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业科学艺术家”卡斯滕·霍勒:蘑菇通往另一个世界

“农业科学艺术家”卡斯滕·霍勒:蘑菇通往另一个世界

艺术家卡斯滕·霍勒(Carsten Höller)1961年出生在比利时,在转行做艺术之前(以及其艺术生涯早期),他一直在研究昆虫,并通过“昆虫嗅觉交流策略”的研究取得了农业科学博士学位(来自维基百科)。这使他的艺术创作方法十分具有科学家的理性气质和实验精神——不过与此同时,他也相信有一个科学未能企及的世界存在。

屏幕快照 2018-06-01 上午9.33.55.jpg图片来自视频截图

我们还在幼儿园的时候,几乎都曾不假思索地画下来过一些红底白点的小蘑菇,这其实是一种剧毒且致幻的菌类,俗名“毒蝇伞”(fly agaric)或者“蛤蟆菌”。从1994年起,这种剧毒的蘑菇就开始反复出现在卡斯滕·霍勒的作品之中,他不仅创作蘑菇形状的雕塑,还亲自尝试——在 1997 年的一件影像作品中,霍勒记录下来自己服用了“毒蝇伞”之后的状态。在他看来,蘑菇或者其他类似的工具能带你通往另一个“显然存在”的世界。 

实际上,在很久很久以前,这种外形极易识别的野生毒蘑菇一直都跟西伯利亚的萨满巫术紧密相连。根据人类植物学家乔纳森·奥特(Jonathan Ott)的研究,圣诞老人的原型正来自于和驯鹿一起吃毒蝇伞菌从而“飞天”的萨满巫师,而经典超级玛丽吃完蘑菇之后身体闪烁,接着变大变强显然也不是没有来由的。然而,伴随着人类社会的进步,毒蝇伞这种古老而神秘的的用法似乎永远消失在了北方的森林里,对于都市儿童和成人来说,这种红白相间的菌类不过是一种带有童话意味的典型蘑菇形象。(至于这种蘑菇究竟为什么长成这个样子,科学似乎还未能给出答案。)卡斯滕·霍勒常常在作品将毒蝇伞和各种较为常见的野生菌菇拼接在一起,做成巨大的雕塑,似乎在暗示两个同时存在的世界。“每次吃毒蝇伞,我都能感觉到自己,……能够同时看到两个世界,”卡斯滕·霍勒在 VICELAND 的一档节目中曾经这么说。

1527780707943658.jpg卡斯滕·霍勒个展“方法论”现场,图片由北京常青画廊提供

2010年,在柏林一场名为展览“苏摩”(SOMA)的展览中,霍勒将 12 头活的驯鹿分成两组饲养在汉堡火车站美术馆中,给一组驯鹿喂食毒蝇伞,并取它们的“致幻尿液”存放在现场共观众尝试。很多人(令人欣慰地)没能经受住诱惑。据说,驯鹿的尿液味道比人尿要好一些。在今年北京常青画廊的卡斯滕·霍勒个展“方法论”现场,《苏摩系列》作品展示了多个由驯鹿、女子和新鲜毒蝇伞构成的神秘场景;同时,观众也能在展览现场看到大小不同的蘑菇雕塑。

除了蘑菇之外,霍勒另一组更具话题性的的作品是各式各样巨大的管道式螺旋滑梯。这些滑梯像未来主义怪兽一样,从伦敦泰特现代美术馆、纽约新美术馆、迈阿密“滑梯塔”的高处旋转而下,为观众们提供一次游乐场般的极端体验。霍勒认为,滑梯这种娱乐方式代表着一种最基础的快感,因此总被认为是儿童的幼稚游戏,而成年人则“不好意思”享受这种疯狂的原始乐趣。

1527781150720556.jpg卡斯滕·霍勒的巨型滑梯装置在伦敦 Hayward Gallery,图片来自网络 

不管是在美术馆中审视巨型蘑菇,还是从透明的滑梯管道里获得非凡体验,卡斯滕·霍勒的艺术观念在于激发人们换一个方法去感知世界。(我)换句话说——我们所能看到的正常世界实在太受局限了。在常青画廊展览“方法论”上展示的另一件作品《十进制时钟(白色与粉色)》也是一样——霓虹灯圈以 10 小时、100 分钟与 100 秒为刻度变化,颠覆你的六十秒进制思维。

1527780708634769.jpg卡斯滕·霍勒个展“方法论”现场,图片由北京常青画廊提供

在北京常青画廊卡斯滕·霍勒个展“方法论”现场,我们采访了这位艺术家,他告诉我们为什么应该走出眼前的世界。

卡斯滕·霍勒个展“方法论”现场,图片由北京常青画廊提供

1527780708398062.jpg卡斯滕·霍勒个展“方法论”现场,图片由北京常青画廊提供

卡斯滕·霍勒个展“方法论”将在北京 798 常青画廊展出至 6 月 3 日。特别感谢北京常青画廊。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