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暧昧”的展览现场,我感受了一下八九十年代的香港娱乐业有多前卫

作为一个出生在九零年代初,完美错过香港文化娱乐业黄金年代的年轻人,我常常听到身边略为年长的朋友们谈论他们当年疯狂崇拜港星的故事。在他们的神情里我第一次理解了什么是《午夜巴黎》里说的“他们生活在过去就会很幸福”。在八九十年代的香港文化圈里,如今不断被细分的族群似乎都能找到归属,所有的标签也都随着金融大发展得到了前所未有(甚至后无来者)的接受。在这个满是资本的岛屿上,金钱似乎成为了最不需要被顾虑的关键因素。所谓的主流与小众,传统与禁忌,也在一次又一次感官冲击的演出里被模糊。“档案重读”不断鼓励着人们重新从另外的角度观看我们的历史,即便现在留下的仅仅是是画质不清的周润发电影DVD和墙上卷起一角的梅艳芳海报,策展人们还是希望借此方式还魂香港流行文化的黄金年代。在M+展厅举办的“暧昧:香港流行文化性别演绎”(Ambiguously Yours)展览中, 我真实的见识到了早年香港流行文化究竟有多前卫。

1490698418657586.jpg展览现场照,“曖昧:我就是我:演绎粤语流行音乐”,图片由香港 M+博物馆提供

走进西九文化区,随处可见机械怪兽的繁忙运行,M+博物馆这个预计在2019年落成的大楼已经无时无刻不在宣示着成为香港文化新地标的野心,M+展亭作为前哨站和临时展厅,在3月17日正式举行了它的第三个展览“暧昧”。展厅外墙粉刷着的 Andy Warhol 版画风格的张国荣高跟鞋,梅艳芳以及刘德华肖像视觉似乎是利用经典形象进行的波普再创作。一踏进展厅,暗调的展厅灯光设计让我一下子想到了Alexander Mcqueen 回顾展中的一个展厅设置,黑墙中镶嵌着不同的展示艺术品,与传统的白墙相比,这样的设计确实更能够给观众制造更为深刻的沉浸式体验,策展人介绍这样的暗调设计是为了模拟演唱会后台的空间环境。

1490698396620436.jpg张国荣于《跨越 97 演唱会》穿著的高跟鞋,1997 年,藏品由施南生借出,图片由香港 M+博物馆提供 

展览的第一部分就是“我就是我:演绎粤语流行音乐”。入口的左边一台小的LED屏幕播放着张国荣的演唱会视频,四面台上的张国荣与身着SM意味黑色皮衣的舞者进行着表演,让人很难不和 Madonna 在 《Human Nature》 MV 里的场景装扮进行联系。服装确实是性别特征最为直接的外化体现,在抛弃了日常服装所具备的实穿性要求后,舞台服装成为了歌手音乐内涵的延伸,更可能成为歌手意识形态的表达。撇开视觉上的华丽,罗文的孔雀装,张国荣的红色高跟鞋似乎都在尝试打破大众对于性别认知的刻板印象。策展人介绍到,张国荣曾经特别提出过他穿高跟鞋并不是因为他认为自己是女性,而是认为他是在追求美,美的东西不应该有性别之分,他是男人,他也可以穿高跟鞋。这样大胆而前卫的的概念表达和设计师 Jean Paul Gaultier 的理念不谋而合(就是那个给 Madonna 设计锥形胸罩的人),也促成了他们两者之后的合作。

1490698419873499.jpg展览现场照,“曖昧:是男是女:角色扮演”,图片由香港 M+博物馆提供

而来到第二部分“是男是女:角色扮演”部分,则可以成为香港迷影者的天堂。右边墙壁展示着《霸王别姬》《美少年之恋》的剧照,而在另外一面墙上则用投影连续呈现着《胭脂扣》(关锦鹏),《八星报喜》(杜琪峰),《金枝玉叶》(陈可辛)以及《重庆森林》(王家卫)四部电影的片段。我大概分类了一下,《胭脂扣》和《霸王别姬》里通过传统戏剧角色进行男女性别互换,这个在中国古代因为重男轻女意识而导致的现象在电影里看来倒有了性别模糊的趣味。而剩下的电影更多是在以香港这个飞速发展都市里人物情感状态多样化为主题,不论是同性之间的暧昧,还是略带恋物倾向的“公仔之恋”。物欲的横流,社会的剧烈转变和居住空间的压缩使得各种情绪更容易被极端化,抽象的情感也随着资本主义而变成一件一件具象化的商品,贴上了不同的标签。

