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承桃用二百多个不存在的产品成功激发了我们的消费欲

1569652020537482.jpg#214 July 2019,©️Chengtao Yi

第一次看到设计师易承桃的一组名为“固态诗”(Solid-State Poems)的作品,我就感到一种强烈的愉悦。这些作品以一个个 3D 建模的形式存在于数字图片中,经过精心渲染,有着迷人的光泽和质感。我的愉悦感一方面来自好奇:这些显然是某种“东西”的作品,一眼看上去像是有着什么隐藏功能的高级工具,但反复琢磨又觉得无从下手,我都能想象到自己真的拿到它们时,在手里翻来覆去不知所措的样子;另一方面则来自一种莫名其妙占有欲:我不知道它是什么我也懒得管,我就想要拥有它,请给我看看价签吧。我知道,我又上了了工业设计师的当。

正如系列名称所言,这组作品的确像是凝固的诗歌一样,用奇妙的方式将各种语汇组织在一起。但这组诗歌十分狡猾,看起来甜美轻快,实际上暗含深意。它们是跟消费社会开的一个玩笑,用自己充满诱惑力的外观,调侃着我们对实用性的追逐。通过实用性,我们企图增人类面对这混乱的世界的力量感;而当“实用性”成为了消费社会本身的工具,我们便又通过“实用性”将一切纳入消费领域。在易承桃的这组作品中,我们看到“实用性”的外衣多么容易被伪造,一个掌握了设计规则的设计师,完全可以凭空激发出消费欲。易承桃认为,“实用”即是对“神性”的消解,在他创作的第 226 号作品,他将这两个词放在一起,这一对矛盾也揭示出这一系列创作背后的一个主题。

#196 Jan 2019,©️Chengtao Yi

“固态诗”的创作开始于三年前,易承桃每过一段时间就更新一件新作品。在大的主题之下,不少作品单独即是一个有趣的小故事,“功能性”从设计语言中逃脱出来,成为了叙事手段。比如那个匍匐的斯芬克斯,在新千年成为了“Sphinx 2000”游戏机,伸出前爪的操纵杆与你进行亲密交流;那支通体绿幕色彩的机关枪,枪身附带的屏幕播放着浪漫偶像剧,不知弹匣中是不是装好了一粒粒美梦;还有那面看起来十分多用的“美国国旗”,好像提醒着人们这个国家在构建科技梦境的道路上所作出的贡献。

#169 Aug 2018,©️Chengtao Yi

我们电话采访了易承桃,他跟我们分享了这组创作背后的想法,他对实用性和消费主义的看法,还介绍了另外几件有趣的作品。

#137 Oct 2017 American Interface,©️Chengtao Yi

创想计划:“固态诗”这组作品,最后是如何开始的?

易承桃:这个系列开始于 2016 年夏天,那时候我刚毕业不久。我在学校读的是工业设计,学习设计手机等各种产品。毕业时,我感到有些恐惧。当时我也先在一些大的科技公司工作了一段时间,但是感觉得不到自我实现,内心很不爽。心里想到,像自己这样的毕业生,没钱没工作室,这辈子恐怕不可能有自己的作品了,十分消极,不时还会产生“设计已死”这样的想法。

后来我就想,既然生产环节没有办法实现,那我就先在软件中做虚拟的建模好了,除了最后的生产不去考虑以外,其他的都做出来。

最初的想法,就是做一种设计师会说的“design porn”。一种从设计师的角度来看是好看的东西,也是一种技术上的锻炼。“porn”是不需要剧情的,只需要有一个主题,然后逐渐在里面加点什么。

1569652020481399.jpg#151 Nov 2017,©️Chengtao Yi

1569652020971787.jpg#199 Mar 2019,©️Chengtao Yi

在这些虚拟物品里面,“功能性”是不是就相当于你说的“剧情”,不是必需的?

对,我一直觉得产品才是当代的雕塑。你使用它,就是对雕塑性的消解。如果抽离了使用环节,其他部分就成为了雕塑。

在设计的过程中,视觉上是怎么考虑的?是用做产品的思路设计的吗?

对,相较于艺术家,设计师可能还是关注怎么用,起点比较低。所以里面可能有些商业和油腻的气息。

外观上也还是考虑的设计师喜欢的美学,那种几何形态,顺滑、无限接近的曲线,后面也有用从网上直接下载下来再修改的。永远都有商业上的标准化的美的样子,没有非常前卫。我考虑的还是“好看”这个标准,有些像所谓的“eye candy”,能引起视觉上的愉悦的东西。有时候甚至还会因为色彩太刺激,再调回去。

1569652020705207.jpg#210 Jun 2019,©️Chengtao Yi

具体到每一件作品,是来自于某一个想要表达的主题吗?

我主要在考虑这些作品的功能、色彩、形状,他们都有着日用品的模样。后来也尝试在里面加上一些字,因为我注意到时尚界很多产品在用 logo 本身进行设计,logo 也有它作为符号的功能性,这也是我想讨论的。我希望一件作品,里面也能能包含多种叙事性。

至于具体每一件作品,可能百分之七八十都是基于当时当下的所思所想,对我来说有些像一种日记。我现在看一些以前设计出来的东西,当时的情形马上就会出现在眼前。虽然听起来很虚幻,但这些设计里面还是包含了一些“自我表达”的成分,有时候是不可避免的。

为什么想要避免“自我表达”的成分?

我可能还是相信设计品应该独立于自我表达,但不一定总能实现。这些作品也是在设计与当代艺术之间寻找平衡。

最初可能是来自于一种实验,比如尝试把屏幕和枪这样两个功能结合在一起。到后来,设计之前可能会先有一个抽象的概念,讨论一个主题,再考虑怎么把它表现出来。后面这些可能越来越抽象,比较像在做艺术。

1569652223117696.jpg#226 Sep 2019,©️Chengtao Yi

在这些“固态诗”作品中,你最喜欢的是哪一个?

