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周之星001 | 完全打破次元壁的骇人听闻!Hyperbation!

“Creator of the Week 每周之星”是 Creators 创想计划的每周特别栏目,在这里我们将通过快速问答的形式,呈现来自本地与海外的创造力新星!

第一期新星是有着建筑背景的艺术二人组“骇人听闻!Hyperbation!”,成员强家栋(Pete)负责美学,谢明炫(Ming)负责技术。“骇人听闻!Hyperbation!”的创作直接体现为 VR 游戏,他们的“极限主义”美学和打破次元壁的多媒介创作实践令我们兴奋不已!


创想计划:请先介绍一下自己吧!

Ming/Pete:大家好,我们是“骇人听闻!Hyperbation!”艺术二人组。

Pete :我在英国建筑联盟学院 AA 读书的时候,为了多少年的梦想,两年都跟了 Archigram(建筑电讯)的 David Greene,和专门研究英国前卫建筑师 Cedric Price 的 Samantha Hardingham,从来没有正经画过一张平面图,因为我讨厌它,唾弃它。

“建筑必须燃烧!” 这句话来源于蓝天组 Coop HimmelB(l)au(奥地利建筑事务所)。在两年间的实验中,我每天都会反问自己,你的建筑燃烧了吗?2016年6月我毕业的时候,David Greene 应该已经79岁了,他对我说:“Pete,我觉得貌似你的下一步该是搞些 VR 之类的幺蛾子了吧!”

然后,经过各种周折,我和 Ming 在我 2018 年 MPhil 的毕业展上,开始了新的实验。:)

Ming:我建筑本科毕业后曾在外国建筑事务所工作过两年,本以为自己会走上成为建筑师的正道,但逐渐领悟到这个行业发展的缓慢和无趣。同时我又一直对次元壁的另一侧无比向往——很多游戏动漫中的建筑空间有趣多了。所以后来读研师从了英国最早探讨建筑与赛博空间的 Neil Spiller 教授,并提出了“维筑宣言”(Vrchitecture Manifesto),自此走上了打破次元壁的不归路。

Hyperbation 成立的时间大概是今年二月,当时,我正在做毕业论文,内容关于运用地理定位的现实增强技术来实践超本地性。而我的老师很鼓励我们到校外进行合作,我的于是找到了 Pete 来测试我的原型,没想到一拍即合。Pete 也在做类似的东西,但是更从艺术跟人文的角度出发。

在一场脑洞大开的欢乐饭局中,我们起了 Hyperbation 这个名字,由 Hyper + Masturbation 这两个词组成,即“超嗨的自淫” 。   

Pete:我之前的导师 Samantha Hardingham 很懂我的神经病思考方式,很支持我们做一个和建筑联盟学院毕业展有关的混合现实的庆祝活动。我的同学 Duran 告诉我, AA 之前非常有名的校长 Alvin Boyarsky,在1978年的时候专门骑了一只大象绕学院旁的贝德福德公园转圈,大象貌似是从一个印度学生那里搞的。我想,天啊!太有意思了,当年的 AA 可是完全超脱于建筑领域之外、重新定义“实验性”的学校啊!正好2018年,我想着搞一只电脑游戏里的大象,就找了星际争霸里的 Ultralisk,开始了一顿魔改。然后就爆炸了……

Ming:于是就有了第一个项目 AA Zoo School,并从此一发不可收拾……

1544674699850748.jpgAA Zoo School Game Player 2,游戏截图,2018,©️骇人听闻!Hyperbation!

你们怎么描述自己的创作?

Ming:首先我们称自己的作品为多重现实空间实验(Multi-reality Spatial Experiment)。借助各种 VR、AR 及三维扫描技术,把现实中存在的空间数字化,在虚拟空间内重现,并与从当地挖掘出各种幺蛾子再混合、再创作并再探索出新的幺蛾子。

Pete:媒介上可以说是很多元了。从物理的到数字化的各种媒介都会用到,即便是物理媒介也会通过三维扫描等数字化手段导入到 VR 环境中进行再混合与再创作。

在美学上,“Maximalism 极限主义”(可以先理解为“极简主义”的反面-本文编辑)是我和我的老师、英国艺术家 John Walter 的长期合作和实践的一个理论框架。Maximalism 并不像 Minimalism(极简主义)有一个标准的定义,它是一个松散多元模糊的词汇,在音乐,文学上被提及,和传统上的 Gesamtkunstwerk (总体艺术)有很多联系。简单来说,Maximalism 肯定是包括一种高强度的视觉信息,并且倾向于使多种物件、材料、信息相互勾连成为一种新情境,这一点和Minimalism正好相对。它涉及巨量物件信息,并有意模糊真实的与虚假的界限。

在这个基础上,我想从一个趋于建筑以及电子人类学的角度,去重建一个交织相连的多样宇宙空间(a new rhizome of networked cosmotechnic spaces)。

游戏内全景截图.jpgPachinko,全景海報,松戶,日本,2018,©️骇人听闻!Hyperbation!

