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可怕又可爱,我在加藤泉的作品里看到了日本古文化中的小精灵

在网上搜索日本艺术家加藤泉的作品时,我跟着各种线索,没头没脑地闯进了一个神秘写作组织的线上基地。组织名为 SCP 基金会,三个字母代表“Serure, Contain, Protect”(控制、收容、保护)。来自世界各地的 SCP 成员不断记录着刚被发现的、可能对人类造成威胁的不明物体和场所,并写出安全说明。编号 SCP-173 的物体是组织目前所记录在案的 4999 个项目当中评分最高的一个,那是一个裸身面对着墙角的人形生物,在应该是脸的位置,有一团模糊色彩。

收容中的SCP-173.jpg收容中的SCP-173,图片来自 SCP基金会。形象实际上是加藤泉的雕塑所品“无题,2004”,摄影: Keisuke 

网站对它描述如下:

“项目 SCP-173 应随时保存在一个上锁的收容区域内。如有人员必须进入SCP-173的收容区,人数须不少于三人,并且进入后必须锁上入口的门。至少两人必须随时与SCP-173保持眼神接触,直到所有人员离开、并将收容间重新上锁为止。

……。SCP-173 是有生命且带敌意的。项目在直接视线中不能移动。……。根据报告,项目以折断头骨与颈部相连之处或绞杀来攻击。在攻击事件中,人员需遵守第 4 级危险项目收容措施。”

惊出一身冷汗之后,我定了定神,发现 SCP-173 其实正是加藤泉的一件雕塑作品。 加藤泉的作品会给人造成神秘甚至恐怖的印象其实并不奇怪,他在绘画和雕塑中所塑造的形象,基本都有着眼距极宽的圆眼睛,类似于昆虫或者鱼类的口鼻,有时并不具有人体,有时则有着人类婴儿般软胖的身体,四肢纤细下垂,仿佛是退化而成的无用的肉须。它们令人联想到一种人类、植物、昆虫和菌类的混合体,如果面对作品实物近距离观看,还会发现许多奇特的小细节,令人在心里默念:太奇怪了,真是太奇怪了,同时又禁不住想伸手去摸一摸,向它们表示来自人类的友好。

1535176467292966.jpg加藤泉《无题》绘画,纸上丙烯、粉彩与拼贴59 x 47 cm2016,除特别注明外,本文图片全部由红砖美术馆提供。

1535175699150319.jpg红砖美术馆“加藤泉”展览现场

加藤泉的个人展览目前正在红砖美术馆举办,有人从加藤泉的雕刻作品中感受到非洲原始艺术的痕迹,但我觉得与典型的非洲雕刻中所表现出的阳刚的生命力相比,加藤泉的作品形象更具有一种永生的绵长感,饱含抽象的精神力量,也带有阴性的气质。“加藤泉成长于日本西南部沿海的岛根县,是日本古文化的发源地之一,成长环境饱含浓郁的精灵崇拜传统。作为日本原始宗教的神道教,属于泛灵多神信仰,视自然界各种动植物为神祇,”展览前言这样说。

1535175698682679.jpg红砖美术馆“加藤泉”展览现场

355A0381.jpg红砖美术馆“加藤泉”展览现场

自成一派的奇特形象,加上古老宗教的神秘传说作为背景,让人对加藤泉的作品充满好奇,不由得把眼前这些生物或幽灵想象成虚构世界中的角色,想要缠着艺术家讲讲背后的故事。但是加藤泉对此束手无策,对他来说,这些画面是自由流露的,讲不出一个为什么。(他的作品一律没有名字,只叫“无题”。)加藤泉的艺术创作从绘画开始,他不画草稿,也不用画笔,而是戴着手套用手指直接在画布上涂抹颜料完成,这让艺术家和作品的距离更加接近,也让绘画行为更带上了一丝作法仪式的色彩。在绘画遇到瓶颈之后,他开始尝试雕塑,作品保留着清晰的雕刻痕迹,就好像工具不太利手一样。这些都让加藤泉的作品更显原始和自然的气质。

展览开幕前,我们在红砖美术馆采访了正在忙于布展的加藤泉。我们发现出生于古老岛根县的加藤泉实际上更习惯和喜欢都市生活,这似乎也意味着他创作的形象不见得来自什么记忆中的传说,更多的是一种抽象的能量与精神的视觉化身。

1535175698587199.jpg红砖美术馆“加藤泉”展览现场

创想计划:加藤泉先生你好,你是不是从小就喜欢画画?

加藤泉:实际上,我小时候对画画完全不感兴趣。虽然可能跟别的小孩比,自己画得比较好,但是自己是完全不感兴趣的。

当时读美术大学,也并非出于兴趣。因为之前一直在踢足球,没有好好学习,我发现美术大学不用考试,只需要靠画画就能去读,所以选择了美术大学。

对你来说,现在绘画仍然只是一个职业,还是成为了一件自己爱好的事情?