这个问题真的好难哈哈,我其实很难在我的这些作品中找到成就感,早上做了觉得自己是个天才,晚上就恨不得删掉。所以自己作品的话,最新的永远对我是最好的。这个最新的 226 号真的是我现在最喜欢的。作品上写着“Devinely Useful”(姑且可以翻译成“神一般地有用”——编辑),我觉得这是两个不可能存在在一起的词:“神一般”的一定是“不可用”的,“可用”会让一个物体丧失它所有的神秘而沦为每日的工具。我特别喜欢这样的矛盾,也是我这个系列里一个常驻的主题。

1569652020568650.jpg#177 Oct 2018,©️Chengtao Yi

我很好奇,作为工业设计师,你怎么看消费这个问题?在设计的时候会考虑诱导消费这个因素吗?存在反消费的工业设计师吗?

我觉得工业设计师都是在消费注意环境下工作创作的。比如现在比较主流的“极简主义”,其实是一个消费主义美学。我觉得只要物体还在大规模地被复制和生产,产品就还是工业品,并且在形态上逃不出这个枷锁,极简主义只是现在美学,功能和现实限制下一个比较好的解决方案。

在有深厚设计经验的公司,或是一些优秀的设计事务所里,大家可能其实不去那么有意识地关注消费的诱导。因为“东西好就好卖”,“做好了就有人买单”这种想法应该已经很普遍了,其实是一个设计和消费主义扭打在一起许久后的一个较理想的状态吧。(当然也有市场部不知道从哪里拿个数据,走到你面前告诉你“这个炫光粉卖的好今后都用这个颜色了”的情况),

反消费的工业设计师绝对是有的,其实我觉得反消费就是反设计,他们和他们的作品在任何时候都是让人警醒与深思的。工业设计师在行业内久了会陷入功能主义和消费主义的漩涡,有些时候栽进细节会显得很狭隘,我觉得每次看到一些反设计的设计作品都会当头一棒般的被敲醒。

1569652020733690.jpg#223 Sep 2019,©️Chengtao Yi

你喜欢当代艺术吗?有没有哪些艺术家对你的创作产生影响?

我对艺术很感兴趣,平时也会去看展览。创想计划之前报道过的艺术家李维伊我很喜欢,感觉大家都在做艺术,但是只有她好好学习了。再比如 Tom Sachs,可能很多人会笑话我,但我也喜欢 Jeff Koons。我觉得 Jeff Koons 的作品是一种 hyper production,制作水平相当高。我看过关于他工作室的纪录片,他自己穿着西装,指挥一堆人在帮他做雕塑。另外我有一些 3D 建模技术很厉害的师姐,毕业以后都去他的工作室当工人了。

Goodbye Weapons,©️Chengtao Yi

最近有什么新的项目?

我最近也在尝试玩具设计。之前,我有一个作品叫“Goodbye Weapons”(再见武器),这个名字跟海明威的著作没有什么关系。我就是把小男孩最喜欢玩的玩具斗机和女孩喜欢的芭比娃娃拼接在一起,我在这里用的是一个瑜伽芭比。两部分都是现成的,简单地套在一起,再涂上颜色。做这件作品的时候,家里堆满了很多芭比娃娃的上肢,显得我挺像一个变态的。

之所以会做这个项目,是因为在车展现场总是有一些车模女郎,而英语国家的男性在描述一台很精美的机器的时候,也会用“she’s sexy”这样的表达。实际上,看起来好像玩具飞机是男孩的玩具,芭比娃娃是女孩的玩具,但其实都是男孩的玩具,“芭比娃娃”也是教女孩怎么变成男孩的玩具。

这件作品是大学时期做的,现在我想要继续发展一下,加入新机型,让它真的飞起来。我也想过给它们做一些衣服。

Chengtao designed by Chengtao,©️Chengtao Yi

“Chengtao designed by Chengtao”(承桃设计的承桃)这件作品也挺变态的,你把自己的“脸”放在了产品中。能讲讲这件作品吗?

这是去年夏天的毕业作品。我是交互设计方向,我自己也是硬件背景的,就像做一件交互作平。人们现在在大规模地讨论设计品如何更人性化,我的出发点就是”人性化产品的终极是什么“。我想最终也许应该道德约束,人们想要的就是一个“佣人”,一个服务者。那不如就把设计师变成一个产品吧。

这个产品有很多功能,部件可以拆开。比如右手手指可拆开,是一个开瓶器,胳膊是插线板,头上可以抽纸巾……我们设计师就是想帮你过更好的一生。现在经常出现的情况是,左右在书桌上,右手在厨房里,但是脸一直是盖着的,还是不太好意思看见他。

Rooki,©️Chengtao Yi

Rooki,©️Chengtao Yi

你平时有什么爱好?

我喜欢漫画,机器人,我收集了很多变形金刚。我也画一些小漫画。有一个作品叫 Rooki,关于一个小孩,他在 14 岁的时候被告知自己是世界上最强的破坏机器人,可以毁灭世界。但是他又很害羞,所以他如果要杀掉别人的话,会把自己的眼睛遮住。

我也很喜欢打游戏。音乐,电影我也都喜欢,口味比较杂,好看的和不好看的都看,前一段时间很热的节目《乐队的夏天》我也看了。

谢谢你,承桃!

SSP213.750.jpg#220 Aug 2019,©️Chengtao Yi

易承桃来自成都,目前在纽约工作和生活。在这里查看他的更多作品。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