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东尼·葛姆雷:闭上眼睛的时候,你身在何处?

在很多部关于英国艺术家安东尼·葛姆雷(Antony Gormley)的纪录片里,都能看到同一段档案影像:葛姆雷光着身子站在那儿,全身缠着塑料膜,他的妻子 Vicken Parsons 正用湿石膏和绷带一层一层地把他裹起来,只在口鼻处留下两道用来呼吸的缝隙。场面看起来怪异甚至恐怖,好像什么秘密宗教仪式,又或者某种激进的行为艺术。接下来,葛姆雷将静立不动地待上一两个小时,等待石膏干透,形成一个紧贴自己身体的狭小空间。在这段看起来难以忍受的、漫长的过程中,葛姆雷闭上眼睛,进入到他所说的那个“无边无际、没有维度、如同宇宙”的空间里。

《临界物质 II》翻模过程,1995,摄影:Elfi Tripamer。图片来自艺术家官方网站,图片版权属于安东尼·葛姆雷工作室。

“身体”始终是葛姆雷的创作中心,也成为了这位著名艺术家的一种识别标志。很长一段时间里,葛姆雷都在用上文所说的这种方法为自己的身体翻模,然后制作成姿态各异的铸铁人形。暂不提创作需要,他对这个过程中的“幽闭体验”大概是上瘾的。葛姆雷把身体看作是“我们”所居住(habitate)的空间,当身体固定、双眼紧闭,物理世界就将慢慢消失,“我们”从而可以进入到无限空间之中自由移动。这似乎就是他在中国的首次大型展览的名称——“静止中移动”——所说的意思。这种对“灵肉分离”的信奉,与70年代时葛姆雷在印度接受的冥想学习有关,更可以一直追溯到他6岁时被强迫每天午后在一个炽热、闭塞的房间里平躺休息的童年经历。

1506071004729931.jpg走廊,2016,6毫米耐候钢,203 x 75 x 1550厘米,摄影:白立方(Ben Westoby),图片版权属于安东尼·葛姆雷工作室。此作品目前正在上海龙美术馆展出。

安东尼·葛姆雷通过一些作品邀请观众尝试这种“闭上眼睛”的体验。正在龙美术馆展出的作品《走廊 II》(Passage II)是一条 15.5 米长的人形轮廓钢制走廊。观众需要沿着这条长长的、密不透光的窄道,在黑暗中慢慢走到尽头。——而当观众终于触摸到墙壁,转过身来的瞬间,将看到“洞口”一个明亮的人形,如同圣光一般。

1506071004437968.jpg走廊,2016,6毫米耐候钢,203 x 75 x 1550厘米,摄影:白立方(Ben Westoby),图片版权属于安东尼·葛姆雷工作室。此作品目前正在上海龙美术馆展出。

葛姆雷对“身体”的另外一个、也许是更重要的探索方向,与身体和空间的关系有关,或者说是关于人在这个复杂世界之中的位置。与古典雕塑家不同,他并不关注人体本身的美,“我对理想人体完全不感兴趣,也无意用人体作为叙事的演员……我把身体当成一个现成的物品,”葛姆雷说。他把自己的身体模型当作创作工具,用来代表普遍的“人”。尽管葛姆雷的身体有时候会摆出引人注目的奇特的姿势,但他所希望观众去观察的,永远不是雕塑本身,而是它与它所出现的环境这一整体。

4eaaa5c668fd4.jpgANOTHER PLACE,德国库克斯港,1997,100件铸铁人形雕塑,摄影:Helmut Kunde,图片来自艺术家官方网站,图片版权属于安东尼·葛姆雷工作室。

葛姆雷将他的“身体”放置在世界各处。在一望无际的海上、空无一人的高山之间和城市高楼之上,你也许会突然看见一个或者多个人形出现,它立定在哪里看着远方。尽管你知道这是一个雕塑,甚至是一个并不写实的雕塑,仍然会获得一种奇妙的惊惧和震撼。这些渺小的“身体”出现在广阔的风景之中,立即抓住你的视线,引导着你的视角和思考,向整个宇宙发出疑问。“我的作品无关占领空间,而是激活(active)一个空间,”葛姆雷说。这种感觉如同冥想一样难以描述,如同美景不再是明信片式的苍白的美景。

4e2440953c290.jpgHORIZON FIELD,2010,景观现场照片,100个铸铁人形雕塑,位于奥地利福拉尔贝格境内阿尔卑斯山,摄影:Markus Tretter,图片来自艺术家官方网站,图片版权属于安东尼·葛姆雷工作室。

