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班牙艺术家的算法雕塑与电子垃圾伤怀

1505186586372247.jpg图片版权归bitforms gallery, ny所有

当代装置与雕塑接通电源并不稀奇,经典如丹·弗莱文(Dan Flavin)的作品让日常灯管不止发了光,也发出了本雅明的光晕。这类作品往往都不会希望观者注意到那根黑色的电源线,线能被完全隐藏起来则是最好的,仿佛倘若这线露出一点点来,就会将艺术打回世俗原形。

西班牙新媒体艺术家丹尼尔·卡诺加尔(Daniel Canogar)在纽约 bitforms 画廊近期个展中的“回声(Echo)”系列作品则走了相反的路子,六组视频装置都坦荡地展露了作品里技术支撑的部分:电源线、数据线、电路板和各种接口,因为艺术家认为它们独具美感,更是其作品雕塑感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1505186633841519.jpgTroposphere 2017 From the series Echo,图片版权归bitforms gallery, ny所有

“回声(Echo)”系列作品的主体则是定制化、极富有机感的曲面 LED 屏,它们形态各异,发出的光亮时刻变换,乍一看抽象且迷离。不过,卡诺加尔并没有走极简主义艺术的套路,在这组作品中,对形态或空间的探索和呈现并不是终极目的。艺术家更喜欢称之为“算法雕塑”,因为这些 LED 屏幕不是随随便便就发光,它们的光影变化对应的是地球生态环境的实时数据。比如,作品“盆地(basin)”中碗状屏幕所呈现的蓝色光泽,对应的是全球降雨量的数据变化,而作品“对流层(troposphere)”上蓝黄两色之间的针锋相对表现的则是一座选定城市实时大气空气质量的好坏。

从标题“回声(Echo)”来看,这组“算法雕塑”是一种对自然声响的体察和聆听。自然环境的数据虽然和地球与人类息息相关,普通人却很难洞察大数据背后的信息。卡诺加尔对技术情有独钟,这次希望展示数据所能呈现的现实和通过其作品抽象呈现后带来的感性之美。艺术家对屏幕的独特处理一定程度受到了视觉文化研究学者朱丽安娜·布鲁诺(Giuliana Bruno)对带共情属性的屏幕的阐释:当观者视觉触碰到这些屏幕,屏幕也会反过来触碰观者。

在谈到“屏幕即皮肤”的时代潮流时,卡诺加尔说,这组新作品和他过往作品,包括诸多基于 LED 技术的大型公共艺术,都是在邀请观者暂时摆脱越来越小型化的屏幕的束缚,而去和屏幕互动,去探索和发现屏幕的内与外,屏幕和人自身的关系。

1505186667691872.jpg往期展览图片,摄影:Jorge Mirón

1505186718122801.jpgBasin 2017 From the series Echo,往期展览图片,摄影:Jorge Mirón

当我们回顾艺术家早先的作品,这种对理性技术的感性理解可以说一直有所体现。卡诺加尔的另一个系列作品“Small Data(小型数据)”就取材于人们废弃的电子产品,亦即电子垃圾。全球电子垃圾贸易十分繁荣,随之而来的则是环境污染;电子产品亦是迅速的更新换代,人们渴望的当然都是最新的那款。但是卡诺加尔却在垃圾场和废品回收中心探寻发掘,找出了旧电话,翻盖键盘手机,破碎的电脑,打印机和硬盘等物,并将它们做成了多媒体艺术。

卡诺加尔说,假如他丢失了一只手机,他会为此伤感,因为手机里面不止有重要信息,更重要的是带有一段记忆。 因此,当他面对那些被捡回来的电子垃圾,他会首先尝试和它们对话,重构它们的历史、想象那些被遗落的记忆。比如,作品“游戏结束(Game Over)”即是将经典游戏场景和角色如马里奥投影到 Game Boy 游戏机残片组成的白色面板上。对于拥有过 Game Boy 的人来说,或许其呈现的就是某份随着物件已被遗忘的记忆。

1505190250846760.jpgEmber 2017 From the series Echo,往期展览图片,摄影:Jorge Mirón

1505190268554414.jpgMagma 2017 From the series Echo,往期展览图片,摄影:Jorge Mirón

1505190362108473.jpgMagma 2017 From the series Echo,往期展览图片,摄影:Jorge Mirón

点击这里进入艺术家的个人网站。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