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呈现 | 黑白城 LA CITÉ—— Stéphane BALAGNA 漫画手稿展

第一次看见 Stéphane Balagna 的一摞漫画手稿的时候,我简直不能相信自己的眼睛。社交网络限制了我的想象力,让我忘记了真实生活中还有不为展示而存在的创作。Stéphane BALAGNA 是一个生活在北京的法国人,70 年代出生,大学时在巴黎七大学汉语,之后的大部分时间,都在巴黎和北京教法语。自从几年前我在法语学校认识了 Stéphane 之后,就一直知道他在业余时间断断续续地画画,也知道他曾经在台湾做过两年的插画师,但这一批手稿我之前从未见过。

1560506052380047.pngCosmic Trip,第3页,Stéphane Balagna,2005,©️Stéphane Balagna

这是一些典型的欧洲图像小说的手稿,来自 Stéphane 一部未完成的漫画《Cosmic Trip》。手稿完成于 2005 年,全部都是 Stéphane 利用业余时间画的,已经在文件袋中躺了十几年。那几年,他开始构想一个未来世界的故事,写了一部小说,并画了漫画的第一章。这几张完成的画面干净、精细,用惊人的细节和清晰的线条勾勒出了一个繁忙生动的超级大都市。跟 Stéphane 聊过这部漫画的故事之后,我发现这并不像我所想象的科幻漫画那样,聚焦于技术的发展或者对当下社会的讽刺,而是借助一个丛林般的未来城市,描绘生活在其中的人的故事。

《Cosmic Trip》的主角 Dubb 可以算一个退伍的特种兵,年轻时惊心动魄的生活结束后,他隐匿到这座城市复杂的人群中,过上了平凡的生活。这个人物显然带有自传性质,传递出作者 Stéphane 自己对于匿名生活的渴望。“城市给你匿名的权利,让你可以消失在人群中,”他说。他的作品也一样,存在于在密布的信息网络的缝隙中,在这个巨大的世界里占据了一沓画纸的体积。

1560506049688922.jpgCosmic Trip,第4页(局部)Stéphane Balagna,2005,©️Stéphane Balagna

当我问他为什么没有继续追求漫画事业的时候,他谈到了年轻时在创作上经受的挫败感,但同时提醒我,他从未停止过画画,也不会停止。我不禁开始反思,我们对于创作者的定义似乎一直局限在“成功与否”的狭小框架之中,实际上在这个框架之外,还有大量的创作产生,它们对于作者本人的意义并不因为观众的多少而有所减损。

因为这一组手稿本身足够精彩,因为如此程度的 old school 漫画手稿如今也十分罕见,也为了鼓励哪些愿意在任何情况下继续创作的人们,我们将于 6 月 22 日在 VICE 中国第三期“呼朋唤友计划”之际,呈现 Stéphane Balagna 的展览“黑白城 LA CITÉ”,并在6月21日晚举行一个小小的开幕,如果你想跟 Stéphane 当面聊聊,欢迎在开幕时过来。届时,我们将把空间变成一个城市街头角落,在其中展示 Stéphane 这一组手稿和人物设计草稿。

接下来,我们同 Stéphane Balagna 聊了聊他的创作想法,他喜欢的漫画,以及他是如何对待自己的创作的。

img-301190731-0001 copy.jpgCosmic Trip,第7页,Stéphane Balagna,2005,©️Stéphane Balagna

创想计划:此次展出的手稿大多来自你的一部未完成的漫画,叫《Cosmic Trip》。它讲了一个什么故事?

Stéphane Balagna:《Cosmic Trip》讲的是一群经过了身体改造的前政府雇员的故事。这些人退休后做起了公共汽车司机一类的工作,隐瞒身世生活在普通人之间。但是由于担心过去的事情泄漏,政府开始有组织地暗杀这一批人。但这不是一个关于政治的故事,不是一个反乌托邦的世界,更像一个悬疑故事。

在这之前,我还写过一个故事叫《L’homme Sucre》(糖人),是一篇小说,没有发表。现在我在写另一部漫画的剧本,叫《Dubb》。这三个故事在情节和人物上都是相连的,Dubb 是其中一个主要人物的名字。同时我也做点音乐,有的歌词也和这个大的故事相关。这三部故事之间有点像平行世界之间的联系。

总体来说,漫画的主题关于人类,以及性,金钱,权力等。

故事发生在哪里?时间设定是什么时候?

《Cosmic Trip》发生在地球上,时间是2150年,一个近未来。我不想把它设计得很远,因为它还是一个现实的写照,不是幻想故事。所以,那个时候,我觉得还是有国家存在的,甚至格局跟现在都没有太大的变化。

你还记得是什么时候画的吗,用了多长时间完成了这些内容的?

