里,画家把桌上昂贵的艺术品摔成稀巴烂,画家放了个屁,画家问经纪人他的钱到哪去了,画家把锥形物顶在胯上并将画布戳出一个洞,画家拿着菜刀不停往自己手上砍,画家的手出血,画家听大鼻子的藏家吹牛,画家看着他们不说话,画家回到画室,画家唱歌,画家把衣服撩起来往盆栽里拉了一泡尿,画家和经纪人在一间屋子里,画家屋子外面排了长队,画家和进屋的男人握手,画家站在桌子上,画家让男人脱下自己的内裤,画家撅起屁股给男人闻,男人评价 “very nice”……这是录像作品《画家》(Painter)的基本剧情,画家的扮演者是一个名叫保罗·麦卡锡(Paul McCarthy)的艺术家,这远不是他最让人恶心的作品。

1524751969747670.jpg保罗·麦卡锡,《画家》,1995,行为表演、装置、录像、摄影,摄影:Karen McCarthy/Damon McCarthy,致谢艺术家与豪瑟沃斯画廊 © Paul McCarthy

北京木木美术馆正在展出保罗·麦卡锡从 1970 年到 2013 年所创作的录像作品,展览名为“无辜”(Innocence),主题海报上是电影《音乐之声》当中那位活泼勇敢的家庭教师玛丽亚,只是上下颠倒——就像被人抓住双脚倒挂了起来。进入 798 艺术区,沿着一路广告旗上纯洁的白雪公主的微笑走到美术馆门口,观众们会发现本次展览将从美术馆隐蔽的后门开始。这一切如同一个故意留下线索的整蛊游戏,在满怀憧憬地打开那个精心包装的礼物盒子之前,你突然从送礼者微妙的嘴角动作里嗅到了一丝危险的味道。要不是“展览只对 18 岁以上观众开放”的说明提前发出了警告,我倒真有兴趣在馆内带上一天,观察那些毫不设防的观众进入场馆后的表情变化。

1524751969343258.jpg保罗·麦卡锡,《水手的肉-水手的欢愉(2号)》(1975), 42:57,木木美术馆展览现场 2018,致谢艺术家与豪瑟沃斯画廊 © Paul McCarthy

1524751969441393.jpg保罗·麦卡锡个展“无辜”展览现场,木木美术馆,2018 © Paul McCarthy

保罗·麦卡锡长期生活在洛杉矶这座梦想之城,而他在那儿制造出了艺术世界里最让人反胃的画面。一些时候,艺术家把各种黏糊糊的东西弄得到处都是,并往自己的身体里塞东西;另一些时候,他带着面具,扮演成匹诺曹、小海蒂等美国儿童文学/影视中家喻户晓的人物,并借用他们的形象完成一系列歇斯底里的闹剧。他很精准地找到了“半流体”这种武器——不管是肉泥、巧克力酱还是美乃滋,那些粘稠的、界于液体和固体之间的东西只要不出现在合适的地方就能有效地引起观看者的厌恶。在 43 件影像的环绕当中,观众很难记清每一件作品,只要一踏出场馆,满脑子的裸体、尖叫、醉态和失心疯大笑就搅成了一团。但这似乎也不太重要,如同《发条橙》中的治疗法,观看过这些作品之后,那些象征着美国式“真善美”的符号已经同令人不快的生理反应发生了产生了联系。

1524751969371776.jpg保罗·麦卡锡与戴蒙·麦卡锡合作完成《WS,雪白公主-正片》,7小时,4屏影像,2013,摄影: Ryan Correll,致谢艺术家与豪瑟沃斯画廊 © Paul McCarthy

在二楼尽头交出手机、签下“生死状”,观众将得以看到主展厅那件长达七小时的作品《雪白公主》(WS)。这是白雪公主和七个小矮人的一次长达 7 小时的狂欢,四面墙壁投影环绕播放,而观众则可以倚靠在舒适的彩色床垫上观看这一切。各种视觉暗示在这儿轮番上演,白雪公主和小矮人之间令人发指的暴力与恶心的行径应接不暇。有趣的是,麦卡锡用恶心的场景来毁灭美好童话,而美好的童话扮相和布景却让恶心的场景显得不再那么恶心,就像给世界上最丑陋的一坨大便使用了美颜相机。

1524751969896081.jpg保罗·麦卡锡,《声之乐音(上下颠倒及倒放)》(2008), 2:54:41,木木美术馆展览现场 2018,致谢艺术家与豪瑟沃斯画廊 © Paul McCarthy

展览中我差一点漏掉了作品《声之乐音》,这部影像独立地位于三楼一个小展厅中,它和其他几件作品的表现方法也有明显的不同。这里没有扮演、没有面具、没有标志性的童话符号,也没有什么污秽的事情发生,保罗·麦卡锡只是把 1965 的经典电影《音乐之声》上下颠倒、从后向前播放了一遍,惹人喜爱的家庭教师、英俊的上校和可爱的孩子们立即变得荒唐可笑,如同一盆浇在热情和梦想上的冷水,简单而有效。它同“后门进前门出”的展览顺序一起表达了“颠覆”这个主题。颠覆童话,颠覆主流文化,颠覆美梦,颠覆艺术的高级表象,总之,只要你已满十八岁,就有权利想象一下世界的龌龊模样了。当然,“我们应该做什么来改变”是另一个问题,艺术家们从来不会回答这个问题。

在下方浏览更多展览现场图片:

保罗·麦卡锡,《家庭暴力》/《文化汤》(1987), 8:18/6:59,木木美术馆展览现场 2018,致谢艺术家与豪瑟沃斯画廊 © Paul McCarthy

保罗·麦卡锡,《肉糕(4号)序幕》(1974), 1:22:14,木木美术馆展览现场 2018,致谢艺术家与豪瑟沃斯画廊 © Paul McCarthy

保罗·麦卡锡,《长鼻子匹诺曹家庭困境》(1994),44:00,木木美术馆展览现场 2018,致谢艺术家与豪瑟沃斯画廊 © Paul McCarthy

保罗·麦卡锡,《长鼻子匹诺曹家庭困境》 (作品附属装置)(1994),木木美术馆展览现场 2018,致谢艺术家与豪瑟沃斯画廊 © Paul McCarthy

保罗·麦卡锡个展“无辜”展览现场,木木美术馆,2018 © Paul McCarthy

保罗·麦卡锡与戴蒙·麦卡锡合作完成,《WS,雪白公主-正片》(2013), 7:02:49,四屏影像,木木美术馆展览现场 2018,致谢艺术家与豪瑟沃斯画廊 © Paul McCarthy

保罗·麦卡锡与戴蒙·麦卡锡合作完成,《WS,雪白公主-正片》(2013), 7:02:49,四屏影像,木木美术馆展览现场 2018,致谢艺术家与豪瑟沃斯画廊 © Paul McCarthy

保罗·麦卡锡与戴蒙·麦卡锡合作完成,《WS,雪白公主-正片》(2013), 7:02:49,四屏影像,木木美术馆展览现场 2018,致谢艺术家与豪瑟沃斯画廊 © Paul McCarthy

1524751969934183.jpg

保罗·麦卡锡个展《无辜》将在北京木木美术馆展出至 2018 年 6 月 17 日。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