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佳玉让东八时区的小溪在泰晤士河边流淌

将冰山搬到三亚让伦敦刮起来自中国城市的风,艺术家刘佳玉喜欢用技术手段,让不同地域之间的自然原素相互交流,给人们带来一些时空错置的梦境感受。通过最新作品“河边”(The Riverside),刘佳玉在泰晤士河边重现了流经中国长城的小溪。

1517370001417530.jpgThe Riverside,刘佳玉,2017,摄影:James Medcraft,本文全部图片与影像由刘佳玉工作室提供

“河边”(The Riverside)装置由真实的河床雕塑和“流经其上”的虚拟溪水组成,逼真的水波反光在溪水表面弹跳,同步反映着八个时区之外的日光与月光变换。为了完成这件作品,刘佳玉和团队首先在北京找到了一段流经长城的小溪,截取了其中一段,并对河床进行 3D 扫描,然后以此为基础,使用 Houdini 软件创建流体模拟素材。水流的模拟被分割成不同层次的粒子,同河床的 3D 模型一起输出到图形化编程软件 vvvv 中,再使用多种动态图形技术进行处理,由此完成了“溪水”部分。与此同时,刘佳玉根据同一段小溪河床的 3D 模型制作成混凝土雕塑,摆放在泰晤士河边。最终使用6台高清投影仪,将溪水投影在河床上,重现了流动的小溪。

The Riverside,刘佳玉,2017

“投影应用了亮度积累图的技术来实现覆盖亮度均衡,并使之于雕塑复杂的边缘交叉混合。其本身则由一套基于 RULR 工具组的独有工具制作而成,同时导入 vvvv 并应用于不同的投影机输出。一个由时钟控制的系统参数可以根据北京河边所在的日月位置实时更改与之相应的河面光照反射动态投影,从而使观者在零时区的场域下感受来自东八时区的自然状态。”刘佳玉这样介绍作品的关键技术部分。

1517370000369278.jpgThe Riverside,刘佳玉,2017,摄影:James Medcraft

流水孕育文明,因而也成为世界各地不同文明的象征,The Riverside 通过“流水”的隐喻,实现了不同文化在技术时代的相互交流,并用一种美丽和引人联想的形式呈现出来。“在这条缝隙里流动着不同时空场域的河边行走,我们重新思考着文化的穿梭流向并感受着其中的湍流不息,”刘佳玉说。2017 年 11 月,这件作品曾在伦敦 Watermans art centre 的 Riverside Gallery 展出,也正是这个位于河畔的艺术空间启发了这件作品,我们跟刘佳玉进一步聊了聊她的创作思路。

1517370000804863.jpegThe Riverside,刘佳玉,2017,摄影:James Medcraft

创想计划:能否介绍一下你现在正在做的事情?

刘佳玉:之前就一直在做这件作品的后期工作,今年要准备一本新媒体艺术装置相关的书,所以不太会有比较大体量的艺术作品,争取把更多的时间留出来研究学习以及拜访更多的相关艺术家和实验室。

作品 The Riverside 让我想到你的毕业作品《隐形之内-来自中国40个城市的风》,你的作品经常使用自然元素和穿越时空的概念,这是你一直以来的兴趣点吗?

是的。数据记录与组成万物的流动,包括人与数据本身,但它亦是可以被人为的查找提取以及重复改变,因此人与数据之间的关系,衍生为自然与虫洞的概念则成为了我一直感兴趣和探索的方向。

1517370402255557.jpg作品 The Riverside 所在位置

介绍中提到“两条河流”,能具体介绍一下吗?

第一次去艺术中心看场地发现紧邻泰晤士河是这个空间很重要的特质,而水在文化系统中象征着精神文化和人类的活动方式并影响着人类的意识和思想。

泰晤士河贯穿伦敦,在生活中人们口语化提及泰晤士河不会用“The River Thames”而是常用“The river”(那条河),所以我就想在这个特定场域的展览空间内用同样具有代表性的东方元素呈现出不同地域状态的拼贴与置换。大家可以在影片的开始看到:穿过长城的小溪与流经画廊外的泰晤士河。

1517370000492307.jpgThe Riverside,刘佳玉,2017,摄影:James Medcraft

这件作品是如何展示的?