这些是 2005 年我在巴黎的时候画的。总共用了多长时间我有点记不清了,可能几个月吧。

1560506050375119.pngCosmic Trip,第2页(局部)Stéphane Balagna,2005,©️Stéphane Balagna

能不能说说你画画的步骤?

构思一部漫画的时候,我会先开始想情节和人物,人物经常有自传性。他会经历爱情,死亡,这些人人都会经历的事情,所以更重要的是如何去讲述。

画每一页的时候,先拿一张比较厚的小纸,用铅笔打草稿,反复修改,之后把草稿扫描放大到A3,再在拷贝台上拿A3的画纸描出线稿。有时候A3纸太大不好操作,我也会把纸切开一部分一部分完成。这次展出的还有几张用photoshop处理过的稿子。但是原文件早就没了,只留下了当初打印出来的测试。

Untitled-3.jpgCosmic Trip,第4页从草稿到后期处理文件,©️Stéphane Balagna

这些画面非常精细,感觉特别需要耐心。你画画之前会做什么事情让自己平静一下吗?

不会,用不着,只要想画就能画下去。

你早期也画过一些上色的漫画,还有一些丙烯绘画,但后来好像就只画黑白的了,为什么呢?

对,我更喜欢黑白,因为简单有效。我也喜欢色彩,但是要很小心,因为彩色有更真实的质感,我不想让我的视觉这么现实。这就像是在想象当中,寻找一个你自己的现实,但是不强迫别人把它看作是现实。我不喜欢特别高清质感的画面,好像在强迫你接受这个故事,这样就没有想象的余地了。因为如果我是观众的话,我的眼睛不只是用来看的,它也要创造,你把所有的东西都画出来会妨碍我作为读者的创造性。如果只是把真实的东西记录下来,不如去拍照片,而照相机上的按钮,猴子也可以按。就像读一部小说,没有任何视觉呈现,但你能看见很多东西。

在漫画中我要讲一个故事,不只是关于视觉的。所以视觉也要为故事服务,有效传达出故事的气氛最重要。黑白比较有力,但是必须要画好;色彩也可以很有趣,但是也需要画好。

你在画漫画的时候比较重视的是哪些方面?

对比、镜头,动作,节奏、神态。就跟拍电影一样。

1560506050674636.pngCosmic Trip,第3页(局部)Stéphane Balagna,2005,©️Stéphane Balagna

你出生在巴黎,生活在北京,之前去去旅游或者短暂居住的地方也都是大型城市。你的漫画也都在描绘城市,对你来说城市生活为什么这么有魅力?

在城市里,你拥有匿名的权利。也就是说,假如你希望消失在人群中,没有人认识你,你就能做到。但是如果在乡村,所有的人都相互认识,你就没有办法消失。

我最感兴趣的是人,城市里,尤其是大都市里潜伏着各种各样的人,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故事。

对我来说,乡村的自然美景是一些没有用的理想,不触及实质。我每天对着我家窗外的城市夜景就会感到充满灵感,这(城市)是人类的创造,充满活力!我在乡村是没法得到灵感的,跟母牛呆在一起,我会烦死的。

你画面中的城市景观设计有没有受到特定城市的影响?

我出生在巴黎,我爱这个城市。但是对我影响最大的城市是北京。我 95 年第一次来到北京,当时是来旅游的,现在我在北京生活的时间加起来超过十年了,这是我的第二个城市。我喜欢北京和巴黎之间巨大的差别,他们完全不一样。不像上海,上海市区的树和巴黎是一样的。

我画的城市、楼房、汽车,来自我以前看过的各种东西,都在我脑子里。每个人都会受到来自外界的影响,不要盲目地强行拒绝,这没有用,没有人是独一无二的。

1560506050572128.pngCosmic Trip,第7页(局部),Stéphane Balagna,2005,©️Stéphane Balagna

再说说你小时候吧,你是怎么开始画画的?你也没读过艺术学校吧?

没有。我从很小就开始画画。我妈妈给了我很多支持,她给我笔和纸,这就够了。

影响过你的漫画家、艺术家都有谁?

