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宝努子”变成梁电,跟我们聊了聊她获奖动画《小灵子》

梁电原本不叫梁电,她叫心宝努子。

我在因为选择学校而犹豫不决的时候,曾经给 Instagram 上关注的一个 Calarts (加州艺术学院)实验动画系前辈发过私信。后来我发现,这个用户名为@Dian_Liang 的前辈其实正是心宝努子——自从她在豆瓣时期,我就通过她的“Calarts录取指南”认识她了。梁电的毕业作品《小灵子》(Sparky)最近在美国 Glas 动画节斩获了最佳动画短片,并且入围了 Ann Arbor 电影节和Slamdance 电影节。她或许是离我最近的一颗冉冉升起的动画新星。

梁电,《小灵子》(Sparky)

让我对她本人产生好奇的,还是她某日在 Instagram 上面发的一个 post,大意是”大家好久不见,从今天开始我就叫梁电了。我最近经历了挺多困难,身心都经历了很大的考验……”我的脑海里瞬间开始闪过画面:“challenge physically and mentally”,天哪,她难道是……变性了?或许遭到了家人的反对?她或许是个有着超级离奇身世的艺术家,所以她的画才都那么酷,而她的动画永远难以捉摸?她平时想必奇装异服,会画着跟她的作品色彩一样的彩虹糖眼影出门;而性格却犹豫寡淡,说话就像她的动画一样好似梦游……

“怎么会想成这样啦!”在我最终见到她,并告诉她我脑补的故事时,她甚至笑得停在了路当中。

1567054072154519.png梁电本人

几个月前,借着去上海电影节的机会,我来到梁电的家乡无锡,见到了我脑补过无数次剧情的梁电,却发现她意外地是一个很“正常”的人。她很爱笑,时不时会蹦出几句暴露“宅”属性的日语。她意外地能聊,对我的讲的每个笑料都能作出很明显地反应。当我向她哭诉我路上的遭遇时,她还作出一个小麦克风的手势,让我“开始我的表演”。

虽然她远没有那么戏剧化,但还是有某个方面与我的想象吻合:梁电穿着黑色的外套黑色的五分裤,两侧头发被削得很短。用她的话说,带着这个发型和她的演艺系同学拍照,很容易被当初绯闻男友。

我们来到梁电初中附近的一家咖啡店。这次面基也算是半个采访,而梁电是有备而来的。还没等我把我的芝士蛋糕吃完,她就掏出一个文件夹,说:“我给你带了一些原稿。”

1567052955342254.png梁电《小灵子》原稿,图片来自本文作者

我连忙放下匙子把手擦干,以便好好观摩原画。 “这些都是渲染测试,”她一面说,一面翻开那个浅绿色的文件夹:里面出现了很多《小灵子》里的场景和人物——笑脸月亮、窗边的小灵子、收银台前的小灵子、梦游在大街上的小灵子……作为动画学生,我虽然对动画过程产物已经不再觉得稀罕,但是看到这部作品的原稿的时,还是有一种“朝圣”一般的激动感。

1567052955295207.png“感觉背面上色也很好看呢”,图片来自本文作者

    “你看——”梁电把原稿翻了个面,纸太薄,酒精基底的颜料已经渗透过了纸背,圆润的色块形成小灵子世界中的梦幻的笔触。“——感觉背面上色也很好看呢!”

剧照2.jpg《小灵子》剧照,梁电

现在想起她当时的作画工序,梁电都依旧能感受到当时的辛苦。她的动画原稿首先在电脑里画好,然后一张张转描在纸上,再一张张扫描回去,甚至差点就要连上色都手绘了。“一张画就要20分钟,总共大概有 21600 张吧!而且,酒精和颜料混合很容易挥发,又贵,我画完后就觉得这样画大概会破产吧!”

梁电的《小灵子》原稿

这恐怕不只是破产的问题,还会累垮!梁电的动画水准相当高,动作流畅异常——几乎是在游动一样,而这意味着工作量超乎寻常地巨大。我在看她的片子的时候,观感不仅是喜爱,也觉得“很累”!“我现在看到以前画的测试都觉得胃痛,” 她苦笑道,“就是因为毕设的时候太拼了,身体被拖垮,现在还在调养中。”