长8米,宽3.5米的不规则曲面混凝土雕塑紧邻河边安置,表面映射与泰晤士河同样自西向东的河流则由6台投影机吊挂完成。

作品中的水流真的会实时反应东八时区的河水状态,不会重复吗?

对,但更重要的是在作品中根据日月交替从而在水面反射出颜色以及方向的微妙变化,河流的运动状态在一天当中不会非常明显,但时间却给了我们另一个观察河流的维度。

1517370402722246.jpgThe Riverside 河床部分的设计和制作过程

1517370000469112.jpegThe Riverside 河床部分的设计和制作过程

作品创作时最困难的地方在哪里?

作品的想法虽然很快但寻找小溪是最困难也是最重要的地方,由于后期要用houdini根据真实沙床来模拟生成水流,所以找到可以截流改道施工并加以3D扫描且短长度内变化丰富的流段非常不易,由于当时我在伦敦,所以只能通过卫星地图来定位小溪的流向以及不同宽窄的部分,再让助手去坐标实地勘察然后反馈给我,后来开车已经找不到就徒步翻山越岭,幸好他是男孩子,最终我们找到了它 —— 整件作品制作的开端。

1517370001926456.jpgThe Riverside,刘佳玉,2017,摄影:James Medcraft

这件作品让我想到了teamLab的“水粒子的瀑布”,在这件作品的特定版本中,瀑布的投影会经过真实的石头,看起来就像是真正的流水。能不能从你的角度说说两件作品的不同之处?

哈哈,我在做研究的时候也看过那件作品。我有个好朋友他之前在 teamlab 也参与了这个瀑布的编程部分,在这件作品上他也给了我很多帮助,刚好这个问题我可以回答。

在大体技术开发和表现手段上并没有很大的差别,他们用 3ds Max 动画投影在实际扫描的石头上,我们用 vvvv 实时渲染投影在与扫描的石头一样的雕塑沙床上,但也是因此,他们的细节会更丰富。虽然他们人数众多,但我特别开心和幸运的是可以请到 Kimchi&chips 的Elliot为这件作品编写曲面投影 RULR 工具组。

我想最大的不同是在概念上吧,相比较看起来像是真正的流水,我更希望给予观众的是两条河流所带来的地域穿梭感。

1517370000505703.jpgThe Riverside,刘佳玉,2017,摄影:James Medcraft

你是怎么开始对“数据可视化”这个领域感兴趣的?它听起来是一个很枯燥的名词,但是你的作品总是能为之赋予诗意。

在念书的时候这是课程的一部分,但专业的数据可视化更倾向于 MIT Senseable City Lab 那种理性且具有一定的功能分析性。然而在我的表达中则更希望通过数据与编码的采集重组与呈现可以打破常规,为观众带来一种感性的认知。

说到文化,许多在国外求学的中国学生都在寻求表达中国和东方的文化,常常利用水墨或者传统音乐之类的素材,而你的作品里很少直接运用这些元素。能聊聊你对“个人文化身份”的理解吗?

对,但其实这件作品中也加入了水墨晕染的气泡雾面效果来形成中间值。对于个人文化身份,我觉得更像是自身的属性,当你出现的时候,观众就会自然的铺捉到,你自身所有的一切都在呈现你的文化身份,不需要刻意的规避也不需要直接的表达。

1517370001464595.jpgThe Riverside,刘佳玉,2017,摄影:James Medcraft

还有什么其他想要分享的吗?

这是我第一次运用投影来完成作品,尽管还有很多不足,但是非常感谢在这6个月中所有帮助过我的朋友以及全体工作人员的努力。

谢谢你,刘佳玉。


刘佳玉 2014 年获得了伦敦皇家艺术学院的艺术硕士学位,专注于艺术、设计和技术领域的交接点。在刘佳玉的个人网站上了解更多。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