松田 K:AI 让我们变得更快,但省下来的时间去哪儿了?

常居英国伦敦的松田 K 既是一位在交互界面领域工作的设计师,也是一位短片导演,两年前他的那部《Hyper Reality》短片呈现了一个游戏化的未来 AR 世界,给我们留下十分深刻的印象,今年,松田 K 完成了一部 VR 短片新作 《MERGER》,把他的最新思考融入了一段 4 分种精彩叙事当中。

昨天,《MERGER》在 VICE 中国首发,上周末他应北京歌德学院的邀请来到北京带来了一场充满启发性的讲座,也在CHAO进行了短片的中国首映。在这部短片,我们看到一名精英白领在 AI 控制的大企业中苦苦求生,尽管她聪明强大,不断鼓励自己保持良好心态,提高工作效率,但依然力不从心,最终她做出了一个改变人生的决定。

《MERGER》,松田 K

松田 K 用这个紧凑的故事为我们呈现了未来的某种可能性,这比好莱坞的灾难大片还让人忧虑,因为它看起来真的有可能发生。像《Hyper Reality》一样,《MERGER》让人对科技的发展产生反思——并非针对科技发展的速度,而是反思科技对人们的价值观产生了怎样的影响;同时,短片也展示了流畅、严密的人机交互界面。

松田 K 在北京期间,创想计划对他进行了采访。这段采访让我们重新理解了 AI,也意识到正当人们担心“机器变成人”的同时,人正在变得越来越像机器。松田 K 还介绍了人机交互界面的历史和未来,以及埃隆·马斯克的团队最近正在研究的一种植入大脑的“神经织物”(Neural Lace)。这一切都在短片《MERGER》当中有所体现。

在上方观看短片,或者在优酷观看全景视频,在下方阅读访谈。

Screen Shot 2018-11-22 at 2.56.44 PM.png《MERGER》截图

创想计划:最初你提到这部片子和 AI 有关,看完片子之后,我发现你所说的AI,跟我所想象的那种有自我意识的 AI 不是同一个东西。

松田 K:没错。我想,在阿西莫夫(Asimov,科幻作家)的作品里,他本来的想法是用有自我意识的机器来讨论什么是灵魂,什么是人,有什么是人的意识所特有的,意识能不能够复制这些问题。从那以后,电影、科幻等作品中关于 AI 的想象,开始集中到“自动化的机器人想要成为人”这一点上,好像它们的最终目标就是要成为人——我觉得这个想法还挺自大的。

我甚至有点不想用 AI 这个词了,因为这个词的定义太过模糊,人们都可以加入自己的想法。

我们先忘了AI,来考虑一下“自动化”这个概念,就是把事情交给机器自己去完成。我有一些需要处理的材料,也知道预期目标,我希望可以计算机可以帮我完成,这就是自动化。

我想,人们对于自动化的恐惧,大多来自于担心它会毁灭人的工作。这个事情人们已经担心了一百多年了。第一次工业革命期间有过许多抗议活动,要求减缓技术发展的进度,很多人不得不开始学习其他的工作技能。那时候被机器取代的工作主要是制造类的,但是现在,自动化已经可以参与管理、行政、决策等领域的工作了。在这些事情上,AI 还比人类更有效率,因为它没有偏见、不会死亡,还可以持续进化。其实不应该说没有偏见,因为显然它是根据人类最初输入的数据来工作的,但是这个偏见是系统层面,而不是个体层面的,所以应该说它潜在的反腐败能力更强。

想象一下,如果你的工作师管理时间、金钱的投入,分配工作,确保一个公司能利用一定资源达到特定目标目标……自动化可以在不远的将来替你做这份工作。

在这种情况下,想象一下《MERGER》里出现的公司架构图表,从董事会到 CEO 再到基层员工,里面有一些可以被自动化程序替代。还是有人在的,有人给 AI 下命令,有人听命于 AI(自动化),一个企业成为了人与 AI 的混合物。虽然仍然有人,但是人已经看不见整个企业的全局了。

Screen Shot 2018-11-22 at 2.57.40 PM.png《MERGER》截图

今年三月,美国一辆 UBER 自驾驶汽车在路上撞死了一个行人。和从前的机器不一样,你没办法去检查哪里出了错,也不是修正一个代码就等解决,因为这是自驾驶汽车通过数据学习做出的决定,是一种训练的结果。(当时很可能是因为汽车对“前方物体”是什么的判断出了问题,接着对其行动路径的判断也出了问题。——编辑注)即便是自动驾驶这样可控的技术,你也很难追踪其中到底发生了什么,如果上升到企业层面,那是很多不同部门、自动化程序和人共同工作,根据数据自动做出各种决策,相互发出各种命令……慢慢地,整个企业就会发展成另外一个东西。所以对我来说 AI 不一定会“想要”变成人,它们“想要”变成企业会更自然一些。 

所以这个“自动化”看起来像是一种生命,你可以说它是一种生命。但是我不知道它有没有智力,不过肯定没有意识。

你觉得这是一定会发生的事情吗?

