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昕用一套电子机械设备演示了如何在零重力环境下移动

地球上发生的一切都与重力脱不开干系,可以说,人类对整个世界和自我的认知都无法躲开这个根本的前提,他对我们的影响也许比我们所能想象的还要大。从 MIT Media Lab 研究生项目毕业的工程师和艺术家刘昕一直以来都对人类的自身体感、外界刺激和两者结合下触发的情感和体验感兴趣,并围绕它展开了一系列实验,她的最新一个项目设想了零重力环境下人们的运动方式。

1514366772286671.jpgOrbit Weaver-BODY,本文全部图片均由刘昕提供

刘昕发明了一套名叫“Orbit Weaver-BODY”的电子机械设备,它可以向着目标物体发射一个具有吸附力的前端,依靠拉线的牵引力,把自己拖向目的地。在地球人听起来,这是一套锦上添花的“超人装备”,但假如我们生活在引力极小的月球上,它有可能会成为人们不可缺少的移动设备。不久前,刘昕身着“Orbit Weaver-BODY”,在零重力环境下完成了一次表演:她成功地把自己发射了出去!我们和她聊了聊这个装备,同时也不禁思考:未来出生在宇宙中其他重力环境下的小孩,会同我们经历一样的喜怒哀乐吗?

1514366773297018.jpg刘昕在零重力条件下完成了表演

创想计划:Orbit Weaver-BODY 的概念很像科幻片中的超能力人!它的设计初衷,是为了让人们在零重力的环境下更好的移动吗?

刘昕:与其说是“更好”地移动,不如是说在零重力,三维空间下全新的可能性。这个概念来源于我幻想自己在无重力的环境中的行为,有点类似编舞。第一个场景时间里,身体(在我的想象里)是漂浮,悬浮的。那是最直接的,无重力,无牵绊的状态。但下一个时刻这个身体就必须要开始运动了。如何运动呢?我的直觉反应是双方需要连接,建立关系,所以身体和目标的位置之间要搭一条线。想到这就很自然的有了这个类似于蜘蛛运动,吐丝回收这样的运动机制。

据你所知,现在的航空工作人员在零重力环境下是怎么移动的?

目前在ISS (国际空间站)宇航员在是直接拉在舱内表面的各种把手和横梁。因为本身运载大型结构上天的难度就大,所以目前ISS都很节约内部空间。墙壁几乎都是伸手可碰的。如果是在ISS外的太空行走,宇航员同时依托舱外把手以及喷气推力设备。

1514366772373654.jpg

能具体介绍一下装置的工作方式吗?

OW-BODY是一个具发射,拖拽,回绕拉线功能于一体的穿戴式电子机械装置。在零重力环境下,装置射出的拉线前端会附着在目标表面(目前是用磁力)。附着成功后,在身上的线轴回绕,收回拉线同时把佩戴者拉向目标方向。

1514366773521679.jpg

如果在地球重力环境下使用,会出现什么效果?

射出的拉线首先会做抛物线运动,所以不会完全按射出方向运动。就算是前端附着到目标,由于重力下一般人的质量很大,OW-BODY的动机是拉不动的,前端在大拉力下也可能就脱落了。

测试时有没有发生过危险?

有时候发射速度太快,砸到其他的瓶瓶罐罐。危险到没有,整个设备是在全部结构数值都计算后才制作的。

1514366774330231.png

能否在具体讲讲这次在 parabolic flight 上进行的零重力表演?

这次的parabolic flight (抛物线飞行)是由 MIT Media Lab 的 Space Exploration Initiative 支持完成的一次表演。“抛物线飞行”是利用高性能失重飞机做连续的开普勒抛物线飞行,在下降过程里会有15秒左右近乎自由落体的时间。由于飞机和机内的物品同时自由落体,所以相对关系下是零重力的环境。很特别的体验,第一次进入零重力时段,舱内所有的东西突然开始飘浮,是理智上可以想象但身体感知完全不可预知的体验!

1514366793922033.jpeg刘昕最近完成的水下条件移动实验

你的个人网站上呈现的作品多种多样,能否介绍一下你的研究/创作兴趣?

我对人的自身体感、外界刺激和两者结合下触发的情感和体验很感兴趣。作品媒介我习惯于基于科学、技术本身的语言进行创作,或者利用很多技术手段去达到特定的体感效果。因为也比较在意作品本身的挑战性,所以会尽量尝试不同的媒介:眼泪分析,虚拟现实,穿戴式设备,合成香料……

CN1A0143.jpgHappiness Spa

比如我在波士顿美术馆的一个表演叫做 Happiness Spa。这个作品本身是一个仿照 spa 的概念,我们希望给体验者“注入”快乐。在大多的认知心理学实验里,被试者往往需要被“调整”到某种状态:比如为了让被试者“平静”,实验流程里会要求被试看三分钟火车缓缓运行的视频;或者为了让被试者“紧张”,实验里可能会模拟一个求职的演讲环节。有意思的事,即使被试知道求职环节只是一个表演性的行为,但“紧张”的情绪是自发的,不可控制的。这让我有了“注入”快乐的想法。因为我和我的 art collective 被邀在美术馆的资助人宴会上表演,我们决定与其费力博人一笑,我们直接把快乐灌进他们脑子里吧!

Orbit Weaver 也是有情绪性的。身体对重量的感知和情感很相近,比如 “my heart sank” (我的心一沉)。无重力的状态对我而言是自由和孤立的一个结合。之后这个作品还会进一步发展,在隔离(isolation)和连接(connection)之间找到一些出口。具体的下一步计划目前还保密,但是会飞得更高一些。:-)

谢谢你,刘昕!

1514366774657449.jpg

在刘昕的个人网站上了解更多。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