你们的创作受到了哪些文化的影响?

Ming:一定程度上很受 ACG 文化及互联网文化影响,同时我们也很感兴趣挖掘地域性文化,并将之与流行文化结合在一起,重新置于当代讨论中。由于我们游牧式的工作方式,很多影响来源于我们目前所处地方的历史文化以及正在发生的事。

Pete:我特别喜欢看香港的 CULT 电影,比如邱礼涛的《人肉叉烧包》,《伊波拉病毒》还有《失眠》,当然还有蓝乃才的《力王》。我觉得我的神经网络和逻辑是一种 Hyper Jump,我喜欢具有当代性的暴力美学,一种超越性(Transcendence)。我自己做研究没多少时间玩游戏,就去看《Hitman 47》的通关视频,我喜欢第一代第一关里那种对香港街道、黑帮以及人物表情的描写,这是一种带有偏见的、原始的美学(参考傅满洲);还会看《Max Payne》的通关视频,这个游戏的灵感来自吴宇森的《英雄本色》,关于80年代纽约高层住宅和爱情旅馆里的杀戮和子弹时间,那种原始的粗燥的肮脏的美学,是我一直向往的。

敦煌石窟.png超宗教体(Hyper Religious Body):敦煌,游戏场景截图,2018,©️骇人听闻!Hyperbation!

我特别喜欢敦煌,但是我又特别憎恨敦煌到目前为止很少有具有批判性的当代文化,我想象一种当代中国的宗教情境,一种带有神秘学的东西,但是又具有一种都市性的个人的描写(娄烨的《周末情人》),因为我们发现在敦煌的一家超级有意思的无人性用品超市。哈哈哈。

关注 LGBTQ 文化,主要是因为我在 AA 读 MPhil 的西班牙同学 Ana 是研究 Queer Architectural Space (酷儿建筑空间)的,再加上我了解到了龙哥 Frozen Lolita!

WechatIMG3.jpeg超性体(Hyper Sexual Body):色谱龙(Androcur),游戏场景截图,2018,©️骇人听闻!Hyperbation!

关于吃,我要提到达利,他小时候的理想就是要做厨子,他给自己最挚爱的女神 Gala 制作了 Les Dîners de Gala, 食物的描述,图片的拼贴和混合,是一种新型的食人族,是性欲的爆发,像达利在发表演讲的时候,必须穿超级小的皮鞋来刺激他,让他-起-立。(还有像 Peter Greenway 的 The Cook、the Thief、His Wife & Her Lover),我在大脑里渲染这三种分叉的 Hyper Jump。

Ming:嗯,这些影响都是很游牧性质的。某一段时间有什么东西能引起我们的兴趣,我们就会马上融入到当前的作品中。或者我们对哪个地方感兴趣,就到那地方去驻地交流。比如这次项目中的敦煌的宗教艺术、北京的LGBTQ社群、重庆的火锅。然后将挖掘出来的幺蛾子再从后人类学的角度进行重新解读并融入到作品中。

千手观音.jpg超宗教体(Hyper Religious Body):千手观音 001(Bodhisattva 001),游戏场景截图,2018,©️骇人听闻!Hyperbation!

向我们介绍一件你们的作品吧!

Pete:接着我之前提到的作品“AA Zoo School”和大象。基于上述,在当前的后人类时代,我想重新赋予“大象”新的身体,受到实时星际争霸中虫族的大象(Ultralisk)形象的启发,重新定义了“大象”的美学表达。同时,我也以一种新的“虫族式”思维(高繁殖力、高行动力和高破坏性与灵活性)进行反思:在2018年,何为当代的“实验性”?如何做到以一种超越建筑学科的,具有多样性、索引性(Indexicality)、千高原式(A Thousand Plateau)的思维模式, 去从电子人类学的角度,对超体(Hyper Body)及其所辐射的空间(Hyper Aura)进行一场“实验性”的行动和宣言?