现在绘画来说当然是一个职业,但是不只有金钱的部分。我在生活中也需要绘画,绘画是我生活的动力,其中也有不仅仅为了钱而画画的要素。

1535175699903975.jpg红砖美术馆“加藤泉”展览现场

你一定知道 SCP 基金会记录了你的一件雕塑作品,人们认为它是“恐怖”的,你怎么看这件事?

这个企划的作者先是擅自使用了这个形象,等到这个形象在全世界都知名了以后,作者担心涉及侵权,于是主动联系了我。我想既然已经如此,就授权给他们使用了。

作为作品,每个人有自己的解读,如果有人觉得它恐怖,那也没关系的。

1535175699174266.jpg红砖美术馆“加藤泉”展览现场

你创造的形象,一方面有原始自然的感觉,另一方面令人联想到科幻故事中的变异物种。你怎么看这两者之间的联系?

我觉得这是一个很好的问题,你能看出作品有超越时间的特性,囊括了从过去到未来的所有的东西。如果观众能这么认为的话,我认为这是很好的想法。

能否给我们讲讲你在岛根县长大时,听过的印象深刻的传说或者故事?

这样的故事有太多了,其中比较有意思的是关于小孩子感冒的故事。每当有小孩子感冒的时候,我们会请来一个老婆婆或者老爷爷,他或者她从山里走出来,不断地搓手。妹妹感冒的时候,我们就这么做,是真实发生的事情,我见过很多次。

你相信“万物有灵”吗?这种观念在你的生活中有没有什么具体的影响?

我不相信具体的宗教,但是因为小时候长大的环境,我相信“万物有灵”的说法。倒没有特别具体的影响,但是因为在这种生活中成长起来,所以会有潜移默化的影响。

应该说,我没有特别喜欢大自然,但是在潜移默化的影响当中,这些感情全部都塑造在所品的材料里了。

1535176466826108.jpg加藤泉,《无题》,绘画,纸上粉彩、画框,56.8 x 42.8 x 2.5 cm,2008

你最近几年在香港设立了工作室,香港是一个繁华的大都市,它同你的创作有没有冲突?

大城市的话,我也是在东京生活过的,也有城市生活的经验。香港的工作室其实也不在特别市中心的地方。选择在香港的理由,一个是为了在那里工作,另一个是因为,香港是一个又充满能量的城市,有很多年轻人,气氛欢快,给我创作的动力,跟东京的老龄化社会不一样。

如果可以选择,你更喜欢生活在山野当中,还是城市里?

还是喜欢在都市里生活。

你的的雕塑作品中,有的用木头完成,有的用软塑料完成。软塑料是一种很人工的材料,为什么会想到使用这种材料?

就跟刚才所说的传说和科幻的关系一样,我认为都是没有区别的。用软塑料还是用其他的材料,都是一样,跟小时候玩草和玩花都是一样,我没有意识到这是一种非常人工的材料。

1535176045495283.jpg加藤泉《无题》雕塑,软塑胶、丙烯、木56 x 16 x 16 cm2016

你爱好音乐,也做音乐,对你来说,创作艺术和音乐有什么相通或者完全不同之处?

先从不同点来说吧,因为不同点很简单。艺术家办展览的时候,没办法知道观众们的直观反应,但是在音乐会上,音乐家很兴奋的时候,观众也会跟着兴奋,能看到观众的直接的反应。所以就这一点来说,我觉得音乐会效果更好。

共同点在于,人们经常不理解为什么音乐和美术要存在在这个世界上。但是如果没有了音乐和美术,人就无法生活下去。就像婴儿需要啼哭一样,他什么时候都要哭,不然就会死掉。音乐和美术都是为了这样的目标而存在的,如果没有音乐和美术,人类可能就无法生活下去。

A26U2540.jpg红砖美术馆“加藤泉”展览开幕,加藤泉和乐队在演出,鼓手为加藤泉

除了绘画、音乐和足球之外,你平时还有什么其他的爱好?

我有两个爱好,一个是钓鱼,一个是网购。

谢谢你,加藤泉!


在下方浏览更多展览现场图片:

红砖美术馆“加藤泉”展览现场,左一为加藤泉

红砖美术馆“加藤泉”展览现场

红砖美术馆“加藤泉”展览现场

1535175699455742.jpg红砖美术馆“加藤泉”展览现场

红砖美术馆“加藤泉”展览现场

红砖美术馆“加藤泉”展览现场

红砖美术馆“加藤泉”展览现场,加藤泉为红砖美术馆庭院特别制作的室外石头画


展览“加藤泉”将在北京红砖美术馆展览至 10 月 14 日。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