很多很多。其实有很多古典绘画有影响到我,比如画《梅杜萨之筏》的泰奥多尔·籍里柯,雅克-路易·大卫,埃贡·席勒,古斯塔夫·克林姆特,印象派等等。主要是他们的风格,他们对人类的描绘,不是画技方面的,我不画油画。

最重要的是奥诺雷·杜米埃(Honoré Daumier),他有一些版画,讽刺画,素描都很棒,还有古斯塔夫·多雷(Gustave Doré)。

漫画家的话,莫比斯(Moebius),当然;还有雨果·普拉特(Hugo Pratt)、Juan Gimenez(《合金男爵》)、恩基·比拉(Enki Bilal),雅克·塔蒂(Jacques Tardi)。

还有雅克·勒布(Jacques Lob),是我妈妈的表兄弟,也就是我的叔叔。他是《雪国列车》原著漫画的剧本作者,也是安古兰奖最早的参与者之一。

日本的漫画有《阿基拉》,还有寺泽武一。当然还有来自电影,音乐的影响。

雅克·勒布(Jacques Lob)是你叔叔!

对,但是我没见过他很多次。

1560506050520802.jpgCosmic Trip,第11页(草稿),Stéphane Balagna,2005,©️Stéphane Balagna

你从前也是想做的漫画家的,为什么没继续呢?

因为我曾今认识的人给了我很多打击。我不太会“卖”自己,这让我很受挫。再加上风格的转变,电脑绘图的介入……这不是我的风格,我不想适应我觉得不美的东西。

不过我从来没决定停止,一直在用这样那样的方式继续。我可能只是没再走做作品、出版的道路了;但我现在还在画。这是我的表达方式,对我来说,只说话是不够的。

那你想要把作品给别人看吗?这些作品即将在十多年以后第一次被人看到,你感觉怎么样?

一直都想给别人看。虽然我很害怕,很紧张,但是我想给人看。我希望他们喜欢,我害怕他们不喜欢。这个行为很危险,人们的反应可能会让我受伤。

所以对这次展览,我感觉很复杂,但同时也受到了鼓励。

1560506052268466.jpgCosmic Trip,第8页(草稿),Stéphane Balagna,2005,©️Stéphane Balagna

你也没想过使用一下社交网络之类的工具来推广一下自己的作品?

我开始想过,我本来有在用 My Space的,后来它没有了,新出来的东西我都搞不懂,再加上我又换了生活的城市,所以我就没有继续再搞那些,太烦了。但画画是画画,没有这些一样画画。

你怎么看自己的身份?你认为自己是艺术家吗?

我是一个巴黎人。艺术家是一部人的工作,他们通过一些有钱人来赚钱。但艺术是另一种语言,我们都有的语言,一定要多使用生活这个工具。

艺术是人类特有的,人类是创造者。你可以做一只特别普通的小蜜蜂,不用想别的,大自然告诉你做什么就做什么。但是人类不是蜜蜂,我们建立起自己的社会,是因为我们有感情,我们想太多,我们脆弱需要保护。人类做的蠢事都是来自于害怕和恐惧,只有哲学能帮助我们,艺术也是哲学。

1560506052614789.jpgCosmic Trip,第16页(草稿),Stéphane Balagna,2005,©️Stéphane Balagna

你看现在的新漫画吗?

很少,除非有人拿给我看。有的不错,也有挺差劲的。现在大家好像都很喜欢那种天真、简单的绘画风格,把对话弄得很深刻。这种风气可能盛行了近十年了吧,在法国也是这样。这也没什么不好,但如果成为规律或者浪潮,我就不太喜欢。以前我们有更多选择,更多想象力。

那你觉得是不是有一个已经过去了的“黄金时代”?

不是不是,也没有什么“黄金时代”。对我来说现在这个时代很好,对我来说可能比较困难,但是很好。你知道吗,总说“以前好”,这太容易了。

如果有人给你钱让你画一年的画,你愿意吗?

那当然了,非常乐意。但是我可能还会去上课,因为我喜欢表演,站在舞台(讲台)上,就像一个漫画或者电影里的人物一样。我不会停止的。但是有人要给我钱的话,那太好了。

正经地说,这意味着你要有一个目标,要有纪律性,要接受挑战。这都是积极的。

还有什么想说的吗?

我为不会再害怕去为我的才华和我的愚蠢而感到骄傲。但这是最近几年才感受到的,我觉得,也不要盲目地谦虚吧,这对自己有害。我漫画里的暴力是从这里来的。

谢谢你,Stéphane!

1560506049354256.pngCosmic Trip,第7页(局部),Stéphane Balagna,2005,©️Stéphane Balagna

“黑白城 LA CITÉ—— Stéphane BALAGNA 漫画手稿展”将于6月22日在VICE中国北京办公室展出,6月21日晚8点将举行小小的开幕,如果你想跟 Stéphane 当面聊聊,欢迎在开幕时过来。

同时,6月22日在VICE中国北京办公室还将举办第三期“呼朋唤友计划”。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白家庄路3号白家庄写字楼A座。

1560504752702995.gif

80f53663gy1g3w47fu8rhj20u01d91kx (1).jpg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