在游戏实验中, 我们引入了 NPC 的概念。在物理空间中,我们为 NPC 创作4套“超级皮肤”,与整体游戏风格统一,突出 Maximalism 的美学核心。身穿“超级皮肤”的NPC“空降”物理空间,为4个等级的玩家进行虚拟空间的入口接引,玩家用智能手机以及平板扫描特製图腾符文(Hyper Totem)进入虚拟端。旨在创造一种介于物理与虚拟空间的极限链接(Hyperlink)。(请看下方的介绍视频)


建筑联盟动物园学院(AA Zoo School),测试录屏,2018,©️骇人听闻!Hyperbation!

Ming:后来我们就参与了在日本松户的 Paradise AIR 艺术驻留项目,并制作了“Pachinko”这个作品。以日本曾经疯狂流行的弹珠机(柏青哥Pachinko)为原型,混以多个当地艺术空间的三维扫描复制品,加上将当地各种吉祥物改造而成的虚拟“妖怪”而再造出一个VR版柏青哥游戏。游戏中,玩家要带上VR装置就变身成为一颗小弹珠,以弹珠的视角成功越过那些妖怪的阻挠并最终掉入jackpot,才能摘下VR装置重回人界。该游戏与其他混合现实装置一起在日本盆踊节期间于当地一家老式咖啡馆中进行了两天的互动展出,吸引了众多变装前来参加盆踊节的 Coser 们体验试玩。与这些本身即装扮为“虚拟角色”的年轻 Coser 们一起,可以说是共同探索了在数字化和虚拟化背景下新旧文化交融的新形式。

Pachinko 9: Pachinko monster food,Photo,松戶,日本,2018,©️骇人听闻!Hyperbation!

说说你们的工作和合作方式吧!

Ming:我们将软件开发领域内的“敏捷方法论”(Agile Methodology)与互联网文化中的“数字游民”(Digital Nomad)思想充分贯彻到艺术创作中去。“敏捷方法论”要求缩短反馈回路以快速迭代,秉承这个思想,我们提供给参观者的都是一些未完成的测试品,然后将参观者的反馈融入到下一个版本中。其中很多反馈给予了我们自己完全想不到的灵感。同时我们也以数字游民的形式参与到世界各地的艺术驻留项目以及线上线下的研讨会,与其他艺术家、学者以及参观者面对面交流以获取反馈。

具体分工上,我负责技术及技术理论,Pete 负责美学及美学理论。从游戏行业角度来看,我更像 Level Designer,Pete 更像 Asset Creator。很多时候是各忙各的互不干扰,所以也没有什么分歧存在啊哈哈哈。

Pete:对对。

4.jpgPachinko,松戶,日本,2018,©️骇人听闻!Hyperbation!

你们的日常爱好是什么?

Ming:小时候爱好做(不是玩)游戏,很久以前是一名 b 站 up 主,属于技术宅那种。然后也做过一段时间 Cosplay 摄影。啊差点忘了,上学的时候还喜欢做饭,拍出来很好看的那种,因此也兼职做过美食摄影。都是黑历史。目前没有日常爱好(哭)。

Pete:我天天刷抖音,最近一位小姐姐告诉我,快手才是真正的 FOLK ART,我就看快手,和早上卖皮裤晚上卖电话卡的直播主提问为什么她视频里的嘴形和说的话对不上?她说:这个不重要,我的电话卡能赚钱最重要。

1544674699347491.jpgAA Zoo School Game Map,游戏截图,2018,©️骇人听闻!Hyperbation!

目前在关心和思考的问题是什么?

Ming:后人类学,空间下人机交互与地域文化的融合,虚拟的建筑空间(我称之为“Vrchitecture 维筑”),以及目前正在进行的项目——如何定义“超体”(HyperBody)作为游走在多重现实及多重网络交织下的的基本单位。还有如何成为一个穿越次元的建筑师。

Pete:一个电子人类学的角度,我在思考这种超索引(Hyper Indexical)的实践以及研究方式,能更深层次地重新理解虚拟以及现实空间的交互(Transversal Mediation),从而来重新定义什么是人类这样一个基本单位,并且超越本体的尺度(Planetary Scale)来创建一个多重现实的空间实验。

少数派空间(Minority Space)x 骇人听闻(Hyperbation):超体(HyperBody),VR测试录屏,2018,©️骇人听闻!Hyperbation!

超宗教体(Hyper Religious Body):胜乐金刚 001(Cakrasamvara 001),游戏场景截图,2018,©️骇人听闻!Hyperbation!

超宗教体(Hyper Religious Body)与超性体(Hyper Sexual Body):465窟开了没有?没有的话我明天再来问一下,游戏场景截图,2018©️骇人听闻!Hyperbation!

谢谢你们!

hyperbation.space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