1567054832365201.gif《小灵子》动画剧照,梁电

“你作品里的游动感是有意为之的吗?”我问道。

“一开始倒是没有特意营造这种感觉,不过画完以后发现确实有游动的感觉。”其实她的很多动画都有这个特性,包括她之前一部叫《师傅SIFU》的短片。

1567052955630555.png《师傅》预告片剧照,梁电    

1567052955989109.png梁电原稿

虽然最终动画里的颜色都是后期上色的,但“电脑-手绘-电脑”的工序也已经足够繁琐了。不过,即便有那么繁杂的工序,梁电的创作过程却仍然随性。“一开始当然有画故事板,”她说,“动画的第一个场景是基本上一样的,但是到后来我开始随心所欲了,因为不想画原来的故事板了。我画了很多妖怪——我喜欢画妖怪。例如这个长着牙齿的鸟,”她指着测试原稿跟我说,“我当时特别想画一个牙套上面卡了菜的场景,但我觉得没有一个角色适合卡菜,所以就画了一个鸟头,然后这个鸟就进去了。”

1567052954704210.png梁电原稿

那这只鸟代表了什么吗?“大概就是正常人吧,”她告诉我。动画当中的主要人物“小灵子”的创作契机,来自于她小时候从窗台向外眺望时那种懵懂而无忧无虑的状态。而那只鸟和其他怪物其实就是社会人,与小灵子懵懂状态相对,使她在噩梦和现实中来回穿梭。“后面很多剧情也是在有了这只鸟之后一点点浮现出来的。例如在商店里那个情节,那是因为我想着:小灵子看到那只鸟嘴里卡了菜会做什么呢?哦,那就买把牙刷吧。于是就有了小灵子去买牙刷的情节。”     

“原来是这样!”

“甚至一开始主角都不是小灵子!一开始是一只兔子。”

“是你平常经常画的那只吗?”

“对,但是后来我觉得它的耳朵太烦了,我就剪掉了。”

好惨一耳朵!

640 (8).jpeg梁电画的兔子,“末日天使”系列

“那只兔子在你的插画里出现过很多次。是一个故事吗?”

“那个其实是有段时间在飞机上没事干,然后就乱涂,画了很多回忆中的场景。”

在飞机上画的那也太能画了吧!不过她倒是觉得这是个很轻巧的事情:“而且那个时候也没有确定小灵子要怎么上色,于是干脆就先画点别的练练手了。然后就画了一大串。” 

“那些我都很喜欢!但是竟然都是兴趣使然让我有点惊讶,我还以为是给什么杂志或者栏目的稿件呢。”我感叹。

梁电皱着眉头用她的无锡腔同意道: “我也觉得很适合呀!比如什么日报啊什么的。”

令梁电和我都感到困惑的是,即便她的插画和动画已经那么好了,她还是总得自己去找委托和工作。她还向我传授了她在课上学到的关于动画人行情价格的知识。“这是我在学校学到的‘最有用’的东西!”

640 (9).jpeg梁电作品

然而虽然小灵子取得了巨大的成功,但是梁电似乎并不打算一直躺在她的奖杯里。“总不能靠小灵子吃一辈子饭吧?”她说,“我之后可能会画一些插画。这种可爱画风可能对我太没有挑战性了。我看那些 jump 漫画,就觉得好厉害啊,我也要像大师那样,然后我就去学……”

“这是你之前为什么画风突变吗?” 我问,心里又想起了她当时发的那个有“极大误导性”的声明时,画风的突然改变。

 “其实还好吧,后来又回来了一点,”她说。确实,梁电最近的画风似乎从几何形态的可爱小人又向偏写实的方向走了一些。她说她想要尝试更多和场景有关的作画,正在尝试岩彩等材料。

“接下来可能想做一点书,多画点插画吧,”她说,“画动画真的是个太累人的过程了,我想找一个自己很舒服的工作方式。” 她笑了笑,眼睛弯成两道缝。

梁电作品

梁电作品

我们又聊了很多,关于彼此的学校、现在的动画界以及未来的一些事情。她甚至还替我为怎么写这篇文章出主意:“你可以先写一点这个人怎么样,然后再开始采访的内容……嗯嗯,可以学学其他公众号他们写的那样!”

说起来很惭愧,即使笔者自己也做一些实验性的动画,但总对其他实验动画人持有某种刻板印象。梁电并非我想象中那样高高在上的,每天东拉西扯一些令人压力很大的词汇的玄学家。她的真实让我在看到她的动画的时候更加感觉惊讶——这么变幻莫测的动画竟然出自这个人之手!她也会考虑自己做动画应该赚多少钱,也会急切地希望自己的作品被更多人知道,也会看番剧,会考虑如何锻炼身体。

1567052954217823.png梁电作品

虽然大家一定会期待看到更多梁电的动画,但是作为艺术家,艺术大概就像是她的呼吸一样——她才刚刚完成一段马拉松,让我们待她喘口气,深呼吸,一起期待她未来的模样。


你可以在这些地方关注梁电,并看她的作品:

Instagram微博VimeoBilibili

1567054402950275.gif梁电 gif 作品

《小灵子》海报

场景设定_1.png《小灵子》没用到的场景设定

梁电作品

640.jpeg“末日天使”系列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