不是,我的很多的作品都是在从某种已经存在的趋势或者想法开始的,抓住它,把它放大,再放进未来之中。我不知道我们能不能避免这个未来,我是一个设计师,我关心的是我们人类想要什么。通过这个短片的描绘,我希望刺激人们思考未来有可能变成什么样。

我们到现在还没有好好讨论过《MERGER》里面的这个角色,以及她的世界观。可以看出来,她是一个企业管理人员,是精英,她聪明、强大、思维敏捷,工作负责、效率高。即便这样,她也觉得觉得每天的工作变得越来越难以应付,需要越来越努力,不只要同人竞争,也要跟 AI 竞争。自动化已经在发生,工作已经在减少;我觉得我们并不能阻止这个趋势,而是我们得研究出其他的系统来制约它。

Screen Shot 2018-11-22 at 2.56.02 PM.png《MERGER》截图

为什么不是让 AI 代替人类工作,把我们解放出来?

这是个好主意。有一个电影很有趣,讲的是在美国大概 1920 年代,人们把所有的工作交给机器人来做,而我们人类可以去创造艺术,跟朋友家人呆在一起,去创造新科学……但是这没有发生,一百年之后,人们比以前更努力工作了。而且现在,我们还发明了很多新的、没有意义的工作来让人来做。人们甚至都不相信自己所做的事情,不相信自己的工作对社会能有什么贡献。这是经济发展的结果,要是没有解决方法事情就会越来越糟糕。……所以,我当然同意我们可以用系统来帮助自己彻底从工作中解放出来,但是怎么去实现,是很难的。

总体而言,你对未来是乐观的吗?

我想我一开始做这些东西,就是出于一种矛盾的情绪,因为我看见了技术很多不同的方面,有的很危险。我不相信任何命运。我是一个设计师,设计师相信人创造未来。如果我们对未来有更好的理解,知道未来会有哪些可能性,然后充分地讨论,搞明白到底想要什么,那就有希望创造一个更好的世界;如果我们对自己的需求置之不理,或者完全交给华尔街,那就可能就不会。

最初,是什么契机让你决定做这部电影的?

我一直对大企业的文化感兴趣,比如我发现他们经常使用一些奇怪的词汇,好像说的是另外一种语言,每件事都可以按照某种特定的套路去做。其中我尤其感兴趣的是“工作效率”这个概念。我不知道中国怎么样,在美国,有一系列围绕“工作效率”的运动。这想法本来挺好的,让你用少一点的时间完成工作,这样就有时间来做别的事情了。于是有人专门写书,教别人“如何 Hack 自己的人生”,过上更有效率的生活。

有这么一个哥们儿,Tim Ferriss,是这个领域很有影响力的一位作者,教人们如何优化一切。网络上也有一群人为此着迷,他们写博客做笔记和总结……《MERGER》里面不少跟这有关的对话都是直接是从那些博客里面拿出来的。然而,到最后,人们并没有得到更多的时间,只是做了更多的工作。更有趣的是,Tim 因为这套理论和方法受到欢迎,而开始四处演讲等等,并没有时间和家人在一起,最后还离婚了。他发现自己是错的,于是又出了一本书说上一本的说法是错的。

这其实这个想法很正常,因为“生产效率”一直跟我们的社会发展相联系。技术也是一直被要求更快,更有效率。我们就是希望越快越好,但是却没有问问为什么想要这样。《MERGER》里面的这个角色,她完全被“工作效率”给抓住了,希望一切效率最大化,甚至在自己的感情关系里也套用了这个逻辑。

所以她希望能更接近网络,慢慢发现自己的身体根本就是一个负担,是一个分散精力的东西。最后她决定要跟整个网络融合,因为她觉得“人”的部分已经不再重要了。

Screen Shot 2018-11-22 at 2.58.51 PM.png《MERGER》截图

还有这么一种趋势。现代人热衷于追踪自己的个人数据:今天吃了什么,花了多少时间工作,睡眠质量如何、深度睡眠多长时间、走了多少步……有各种各样的 app 来帮你监控数据,有 AI 系统来帮你来记录,提醒你做什么。人们说着“加强对自我的控制”,但实际上把控制权交给了机器。短片里,她想达到对自己的完全控制,一方面来说,其实完全失去了控制。

你提到这是美国的趋势,那么在英国和其他欧洲国家,你有没有发现类似地趋势?

我觉得这更加像美国的价值观,我也在那边生活了一段时间。欧洲国家传统上还是希望保护人们的私人时间,有法律保障人们下班以后可以不回邮件。法律手段也是对抗技术失控的一个方法。

你自己的工作起来是什么样的状态,你是工作狂吗?

哦,我也是超长时间工作的,这让我觉得很有负罪感的。虽然说我是为自己工作,工作的动力和片中人物不同。作品表达的是对社会的反思和批判,我自己当然也是其中一员。我看到在人们的心目中,“生产效率”的价值开始超越生活本身,人们追逐变得富有,但生活正在变差,大家也并不开心。

为什么把主角设定为一个女性?

