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周之星002 | 张文心&虞菁:身体、技术与声音

banner002.jpg

“Creator of the Week 每周之星”是 Creators 创想计划的每周特别栏目,在这里我们将通过快速问答的形式,呈现来自本地与海外的创造力新星!

在“Creator of the Week 每周之星”第二期,我们向大家介绍张文心和虞菁的创作。她们分别从视觉与写作、声音与技术两个不同的起点出发,在多个项目中进行合作。泰康空间露台项目“泛音”是两人最近的一次合作,张文心和虞菁在漂浮的空间中创造了一段连接脑神经、机器与声音的诗意旅程。

1545278192746417.jpg

请先介绍一下自己吧!

张文心:我于2013年从加州艺术学院研究生毕业,本来学的是摄影,这几年逐渐将媒介扩展开,录像、电脑动画、文字、装置等都会做。我感兴趣的主题有内在时间、意识和认知等。

我和虞菁是2016年在纽约认识的,那时候我有一个影像作品需要和音乐人合作,当时正好在一次狼人杀聚会上认识了虞菁,后来就开始了一起的合作和玩耍。我们一起去过纽约的许多地方,在玩耍的时候发现我们对世界的理解有许多相通之处。

虞菁:我叫虞菁,2011年本科毕业后在一家期货公司工作了三年,期间也在国内以个人(或乐队)的形式频繁演出。后来去了纽约学习音乐科技,最初目的是想 DIY 电子合成器用在音乐创作或演出里。我和文心在共同的朋友介绍下认识,大概在2016年年底,我帮她的个人影像作品配乐。

1545276414801610.jpg时间篝火I号、II号、III号(2017),张文心,作曲:虞菁

你们怎么描述自己的创作?

张文心:我和虞菁合作的作品主要是影像作品和互动声音装置,探讨科技、身体与意识的关系。视觉方面,我们倾向于去暴露机械较原始、粗糙的部分,让机械带有创作者的情绪。在视频作品中,我比较喜欢幽暗、冷峻的视觉风格。

虞菁:我主要关注的媒介是声音或者音乐,对比纯粹的声波物理学探索,我更倾向于使用不同的材料让声音有一个母体,并且试图在它和听者间建立一个反馈系统;还有就是比较感兴趣半自动生成算法。总的来说,我可能喜欢创造有机化的无机物。

1545276214140173.jpeg泰康空间露台项目“泛音”,《只有无名的人变了》局部,张文心 X 虞菁,2018

1545276214690822.jpeg泰康空间露台项目“泛音”,《只有无名的人变了》局部,张文心 X 虞菁,2018

你们的创作各自受到哪些文化的影响?

虞菁:科幻小说还有技术本身。想说人工智能,但是控制论可能更多一些。还有就是一些概率统计相关,手动观察数据规律会带来些新的启发,即使可能是一个假设检验几秒就解决的问题。

张文心:我想,做当代艺术的人所受到的文化影响可能没有本质上的不同,如果非要说有什么特别的,那可能是我搬过许多次家,也打过各种各样的工,从大学到研究生还转了专业,所以视觉经验会比较多样。

1545276215729977.jpeg泰康空间露台项目“泛音”展览现场,2018

向我们详细介绍几件作品吧!

张文心:之前我们一起合作的几件影像作品比如《摘录:一次不一定的征途》探讨了网络图像与虚拟旅行;《时间篝火》是我的电脑动画和虞菁的算法作曲的一次融合,探讨想象中的时间燃烧。

1545276414546297.jpg时间篝火I号、II号、III号(2017),张文心,作曲:虞菁

我们最近在泰康空间露台的展览《泛音》则是一组声音装置,结合了算法乐器与人类神经网络的一些方面。就我自己的作品来说,我的摄影系列《瀑布招待所旁的巨兽》试图还原我幼年时期在山中的一段迷幻经历,动画《内存腐蚀》则是将静态图像和3D建模相结合,从而营造一种介于真实与虚幻之间的叙事。

泰康空间露台项目“泛音”,张文心 X 虞菁,2018

虞菁:之前在歌德学院的灰盒子展了一个作品叫《drip(s)》,展览名字叫“边界共振”,由张文心和胡昊策展。作品通过物理模型实时合成水滴的声音,被真实循环的水滴信号所触发。合成的水滴声可以自由随机地变化,从此成为类似现实“镜像”的虚拟版本。当观众靠近装置时,流水信号达到阈值,一台理论上可以永远自动作曲的系统就会开始运转,而虚拟版本的水滴声也将会在其中被重新赋予虚拟的秩序,不断构造新的语言/信息。

WechatIMG13.jpegdrip(s)(2018),虞菁

能否介绍一下你们的合作和工作方式?

虞菁:首先我们在技能上是互补的。当合作时尽量不干涉对方的想法,但是当产生冲突时也会直接表达,然后再通过讨论达成一致。我觉得这种合作方式比较健康,有一种互相监督的感觉,遇到问题可以立刻反思和校正,是一个人的力量达不到的。

张文心:我们会一起申请展览机会或者驻留项目,合作创作时,我们会一起讨论作品概念,概念大致确定后,我一般会出一个空间草图,而虞菁则会确定一个技术方案,在多次推敲后,我们会一起去布展,布展期间我主要负责整体视觉,虞菁负责技术和机械的部分。

1545276414467062.jpg摘录:有关一次不一定的征途(2016-2017),张文心,虞菁

你们的日常爱好是什么?

虞菁:我的日常爱好是走路,走路可以停停看看到处观察;其次就是收集唱片和蹦迪。

张文心:我喜欢和朋友去没有什么人的地方散步聊天,在家看书,以及开车旅行。

1545276415132758.jpg瀑布招待所旁的巨兽(2014-2017),张文心

目前在关心和思考的问题是什么?

虞菁:现在关心思考的问题也是长期未解决的问题, 比如我一直被“如何有效地演出” 这个问题困扰,  到现在还没有解决。

我也一直在思考技术和艺术创作的关系,现在开源的技术很多,我对纯技术展示的新媒体作品和无意义地加入点交互元素的艺术作品没有太大的兴趣。 即便如此,因为个人偏好,我的创作却一定离不开技术。我希望自己使用技术的出发点来源于对世界的好奇心,并且真正理解技术本身、试图解决一些问题的。这些问题不仅仅是科学问题,也是来自生活的问题。

泰康空间露台项目“泛音”,《晶体》局部,张文心 X 虞菁,2018

张文心:我目前比较关心的是躯体和道路之间的关心。这里的躯体可以指身体也可以是一个更广泛的容器的概念,而道路可以是实在的道路及沿途风景,也可以是更抽象的路径。

1545276415977761.jpg瀑布招待所旁的巨兽(2014-2017),张文心

谢谢你们!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