1490698396440383.jpg《號外》杂志第 173 期封面,1991 年,藏品及图片由 City Howwhy Limited 借出 

1490698397294067.jpg又一山人/黄炳培 《重庆森林》電影海报,1994 年,M+ 藏品,图片由香港 M+博物馆提供 

进入到名为“你的轮廓:艺术,设计和商业”的第三部分,我更为强烈的感受到了流行文化的商品化延伸。唱片封面,杂志封面,硬照拍摄以及平面设计联结了视觉,音乐等各个方面的创意人士共同创作。在一面巨大唱片封面墙上,你可以找到各个年代的服装流行指标,而在与《号外》杂志合作的封面整合部分,我不仅看到了黄耀明以及林青霞的初出茅庐,也看到了艾未未和左小祖咒的变装结婚照。真正吸引我的是几组由夏永康以及李志超拍摄的摄影作品。夏永康并没有展示他所为人熟知的标志性摄影大片,而是把他在职业生涯中的私人拍立得相片剪辑成一组小视频在一台小电视上播放。另外一组由林忆莲,张学友,方力申和何韵诗作为主角的黑白照片则呈现出他们之间微妙的情感暗流。而摄影师李志超则有着完全不同的视角,这位导演了电影《妖夜迴廊》的艺术家在不同的大牌明星(特别是男明星)身上挖掘出十分有趣的特质,如同策展人介绍的,他的镜头并不以传统的男性视角(Male Gaze)出发,而采取更为模糊中性化的视角去捕捉被拍摄者身上敏感脆弱的特质。在他的照片里,吴宇森,刘德华都呈现出一种有别于以往的形象气质,这种拍摄者和被摄者之间有趣的互动和化学反应给予观众一个全新的观看角度。

1490698397557354.jpg李志超,演员/歌手刘德华相片1985 年,藏品由 Helen Lee 借出,©李志超 

在展览的第四部分, 策展人为了探索香港流行文化档案和波普文化(Pop Art)之间的关系,选取了一些当代亚洲艺术家的艺术作品进行并置展览。在日本艺术家田名網敬一的拼贴画作品中,能看一些到同《重庆森林》海报的呼应和对照,但除此之外,在这个展区大多数其他包括了新加坡和香港当代艺术家在内的作品里,并看不到足够令人信服的作品与作品、作品与展览主题之间的联结。尽管如此,石家豪的香港大楼女性化拟人呈现,黄汉明一人分饰多角的马来西亚电影致敬作品还是体现当代流行艺术发展的某种倾向。

1490698397634912.jpg田名網敬一,无题(拼贴簿 4_02),1969 年,M+ 藏品,图片由香港 M+博物馆提供

几年前年少无知的自己曾经和几个朋友兴致勃勃的去到北京某个百货区参观他们举办的“欧美流行巨星服装展”,展品包括“迈克尔杰克逊的水晶手套”和“麦当娜的致敬玛丽莲梦露的胸衣”。我当然不是说M+的“模糊”展览就如同这个以明星为噱头的商业炒作,这些物件的展示当然有其十分珍贵的价值,对于那些曾经为香港偶像疯狂的迷弟迷妹们来说,这绝对是一次值得前往的展览。但是除去对于偶像爱屋及乌的恋物崇拜以及物件本身带来的恋旧情节(Nostalgia),还剩下些什么?在那只为观众所熟知,又一次一次被强调先锋价值的自带光环的红色高跟鞋背后,是否有着我们不曾发现的文化碎片,就像夏永康收集未被客户录用的摄影作品废片,就像周耀辉从录音室里收集的那些歌手录音时被剪掉的呼吸声。在被提醒的同时,我也希望能够再发现。


展览“暧昧:香港流行文化性别演绎”(Ambiguously Yours)将在香港M+展亭展出至5月21日。

下方是更多展览现场照片:

陈国华為罗文告别演唱会《罗文的光辉舞台》设计的舞台服饰,1996 年,谭明玉女士捐贈,康乐及文化事务署,香港文化博物館藏品,图片由香港 M+博物館提供 

刘培基為何韵诗《HOCC Live in Unity 2006》演唱会设计的舞台服饰,2006 年,刘培基先生捐赠,康乐及文化事务署,香港文化博物馆藏品,图片由香港 M+博物馆提供

刘培基為何韵诗《HOCC Live in Unity 2006》演唱会设计的舞台服饰,2006 年,刘培基先生捐赠,康乐及文化事务署,香港文化博物馆藏品,图片由香港 M+博物馆提供

梅艳芳《坏女孩》黑胶唱片封套1987 年,M+ 藏品,图片由香港 M+博物馆提供 

展览现场照,“曖昧:普普流行化”,图片由香港 M+博物馆提供 

展览现场照,“曖昧:普普流行化”,图片由香港 M+博物馆提供 

展览现场照,“曖昧:你的轮廓:艺术、设计与商业”,图片由香港 M+博物馆提供 

展览现场照,“曖昧:你的轮廓:艺术、设计与商业”,图片由香港 M+博物馆提供