嗯……在《Hyper-Reality》当中我选择了一个普通人,为了表现在硅谷诞生的技术如何对全世界茫然的普通人的生活产生影响。但是在《MERGER》当中,这是一个精英、优势角色。我觉得我可能是在考虑社会对女人的期待,实在是非常高:你要事业有成,也要成为一个好妈妈,要敏感,有爱,对我来说好像是几乎不能达到的。

1542963604588732.png《Hyper Reality》截图

你一直关注交互界面的设计,说说《MERGER》这部片子里体现了那些关于交互界面的想法吧。

交互界面是我一直感兴趣的东西,也就是我们怎么和计算机互动。从计算机诞生以来,人机交互的方式并没有经历非常剧烈的变化,现在我们有智能手机和笔记本电脑(这种交互方式),早一些需要命令符,再往前的就是穿孔卡(punch card)。总共就这么三种主要的交互方法。但是你想想,与此同时,计算机技术已经发展到什么程度了,而我们的交互方式却没怎么变过。智能手机已经出现十年了,而笔记本电脑至少有三十五年历史了。

我的很多交互设计和概念短片都在尝试搞明白技术的下一步是什么。AR、VR 技术都很有意思,计算机在这儿不再是一个设备,不用你盯着屏幕编程;而是,计算机成为了一个滤镜(filter),让你用不一样的方式来体验现实,增强人的能力、增强环境。这是另外一种不同的计算(computing)方法。然而这之上还可能有更多……例如,物理交互可能也完全不需要了,这就是所谓的“大脑-计算机接口”(Brain Computer Interface)。

“大脑-计算机接口”这个概念最近因为埃隆·马斯克而变得很火,也是我自己很长一段时间以来一直感兴趣的话题。埃隆·马斯克成立的研究小组 Neuralink,专门在研究这个话题,也但实际上它在科幻小说中已经存在好了很多年。

在“大脑-计算机接口”的应用中,计算机直接对人脑进行读写。在科幻作品里,这被称作“神经织物”(Neural Lace):把某种电路安装到头骨和大脑之间,读取大脑信号,也可以对大脑发出刺激。通过这种交互,我就不只是可以用意念来控制交互界面,它还可以感觉到我的情绪,传递我的无意识信号,扩展我的记忆等等……如果我们两个人都有这个东西的话,我们甚至可以进行无语言的交流。这当然是很远的未来,现在这项研究还处在非常早期的阶段。

在《MERGER》里面,主角一直都很想与计算机相连,跟数据和网络发生进一步的联系。最后一步,就是她接入计算机,穿越界面,成为这个系统的一部分。所以,你听到的那个男性声音,其实来自一个技术员。他在执行程序之前,问一些最后的伦理问题,确保她的确想清楚了。

《MERGER》截图

她还没有进入电脑之前,她和计算机是什么关系?

这是个好问题。我在我的片子里从来都不展示设备。人们对硬件似乎有种迷恋,它有哪些特点、分辨率如何、容量多大、速度多快等等,但我对硬件没有那么大的兴趣,我更关心体验是什么。主角和计算机的交互是某种 VR 的交互,但她还是可以有物理书桌和物理键盘,其他的都是虚拟叠层。在 VR 世界里,如何输入文字一直都是一个问题,你得弄一个虚拟键盘,操作非常不方便。为什么不保留物理键盘呢?你可以戴着 VR 眼镜同时看见它,把应用扔进去,就可以输入。

操作体验是《少数派报告》里面那样的吗?

一提到交互界面,人们总会说起《少数派报告》,这很有意思。那是 2002 年的电影了,电影还算成功,但是也没有那么成功,可是所有人都能记住汤姆·克鲁斯操作界面的场景。但是,一旦应用到现实中,你会发现很难这么弄。分析电影中的动作,就会发现完全说不通。

1542963845506811.jpeg《少数派报告》中,汤姆·克鲁斯正在通过手势操作计算机。图片来自网络

其实,在交互设计领域工作的人已经尝试过去实现它,但不可行。举个例子,汤姆·克鲁斯操作计算机的肢体语言,很像咒语或者手语的手势,你如果能记住整个系统里所有的手势的话,那很酷,简直就像魔法师一样。但是考虑一下,一个系统里总共有多少种命令要记住?如果手势设计得太简单了,可能不经意就作出了这个动作触发意外;如果手势太难了,操作者的动作就会变得很扭曲。

所以最后,我们觉得手势语言不太现实,还不如更直接地操纵比较容易。在虚拟世界里抓东西,拖拽,就好像它是实体的一样,这就简单多了。

很多科幻电影里呈现的东西不一定可靠,而我在短片里想做的是现实中能行得通的东西。《MERGER》这个片子里出现的界面,我想现在就可以做出来。

谢谢你,松田 K!

WechatIMG685.jpeg松田 K 在北京歌德学院演讲现场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