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怪悟”构想的平行世界里,秦始皇真的求得了长生不老药

去年夏天,我们曾报道过伦敦皇家艺术学院的交互设计硕士“怪悟”(Ruiheng Sun)的毕业设计作品《天童计划》(Project GOVernix)。艺术家借助商业广告式的美好画面勾勒出一个可怕的反乌托邦世界的冰山一角。不久前,怪悟又完成了一件影像作品《秦始皇两千两百六十五年》,新作通过令人不安的画面进一步渲染了这种黑暗气氛,用直接的控诉取代了隐晦的讽刺。作一个不完全恰当的比喻——在新作之中,艺术家“怪悟”从乔治·奥威尔变身鲁迅。

视频如同一部舞台剧的现场记录。在这台戏剧所构想的平行世界中,秦始皇统一中国之后,寻求长生不老药终获成功,存活至今,今年为“秦始皇两千两百六十五年”。影像描绘了长生不老药的炼药方法——将五种中国古代的刑具加诸受刑之人,从其身上采炼精化。而这五种刑具均通过怪悟所设计的名称与传统文化中的孝道或家长权威发生关系。例如形态来自于刑罚拶夹的夹棍,被命名为“掌上明珠”(宝贝女儿),站起就会被刺穿膝盖的腿箍,被命名为“膝下麟儿”(宝贝儿子),还有强迫人张嘴笑的口撑,被命名为“天伦之乐”。这一系列刑具禁锢人的视听与行为,在保证受刑者服从的同时,供养两千多岁的老祖宗长生不老。

秦始皇两千两百六十五年,本文全部影像和图片有艺术家提供

《秦始皇两千两百六十五年》和《天童计划》在主题思想上颇有相似之处,围绕“家长”对“子女”的掌控展开讨论,而在这两件作品中,“家长”和“子女”的概念显然都可能进行更多的延伸。

在视频中,受刑人受刑之时,四名采药人围绕起舞,如同作法或者仪式。药物炼成之后,采药人围绕吸食,而其中一位采药人则沦为了下一个受刑者。通过这个设计,怪悟鞭笞了既得利益者“事不关己”的观看者行为。

这里了解《天童计划》,在怪悟的个人网站上了解他的更多作品。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