√.jpgANOTHER TIME FIBREGLASS III,2012。装置现场照片,2014,法国。摄影:Oak Taylor-Smith,图片来自艺术家官方网站,图片版权属于安东尼·葛姆雷工作室。

而进入到龙美术馆的大厅后,就会看见60个身体以各种正常或者荒唐的姿势、充满秩序或者一团混乱的状态出现在空间各处。哪怕独自一人身处其中,也能感觉到一种“喧嚣”,仿佛有真正的能量在空旷的大厅之中游动。这件名为《临界物质 II》的作品由5组12种不同姿态的身体组成,除了一组排成一拍、正常放置之外,另外一些散落在馆中。相信每个人都会从中获得不同的体验——这或许是“身体”这一所有人共享的形象所具有的沟通力量。

1506071006175515.jpg临界物质 II,上海龙美术馆“安东尼·葛姆雷:静止中移动”展览现场。

1506071004698114.jpg呼吸的房间 IV [RIO],上海龙美术馆“安东尼·葛姆雷:静止中移动”展览现场。

葛姆雷还有一些作品似乎只与空间有关。而实际上,进入这些空间作品中的观众自然地担任起了作品中的“身体”的角色。在此次展览中的一件重要(也是必然排队的)作品《呼吸的房间 IV》中,葛姆雷用涂满磷光涂料的金属框架,勾勒出9个相互交叠的、“空间中的空间”。黑暗中,幽蓝的光线存在于真实和虚拟之间,可以看到别人的身体从一个空间进入到另一个空间。葛姆雷另有一件此次未展出的作品名为“盲光”(Blind Light),观众将走进一间充满白色雾气的玻璃房间,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身体消失于其中。而当他们从屋子内侧边缘摸索着透明的玻璃时,每一个雾气中的形象都成了被屋外的观众所观看的对象:脆弱、柔和、缓慢、充满诗意。

0733_blindlight_2007_001.jpgBLIND LIGHT,2007。Hayward Gallery 展出现场,伦敦,2007。摄影:Stephen White,图片来自于艺术家官方网站,版权属于安东尼·葛姆雷工作室

5720e87a693be.jpgHOST, 1997。北京常青画廊现场,2016,摄影: Oak Taylor-Smith。图片来自于艺术家官方网站,版权属于安东尼·葛姆雷工作室。

2016 年,葛姆雷还有一件作品《Host》在北京常青画廊展出。空间中充满腥咸味道的水,足有23厘米深。你站在一个窄窄的缺口向前凝望,不自觉地成为了一个水旁定格的身体。

1506071005587858.jpg左边:自由落体III,右边:爆发II,上海龙美术馆“安东尼·葛姆雷:静止中移动”展览现场。

在传统的翻模雕塑之后,葛姆雷又对身体进行了更多的探索,也采用了红外线身体扫描和计算机软件的处理方法。此次展出的作品  远看是一团杂乱的钢线,当当你缓慢移动脚步,就能够看到中间混乱之中一个“身体”形状的留白。这件作品描绘的并非身体本身,而是“身体”留下的痕迹。 

安东尼·葛姆雷的绘画作品,上海龙美术馆“安东尼·葛姆雷:静止中移动”展览现场。

除了雕塑作品之外,这次展览也首次展出了安东尼·葛姆雷大量的手稿和绘画。这些作品并非是雕塑草图,而是他从80年代以来一直在进行的绘画创作。相对于雕塑带来的静默的震撼,这些小尺寸的、多以黑色为主的绘画带来另一种触动。它是艺术家的双手直接运动的结果,从中似乎能更直接地看到这位被称作“英国国宝”和“爵士”(Sir)的伟大艺术家的真实内心。

宅邸,MANSION,1982,图片版权属于安东尼·葛姆雷工作室

1506070557209513.jpg《临界物质 II》翻模过程,1995,摄影:Elfi Tripamer。图片来自艺术家官方网站,图片版权属于安东尼·葛姆雷工作室。

“安东尼·葛姆雷:静止中移动”(Antony Gormley: Still Moving)将在龙美术馆展出至2017年11月26日。


下滑查看更多“安东尼·葛姆雷:静止中移动”展览现场照片:


临界物质 II

临界物质 II

临界物质 II 及绘画作品

临界物质 II 及绘画作品

感知材料 XXXVI

冻结 III

呼吸的房间 IV [RIO]

呼吸的房间 IV [RIO]

呼吸的房间 IV [RIO]

呼吸的房间 IV [RIO]

临界物质 II

临界物质 II

临界物质 II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