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这些愚蠢的画前,我们一起扔掉了脑子

241534135608_.pic_hd 1.jpg设计:狗狗,原始素材来源:劳家辉《山川》

在街头文化、数字图像、互联网 meme 等各种来自“底层”的视觉冲击之下,精英化的审美标准不断遭到挑战,视觉创造者们也在作品中回应着这些变化。Creators 创想计划将通过“不美”的创造者这个专题,不定期推出文章和视频,呈现与标准化的美不同的创作。

今天我们同喜欢乱涂乱画的英国艺术家大卫·史瑞格里和设计师张达聊了聊。


大卫·史瑞格里(David Shrigley)笔下胡言乱语的小人让人想到喜剧电影中经常出现的一类起到扭转剧情作用的小角色:主角深陷人生困境,窘迫潦倒之际突然遇见这么一个疯疯癫癫的家伙;这个家伙自言自语般地说出一番胡话,却让绝望边缘的主角醍醐灌顶、灵光一闪,随即在最后一刻拯救了自己的人生。——倒不是说大卫·史瑞格里的画是心灵鸡汤,而是说,他的作品所体现的正是那种包裹在愚蠢外表下的奇妙的智慧。更重要的是,这些愚蠢的智慧实在太好笑了。

1536574615865846.jpg大卫·史瑞格里,图片来自艺术家个人网站

大卫·史瑞格里的幽默存在于无动于衷的讥讽、没有意义的废话、显而易见的矛盾、违背常理的荒谬和蠢笨又犯浑的形象之中。虽然幽默可以分析,但是笑点很难传递,所以我们不妨直接看看作品:

大卫·史瑞格里

大卫·史瑞格里

大卫·史瑞格里

大卫·史瑞格里

大卫·史瑞格里的展览“乱了乱了”(Lose Your Mind)正在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设计中心 psD 展出,展品中包括了艺术家三十余年间创作的近 400 幅画作,以及与他的草稿式绘画一样“混”的其他雕塑与装置。展览的英文题目已经很好笑——“Lose Your Mind”使用了一个祈使句式,好像艺术家是一个催眠师,正用他的画作一点点摧毁人们紧绷的神经。为了此次展览,大卫·史瑞格里还与设计品牌“没边”合作了一系列服装衍生品,好让让人们随时随地嘲笑生活,嘲笑自己。

我们采访了大卫·史瑞格里和“没边”设计师张达。

1536575150287647.jpeg张达和大卫·史瑞格里在展览现场,图片由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提供


大卫·史瑞格里


创想计划:Hi 大卫,你画画的时候自己会笑出来吗?

大卫·史瑞格里:会的,但是不会笑太大声。

你认为自己在艺术学校学到的主要是什么?

我觉得我从艺术学校学到的东西是自己鼓励自己和自己批评自己。

你在作品中是不是在有意讽刺,或者故意叛逆?

我觉得我是在讽刺,但我不觉得自己是个叛逆的人。我希望不管我做什么,不管我弄什么样的艺术,都能在某种程度上让这个世界在某个小方面变好那么一点点。

1536576539450653.jpg乱了乱了,大卫·史瑞格里展厅现场图,图片由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提供

你有没有经历过创作危机?能跟我们分享一下吗?

做艺术有时候会很难。有时候,你没有任何欲望去做,有时候你觉得自己做的什么都不太好。我觉得只能努力去克服,如果你工作努力一些,什么事情就都能够迎刃而解了。

你喜欢看漫画吗?

我喜欢漫画,但是我对虚构文学不感兴趣。

你对数字艺术感兴趣吗?

我做的动画应该就是数字的吧?计算机只是一个工具,有的时候有帮助,有的时候没啥用。

3. 《艺术家》.JPG《艺术家》,2014年,电动机器人、笔、纸,尺寸可变,2017年日本水户艺术馆展览现场,由艺术家和伦敦斯蒂芬·弗里德曼画廊收藏,摄影:Keizo Kioku,©David Shrigley

跟我们聊聊你与“没边”合作的衍生品吧,你和设计师张达是怎么决定用什么图案的?人们把你的衣服穿到身上,会让你高兴吗?

因为这次合作的产品是为中国观众准备的,所以我只是提出了很多建议,由张达来最终做决定。

对我来说,我的作品能跟人产生互动,能在中国通过这种方法展示,我很兴奋。这也是一个收集人们反应的好机会。

1536575893644609.jpg“David Shrigley + 没边”系列,图片由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提供

谢谢你,大卫!


张达


张达你好!大卫·史瑞格里的作品击中你的地方在哪里?它与“没边”的气质或者是你的设计理念是如何结合的?

张达:很久以前,朋友送过我一本大卫·史瑞格里的画册,当时就很喜欢那些画,但不知道这个大卫是谁,也没去查过。当然后来知道了。

大卫·史瑞格里的画里有一种简单又复杂的情绪,是画和话密不可分造就的,一种贱贱的幽默和顽皮,看似呆实则机智地说出了很多实话和人们不愿承认的事实,很尖锐,智慧。

大卫很多观点和态度我很认同,因此有相似之处。在合作产品上我更多的是做一种选择,颜色,衣服的类型等,这些都是符合 大卫画的载体。

能否特别聊聊这次选择合作的几款图案?

张达:坦率地讲他这次展览的画我几乎都喜欢,选择这三个图案,考虑保留大卫的画风之外,也是我自己的喜好,以及适当考虑了如何适合 tee,以及受众。

1536574615855220.jpg大卫·史瑞格里

1536575893941461.jpg“David Shrigley + 没边”系列,图片由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提供

高大发型的那张,我很喜欢那种自信当仁不让的俗气。

马的那张表现的是现在人的内心感受吧,没人有耐心和时间去交谈和倾听。

野人那张,选择的原因是野人那种粗粝的毛发以及出现时的突兀,很有意思。

你怎么看待大卫作品中的一种不精致、不优雅的粗粝视觉表达?你认为这代表了当下审美的一种流行趋势吗?

我很喜欢这种不雅,不精致。他的绘画方式就是很简单工具(毛笔或者记号笔),是一种涂写,笔记式的,很个人很有触感。画上面的涂改(也许是故意的涂改)以及笔划的不完美,直接,口无遮拦,就如同他的画上的话,很一致。画中有些呆和赖的人讲出很机智的话,这样的反差很有意思。

应该是当下的一种流行。

1536576539607537.jpg乱了乱了,大卫·史瑞格里展厅现场图,图片由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提供

在你看来这种趋势是怎么产生的?

张达:过去的艺术总是为有权势、有话语权的人服务的。当然现在依然有,但更多的是个人表达,也有更多的途径表达,整体过程也是从雅到“俗”(更普遍的表达,不只是集中在精英阶层)。机会多,表达的人,各色人等也就多,呈现的样式也很多。粗粝,Low-fi 是来自底层的审美,物质匮乏,没有条件把制作品质达到精良完善。态度上也希望和那些闲适的阶层的精良有教养讲究的喜好和审美拉开。做这样事情的人有些就是来自底层,有些不是,但认同这样的态度。

补充一句:回答中的贬义词都不是贬义。

谢谢你,张达!


“乱了乱了,大卫 · 史瑞格里展”将在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展出至2018 年 11 月 14 日。

在下方浏览更多展览现场图片: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